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硬盤風暴 拜登家族團隊民主黨皆無任何法律聲明 否認!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6日】(主持人:石濤)“十月驚奇”,在十月到來之前,有人還在猜,通常說的“十月驚奇”是指美國大選,美國大選的投票都是在十一月初,所以十月份兩黨相互爭持的過程中,會打擊對手,拿出一些驚奇的故事,這就叫“十月驚奇”。在相互打擊的過程中,作爲普通的美國人就會看到一種真相,就是整個概念過程中,雙方沒有任何祕密可言,因爲在相互揭醜的過程中,就展現出來了,裏頭有一些會觸及到法律問題,有些觸及不到。因爲你得有人告,沒人告就不是法律問題,這是一個很特別的。

結果今年的“十月驚奇”,從10月1號,川普染了中共病毒開始,幾乎就是天天驚奇。所以10月1號,我們跟大家分析過,那絕對是個日子,就像說川普10月1號,中共國慶,他染病,10月10號,中華民國國慶,他病好了。這都是官方定的日子,這都是他的醫生給他寫出的正式文件,那個文件都將載入到美國歷史當中的。所以川普得病都是跟今天的中國未來是直接掛鉤在一起的。

美國的大選就成爲了是真正決定未來的一個過程,這個結果其實已經存在了,但是這個過程本身,它會打擊着那些不信神的人。因爲這是一種迴歸的過程,與神同行是人迴歸傳統的過程,天滅中共是神在人的環境中,逐漸被人接受的過程。人們在面對中共的罪惡,它會表現出無力感,而這個沒有力量,是因爲中共的生命的本身,就像那妖精鬼怪獸一樣,滲透在整個人類社會的環境中,滲透在人們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衣食住行的一切,在每一個人的細胞當中都或多或少的產生了影響。

在西方社會就分出了右派跟左派。其實瞎掰!左派的概念就是相信肉,右派的概念相信生命跟靈魂。其實左派右派還是反映到人的生命本身上,你是生活在靈魂中的人,你還是生活在肉慾中的人。 肉慾的本身,無盡的力量,所以男人有精竭而亡。傳統中、歷史中、各種膚色的文化中都有這詞。這就是左派,在它的基礎上,形成了一切以利益爲中心的東西。現代科學的一切,哈佛、斯坦福、清華、北大,用這些學位去標榜自己的人,就活在肉上。因爲他不知道自己靈魂的尊重,他都不明白自己的模樣,沒有第二個人跟你長得一樣,你本身就是這天地中獨一無二的至尊,就連自己至尊的東西他都不知道。他還要去說,我在清華讀過法學博士,他得把這個博士貼自己臉上,才叫貼金呢。這是今天中國人環境中,太多人的一種給自己生命定位的基礎。你的自卑、你毫無價值的存在,就在你的表現中。而今天卻沒有幾個人能夠意識到這是自我的醜陋。

生活在靈性中的人,他不需要張揚,他不需要結果,他只要一個生活的過程,他去欣賞接受一切在他的生活中所獲得的東西,當他順着這樣接近於無慾無求的過程中的生活,他不會傷害其他人。當他不會傷害其他人的過程中,他的因果報應就是善意的過程,因爲他不去傷害別人,他不會爲自己的所得而去爭取、去努力、去奮鬥、去付出,當他沒有的時候,你看到他是平靜的生命,你看不到他在他生活中有麻煩,也沒有人注意他,因爲他不需要注意。

妓女需要別人注意,跳脫衣舞的需要別人注意,活潑在自己中心上的,把自己當成貴族的需要別人注意。其實就這麼點事,從一個人你就看到美國大選了。而今天的人就是這麼分化中。所以從這個對等上說,如果你是個男人,你願意娶一個默默無聲的女人,你還是願意娶一個跳脫衣舞的?那個有名。娶媳婦的時候,你就另外一個想法了吧?

這就是今天美國的大選。所以你看到的場面,媒體上的一切,都是脫衣舞的。但是每一個人在真正決定他命運的時候,他知道該投誰一票。

故事是非常類同的,《九評共產黨》的編輯部後來發表了一系列文章《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這個系列文章主要是講述了中國之外,被共產黨魔鬼統治的很多的家庭、社會、國家、民族,滲透在美國社會當中的各個階層。

在這次的“十月驚奇”過程中,我們看到了它的真正的展現。

《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而《共產黨宣言》一個幽靈在歐洲的上空飄蕩,馬克思當初就這麼寫的,所以這個幽靈在飄蕩的過程中,最終還是飄蕩了整個歐洲的文化,與歐洲文化相通的這樣的西方社會。一來一去,200年,回頭一對頭,首尾相扣,這個圈畫圓了,將是被掃地出門的時候。

天滅中共,就是把共產主義的一切掃地出門。而這共產主義的一切,不僅僅是外在的形式上,在中國共產黨崩潰的過程中,它就像根一樣,當這個根被拔起來,將會被拋棄的時候,根深葉茂滲透在歐美,人類社會中,所有每一個階層乃至到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頭腦中的共產主義的思維的想法,都將被觸及,在你具體的事件中,在你具體的環境中,你都將被觸及,都將被痛苦中,沒有這一份的痛苦,就沒有後來我們談到的所謂的人類的淨化過程,在天滅中共的過程中,就是人類淨化的過程。一個人在他自我選擇、自我決定,願意能夠拒絕魔鬼似的誘惑,肉慾的誘惑,而與神同行時,就是這個具體的人在這樣的天象的背景之下的自我淨化的過程,神仙都代替不了你,因爲每一個人都是至尊的,而這至尊生命的選擇是自己做決定,才叫淨化。

所以,《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如果你今天看到全球變化的過程中,看到美國的變化中,你看不懂的時候,其實你可以看看這本書。這本書就解釋現在美國所發生的一切。現在美國發生的一切,決定着二個多星期之後,我們看到的整個世界的改變。

14號那天,成爲了歷史性的一天。我們講過那個故事了,那是天意,那個電腦硬盤最終被《紐約郵報》曝出來之後,它前面經歷了九個劫難,也可以說成是七個,九個也好,七個也好,它代表着劫數,它代表着天意。因爲在任何一個坎上,都可以把這個東西給阻擋了。而那個東西所揭示的,就是整個拜登家族的罪惡。與中共同行,它其中的罪惡。

首先三個電腦得壞了,三個電腦進了水了;第二這個人因爲電腦進水了,不能用了,他去搶救那個硬盤,是因爲那裏頭東西他覺得有用。就像當年陳冠希是一樣的。

很多人說,他那麼有錢,幹嘛去弄那個,再買兩個電腦不就完了嗎?那個電腦的硬盤裏面的東西,跟女人亂來的東西,吸毒的東西,他喜歡,他想留着。你小時候光着屁股的照片你也願意留着,一個道理,這不是錢的問題。所以他得把仨電腦送到那個電腦店,三個電腦都是蘋果的。那家專修蘋果。到蘋果總店,人家不給修了。送到那兒,肯定人家說,你這電腦進水了,沒什麼戲了。他就扔給人家了,與其說是忘了,不如說是神蹟。也可能他吸毒這事就過去了。

那爺們技術挺高,就真修好了一個,就這一個裏頭,有12分鐘他(享特 拜登)跟妓女鬼混的、吸毒的,他跟今天的中國當年的華信集團葉簡明討價還價要錢的,在裏面被披露出來二個EMIL的複印件,他跟當時的葉簡明要成立一個公司,在成立的公司裏面,每年給他850萬,他做CEO,兩個月之後,葉簡明親自跟他談,說你給我華信做顧問,每年給你開1000萬美金。他自己說,我跟我的家庭對你這個買賣很感興趣。他們家就他了,就他爹了,他的哥死了,他把嫂子給佔了,結果他媳婦一看也太過不去了,媳婦跟他離婚了。

耶魯法學院畢業的,美國前副總統的兒子,左派。所以這是一連串的故事,一直到《紐約郵報》登出來,中間有了9個坎,如果那三個電腦不掉水裏頭,就沒這事。如果那小子說,算了電腦扔了吧,也沒這事。如果到了那家店裏,那爺們要修不好,也沒這事。那爺們修好之後,修電腦那爺們喜歡川普,討厭他,他就上了心了。我得給他告了。其實那爺們是想告他,就把這東西給了FBI了。那爺們心裏挺拽,給FBI,我對它也不信,我再拷貝一份。給了FBI,FBI真的就把這東西給扣了,就沒彙報。

所以在昨天,美國衆議院的共和黨人,聯名寫信給FBI的老闆,你跟我們交代,在去年佩洛西彈劾美國總統川普的時候,你FBI手裏有沒有這份電腦?如果FBI手裏有這個電腦,按照時間表上說,它是有的,而且它是開出了州里面聯邦檢察院的信函,把那個電腦扣的,那是2019年12月17號,是州檢察官辦公室開出的公函。而當地的檢察官已經知道里面的內容了,可這個時候,佩洛西剛剛開始要彈劾川普,FBI就要有責任把這東西給美國司法部和白宮,它沒給。纔出現了歷史性的醜聞——彈劾川普。而被彈劾的人是對的,彈劾的人是錯的。今天的美國黑白大顛倒。

所以很多仰仗着美國戰勝中共的,你又不能在真正信仰的角度去理解,你是個笨蛋,你是愚蠢的。今天的美國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所以美國在經歷了大動盪、大變化。

FBI有麻煩了,所以這裏面就出現了問題,FBI裏面有人瀆職、賣國、污辱民選總統,這罪名大了。

就在這樣的爭持過程中,他們的祕密全都被揭出來了,結果在大選的硍節上,這個消息被《紐約郵報》曝出來了。結果竟然在14號傍晚的時候,推特、臉書封殺了整個相關的報導。ABC、BBC幾乎所有媒體都不報導,這是善惡大曝光。不報導的理由說,這個消息不能得到證實。

結果我們現在看到在昨天,拜登團隊的競選的經理被記者問道,拜登父子的內容是不是真的?你怎麼看?他說,拜登父子的東西那是假的。說爲什麼是假的呢?因爲推特跟臉書給禁止了。放個驢煙屁!你撒的尿你喝,說那是水?你拉的屎你吃,說那是黃金糕?這是今天拜登團隊的競選經理就這麼講的。 

現在這個時間,臉書跟推特的老闆,被參議院的共和黨人發傳票給傳到參議院作證,問他們爲什麼這麼幹?包括美國國家安全部的推特帳號、美國白宮發言人的推特帳號、川普總統競選團隊的推行帳號。推特是瘋了,它的老闆自己知道說有麻煩,昨天連夜更改了他的一些條款。但這個事就大了,非常的愚蠢。孩子都生了,然後說那還是個姑娘,根本就沒生孩子。把生孩子事給掩了。否則的話,那姑娘就嫁不出去。這就是今天的精英。

所以在整個美國的大媒體中,都在掩蓋這件事情。

在比較大的中文媒體中,事情發生了十幾個小時,我們看到個別的一些媒體都有報導,而被署名的,BBC、美國之音、德國之聲、法廣全都不報。他們真恨川普。我們看到的媒體基本就是這個,全是假的,被共產黨的思維欺騙了一切。而我們自己的節目都跟得比較緊了,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這本來是件簡單的事情。但當所有重大媒體都不報的時候,卻把這件事情擠得更爆,所以現在就把這件事情擠爆到這份上。

在我個人眼睛裏,大家看到的故事應該是講,在“十月驚奇”中或者說美國大選中,你將看到左派媒體,就是與共產黨思維相近的人,他的那種齷齪、下賤和今天進入到一種垂死掙扎的故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