简体正體
ad image
靜坐(圖片:PxHere)
靜坐(圖片:PxHere)

靜坐,是生命的自我善待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6日】(編輯:郭強)諸葛亮雲: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靜可生慧,身心的寧靜也會滋生出你特別的精神氣質。

習靜的方式有很多,讀書、冥想、慎獨、禪修,不一而足。而靜坐因爲方便簡易,如慢走、跑步等,正成爲越來越多人所熱愛的生活方式。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靜坐是一種“內向性”的身心修行方法(網絡照片)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特別是當下,環境喧囂浮躁,多複雜,更需要我們安靜下來,平心靜氣,以非凡的定力應對各種人生挑戰與考驗。

人生需要出路,作爲一種精神運動形式,靜坐,是當下這個時段,應被尋回、被推崇的一種“內向性”的身心修行方法。

明人毛元淳在《尋樂編》中說:“清淨齋中,焚一炷香,讀數行書,以聖賢爲師,以魚鳥爲友,便是人世上活神仙,此惟自得之趣者知之。”

靜坐於古人,尤其是讀書人而言,是日常裏再自然不過的一部分。“半日靜坐,半日讀書”,是他們的一種生活方式,他們看重通過靜坐,能夠生出的定力與智慧

唐代大詩人白居易,還專門寫了一首《靜坐》詩,講述他幾十年人生中體悟到的靜坐感受:“負暄閉目坐,和氣生肌膚。初飲似醇醪,又爲蟄者蘇。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曠然忘所在,心與虛空俱。”

一代名士蘇軾,也同樣精於持續靜坐,談及其中感覺,他說:無事此靜坐,一日似兩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靜坐(網絡照片)

此中喜悅,非語言所能表達,只有長期習練靜坐的人才能體會到。

關於靜坐,曾國藩把它當成自律的日課,每日堅持。《曾國藩家書》書這樣記載:“每日不拘何時,靜坐一會,體驗靜極生陽來複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鎮”。

靜坐其實並不神祕,也不複雜。你只需找個最舒服的姿勢坐下來,最好盤腿,把它當成一種生活習慣。

所有靜坐冥想技巧只是幫助你探索、發展自我的工具,這些方法本身並不是靜坐的感覺,也不是靜坐冥想之後的狀態。這項技能,人人與生俱來。生活中,你也常常有過這樣的經歷與高峯體驗。不一定需要特別的環境,也不需要特殊的服裝與體式,只需要把“心”收回來。

當你靜靜地坐下來,就是幫我們放下對外在世界的攀緣,由外向內,把自己的精神用到對內在生命的覺察上。最終指向的,是因智慧洞見而帶來的生命品質的提升,還有那個光明澄澈的生命覺醒。

靜坐是一種靜心手段,一種澄心方法,教我們與自己歡喜相處,幫助我們更好地善待自己,從而找回內在真實而強大的自己。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靜坐不必非得深山禪院,也不必脫離生活,只需在心中修籬種菊,當下即是。在事上煉,紅塵中煉“心”,方可達到“靜亦定,動亦定”的身心安定狀態。直到有一天,穿越所有的黑暗,“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你的人生便會進入一個嶄新的境界。

當我們的靜坐習練成爲一種生活習慣,成爲我們的生命本身,我們便擁有了源自內心深處的強大定力。這樣無論外界如何變幻,自己的心靈總能升起超脫的力量,不被外境所熏習和干擾,始終處於一種依然保持在清澈寧靜、靈明通透的靜定狀態。

越是忙碌的人,越需要靜坐

靜坐是一種暫停,調慢自己的生活、工作節奏。在放鬆狀態下,可以舒緩緊張的情緒與神經,放下焦慮不安與恐懼,卸下壓力。生命的本質,是一種有節奏的振動,一鬆一緊,有進有出,才能保持內在的彈性與生機。

《菜根譚》有言:躁極則昏,靜極則明。真正的人生智慧,一定是在安靜狀態下產生出來。靜坐狀態下,即可以培養出我們心靈專注的力量,也可以滋生出更多的靈感,從而更好地洞察事物,呈現出其中的本質。正如朱熹所說:“蓋心下熱鬧,如何看得道理出?須是靜,方看得出。”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