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68 子誠尋父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 1 / 168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68 子誠尋父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6日】(主持人 雪莉)寶坻的王泗和,是我的姻親。他曾給我看過一篇《書艾孝子事》的故事,就是‘記錄艾孝子的故事‘。文中說:“艾子誠是寧河縣艾鄰村的人,父親的名字叫文仲,以做木工爲生。

一次他父親偶然和人因事爭鬥,竟然把對方打倒在地,當時他誤認爲是把人打死了,畏罪而逃。他的妻子也不知丈夫逃到哪兒去了。後來聽大家傳說好像出了山海關。那時他妻子正懷着孕,過了幾個月,就生下了艾子誠。他的父親艾文仲也不知道有了兒子;子誠自小就由母親扶養,也不知道有個父親。等稍稍懂事了,才問毋親,自己的父親上哪兒去了。母親哭着說了原委。

子誠從此便茫茫然若有所失,常常問父親的年齡相貌以及先人的名字、親戚的姓名住址等。母親沒有在意,便一一都告訴了他。

他長大了,有人說親,要把女兒嫁給他,他都謝絕了,堅決不肯,說:”哪有父親流離在外,兒子卻安居家中的?“

人們這才知道他有志尋父,只是因爲寡母還在,不想遠離。但是艾文仲沒有音信,子誠從生下來也沒有出過門,天地茫茫,上哪兒去找?人們都不信他真的能去尋父。子誠也沒有說過這事,只是每天種地養活母親。

二十年後,母親病逝。他把母親安葬完畢,便整束行裝,帶着乾糧要去遼東尋父。有人勸他說他父生死不明,人地生疏,勸他不要去。

子誠流淚說道:”如果能找到,他活着就一起回來,死了就把遺骨揹回來。如果找不到,我寧可死在路上,也不回來了。“

大家流着淚把他送走了。他出關之後,估計父親畏罪逃亡,肯定躲在偏僻的地方。於是凡是深山幽谷、人地偏遠、艱難險阻之處,沒有他不到的。時間一長,路費用光了。他就靠乞討活命, 找了長達二十年之久,始終沒有悔意。有一天,他在馬家城山中,遇到一個老人。老人可憐他窮困潦倒,談論起來,問明瞭原委,感動得哭了。

老人把子誠帶到家裏,用酒食款待他。不一會兒,有個木匠帶着工具進來了。他估量木匠的年齡和父親差不多,不由心中一動。仔細觀察木匠的長相,也和母親說的近似。他便拉着木匠的衣襟向他哭着講述父親逃亡的時間,並仔細講了家世及親戚情況,希望這人就是自己尋找的父親。

木匠又驚又悲,待要相認,又覺得在家時並沒有兒子。子誠又講了事情的始末,木匠這才叫了一聲‘是我的兒子啊!’相抱而哭。

原來艾文仲輾轉逃避到了這裏,已有四十多年。他又改換姓名叫王友義,所以打聽不到蹤跡。至此兩人才偶然相遇。被子誠的孝義感動,就籌劃一塊回鄉 。但艾文仲長期漂泊,欠了不少債,不能離開。子誠於是急忙地奔回家鄉,典賣房屋田地,又向親戚借貸,湊到一百兩銀子。然後又回到馬家城,終於接回了父親。

子誠奉養父親七年之後,父親壽終。子誠找到父親之後,才娶妻,如今有四個兒子,都勤懇本分能夠自立。從前文安縣的王原尋父於萬里之外,子孫至今還是大族。

子誠的事和這事相似。也許上天也要使他家昌盛麼?子誠租種我家的地,住處離我的別墅僅有二里多地。我看重他的爲人,因此找他問了個詳細。並將大略寫了下來。以使士大夫們知道,在種地的農人中間有這樣的一個人。現在是乾隆五十八年重陽節後的第二天。

   按:子誠尋父多年不得,卻在無意中忽然相遇,這和宋代朱壽昌尋母的事相同。好像都有神幫助,不是人力所能辦到的。不過精誠所至,感動了陰間陽間,說是靠人力也是可以的。

責任編輯:紫君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