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話壇】爲何衆多美國人不信任疫苗(音頻/視頻)

爲何衆多美國人不信任疫苗
名刊話壇 - 3 / 599

【名刊話壇】爲何衆多美國人不信任疫苗(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6日】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看中國週報第764期看論壇版由楊浩採訪報道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爲何衆多美國人不信任疫苗》。

 

中共肺炎COVID-19)大流行,疫苗成爲各國政府和科學家寄以厚望的解決方案。對於疫苗是否可以真正防治中共肺炎(COVID-19)一直有很大爭議。

《今日美國》最新民調顯示,高達三分之二的美國人不想在第一時間接種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疫苗。而四分之一的選民則說,他們永遠都不會注射此疫苗

這次民調的對象是1,000名美國選民。而在上一次進行的類似民調顯示,多達三分之一的美國人會拒絕接種該疫苗。事實上,美國有頗爲可觀的人反對做任何疫苗接種。

中俄疫苗或引愛滋感染

據路透社報導,中國康希諾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研發的中共肺炎(COVID-19)疫苗和俄羅斯傳染病防治控制機構“加馬利亞研究所”(Gamaleya Institute)研發的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V),都採用一款普通感冒病毒爲基礎,這使得研發的新疫苗效果大打折扣,甚至還可能增加感染愛滋病的風險。

2款疫苗都是使用重組的5型腺病毒(adenovirus type 5,AD5)作爲載體,未必足以激發自身免疫系統對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產生抗體。

美國默克藥廠(Merck&Co)於2004年進行的一項實驗中,試驗了一種用5型腺病毒“AD5”製造的HIV(艾滋病病毒)疫苗,結果發現本身有“AD5”抗體的人接種後更易感染艾滋病病毒。

儘管如此,中共軍方和中國康希諾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研發的病毒疫苗,已於6月獲北京當局批准,供給軍方內部使用,並且正在與若干國家洽談出售;“史普尼克V”(Sputnik-V)疫苗,也於8月獲莫斯科當局批准,成爲全球首支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疫苗

疫苗安全性及侷限

來自馬里蘭州的獨立人士、40歲的艾伯尼迪尤(Ebony Dew)說:“我根本不想接種(疫苗)。”

艾伯尼迪尤是位數據安全訪問控制專家,他對疫苗的潛在安全性提出質疑,他說:“我覺得他們的測試是一種嘗試和錯誤,而且我覺得他們對這種病毒並不十分瞭解,他們怎麼可能現在就有針對它的療法呢?”

美國病毒專家Chris Li對《看中國》表示,廣義的疫苗接種是指,讓人體接觸少量已失去致病能力的微生物,主動地讓免疫系統去識別並記住它們,這樣一來,如果未來再有機會遇到這類病原微生物,免疫系統就能立即作出反應並攻擊這些病原體。

他稱,傳統的疫苗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人羣,也不能預防所有的疾病。老年人等特殊人羣免疫功能低下,傳統疫苗根本誘導不出有效的免疫反應。

疫苗如何預防疾病感染

Chris Li談到,很多自然感染都有一個好處:一次發病就能讓人體對病原體產生終生免疫。一種理想的疫苗也應具有持久的保護能力,而且最好只需單次接種,不僅能針對一種病原體,還能防止與之相似的病原感染。

當天然病原體首次入侵機體時,立即會遇到先天免疫系統中的細胞,比如巨噬細胞(macrophages)和樹突狀細胞(dendritic cells),它們會吞噬和摧毀入侵的病原體,並且清除被感染的人體細胞。隨後,這些細胞會分解吞噬掉病原體。消滅病原體後,部分免疫細胞(如T細胞和B細胞)會繼續存活,作爲“記憶細胞”(memory cells)在人體內呆上數十年之久。

實際上,疫苗接種重現了自然感染過程,因爲疫苗本身就是失去致病能力的病原體或病原體的某些組成部分,進入人體後,免疫系統會把它們看作外來入侵者。但並非所有疫苗都能成功誘導全面的免疫反應。

疫苗研發週期:短則三五年長則十幾年

在談到疫苗研發的週期時,Chris Li稱,根據病毒種類和採用的技術路徑不同,常規的疫苗研發通常需要短則三五年、長則十幾年才能成功並上市。

研發一種疫苗,首先要瞭解病毒特性,在動物實驗研究通過之後,首先在小規模的人羣進行安全性研究,成功之後才能再逐步擴大測試人羣的規模,進一步評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在這個過程中,還需要精心設計多個階段的研究方案,並分階段獲得批准。研究還需招募研究對象,並且這些研究對象要有機會感染病毒。疫苗研發是一個非常嚴謹的過程,在審批註冊、投入最終生產前,疫苗需要通過累計三期臨牀試驗,其安全性、有效性、穩定性必須得到充分有效的證實。

一般情況下,臨牀試驗往往需要至少幾千名甚至上萬名的受試者,人力財力耗費都十分巨大,而且還要面對可能完全失敗的風險。比如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發,2014年非洲暴發嚴重的埃博拉疫情。但直到兩年後,全球首款埃博拉疫苗研發才宣告成功;2019年11月,才獲得歐盟委員會有條件批准上市,但距離疫情暴發已經過去了五年時間。

mRNA疫苗引關注

Chris Li介紹說,近幾年來正在逐步受到研究人員關注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是新生的一種疫苗技術,有望取代傳統疫苗平臺。

相對於傳統疫苗而言,mRNA疫苗可以針對各種不同條件進行特定的設計,具有合成迅速、前期研發推進速度較快等優勢。由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與莫德納(Moderna)公司合作研製的對抗中共病毒疫苗就是mRNA疫苗(mRNA-1273)。 還有三種其他公司的候選mRNA疫苗也正在進行臨牀試驗,包括倫敦帝國學院研製的疫苗LNP-nCoVsaRNA。

美國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下屬病毒學和疫苗研究中心主任Dan Barouch表示,這些疫苗“曾被描述爲未來的疫苗,然而,這些疫苗尚未經過壓力測試。”

Chris Li指出,mRNA疫苗也存在明顯的問題。mRNA疫苗的穩定性不高,保存比較困難(通常需要保存在-80ºC低溫環境),注射之後也容易在體內被細胞分解。

中共病毒大流行,全球近200個國家都受到了影響和衝擊,市場需求十分迫切,所以,莫德納(Moderna)公司“mRNA-1273”疫苗的動物實驗數據尚未完全出爐,便提前進入到了人體臨牀試驗階段,具體會帶來哪些風險和隱患,仍有待進一步觀察和評估。

病毒極具欺騙性

這場疫情目前仍然看不到尾聲,而且在各國呈現出了不同的感染曲線。

Chris Li指出,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是一種非常具有欺騙性的RNA病毒,突變性極強,會象流感病毒那樣,讓人類自身產生的舊抗體無效;另外,它又象艾滋病毒那樣,產生免疫逃逸,人體對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亂,而且即便是產生了抗體,其生命週期也很短暫。

疫苗恐二次感染變重症  產生ADE效應

Chris Li還稱,最頭疼的一點是,這個病毒還會像登革熱病毒一樣,產生ADE效應,即抗體依賴性增強效應(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縮寫ADE)。該效應由病原體感染引起,會導致部份疫苗無效甚至有害,如:導致病毒的毒性成百倍地放大,造成迅速感染並引發死亡。

舉例說,2016年,法國製藥巨頭聖諾菲(Sanofi)生產的登革熱疫苗在菲律賓推廣使用,但第二年就被菲政府叫停,因爲該國出現了沒有得過登革熱的人在注射疫苗後,竟然起了反作用,不但易感病毒,還直接導致了數十人的死亡,引起了社會恐慌。

8月30日有上海專家對媒體披露,最新研究發現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恐有“ADE效應”,這意味着部分人在接種疫苗後,自身免疫反應可能導致疾病加重,但中共官方先前公佈的疫苗指南隻字未提此事。

近日中共官方宣佈,已有疫苗進入三期臨牀試驗,大陸《第一財經》於8月30日刊登的一篇採訪報導中稱,多位專家透露“我們的最新研究發現,新冠ADE現象確實存在,而且比例不低,相關研究結果正在等待發佈”。

病毒會引發“免疫風暴

Chris Li還指出,除此之外,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還會像流感病毒一樣,引發免疫層面的CS(Cytokine Storm)效應,專業術語叫“免疫風暴”(也稱細胞因子風暴):即免疫系統反應過度,導致身體正常的新陳代謝及免疫調節發生紊亂,嚴重的還會導致死亡,形成免疫自殺。

中共肺炎COVID-19)疫苗最終能否有效抵擋病毒的侵襲和感染,從目前在全球不同地區、不同溫度帶的肆虐情形看,不容樂觀……

《以色列時報》也曾刊發以色列總理對中共肺炎病毒的擔憂:“這種流行病可能是自中世紀以來對人類最嚴峻的威脅,就連科學家們也在祈求造物主的憐憫和救贖。”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文章來源:看中國週報764期

責任編輯:李心如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