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 ,图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图片 美联社)
习近平五中全会固权。(美联社资料照)

外媒:增强经济内循环困难重重 习近平时日不多了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7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习近平于10月15日突然仓促结束了其南巡返京, 他这次南巡在深圳逗留了三天。由于在大陆遭到中共迫害而撤回澳洲的《 澳洲金融评论》( Fiancial Review)的驻华记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 )于当地时间10月16日根据习近平在深圳的政策讲演撰文,分析了习近平在深圳提出的增强“内循环”的政策能否见效。

文章表示,习近平在庆祝深圳成为经济特别行政区四十周年的庆祝仪式上说:“我们的经济处于重要的转型期。”虽然习近平的讲话中和往常一样,都是没有什么细节的口号, 但是在中共确实准备于10月26日的五中全会上推出其新的五年计划,并将习近平的“双循环”战略定为中共的经济和社会蓝图的核心,此“核心”还将得到与会的200多位“精英”的批准  。

分析人士认为大陆经济目前处于一个岌岌可危的十字路口。因为目前大陆的失业率处于过去几十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经济增长为过去几十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此过程中,中共还需要在维持大陆社会的稳定。 其中,中共的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中还不包括目前留在家中未返城的农民工。 花旗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本周在悉尼的一个会议上表示,在中共病毒(COVID-19 )以前后,大陆有近5000万农民工没有返回他们原来工作的城市,这些人并没有被算入大陆官方公布的失业者名单中。

习近平的双循环战略中的增长内循环战略

从今年5月份开始,习近平就一直在讲“双循环”战略,就如同中共当局的很多言论一样, 人们并不非常清楚其真正含义, 但是专家的解读是,习近平希望通过优先考虑国内消费而增强大陆经济的内循环,同时并不完全排斥海外投资和科技; 即“将发展大陆的内需和革新作为大陆经济的主要驱动力, 并将海外市场和海外投资作为中共经济增长的第二引擎。”

这个政策是在中共报复澳大利亚,限制了澳洲对大陆的牛肉、葡萄酒、煤炭和大麦出口后推出的,近日中共又偷着制裁了澳洲的棉花出口,虽然中共仍然无法否认其对澳洲的铁矿和天然气的需求。

文章分析说,习近平提出的增强内循环并非一个新理念,2015年习近平于推出其“2025中国制造” 方案时就在考虑改善中共的技术领域, 但是由于中共病毒(COVID-19 )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美国对中共的技术制裁,及各国对中共的围堵和脱钩政策,都导致中共无法再依赖于外国市场, 因此中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不再依赖于外部的增长源。

中共报复澳大利亚的政策或令大陆经济受损

虽然中共官媒在以一种讨人喜欢的陈词滥调,为习近平增强大陆经济内循环的策略唱赞歌, 但是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共的此政策非常不安,他们担心中共目前孤立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大陆主要的贸易伙伴的外交政策最终会伤害大陆自己的经济,也担心中共的增强内循环导致中共加强对大陆私有企业的控制。

对此人民大学国际关系专家、中共国务院顾问时殷弘就警告说:“除非大陆在未来三年到五年中进行革命性改革,否则大陆将难以度过这段困难时期, 然而要让大陆进行改革似乎又是不可能的。“时殷弘是大陆罕见的几位愿意批评大陆经济发展方向的政策顾问之一。

时殷弘还警告说中共的扩大国家内需的方案中存在很多缺陷, 例如此方案会导致数百万目前在大陆大城市工作的农名工失业,大陆的小企业陷入困境, 同时大陆国内消费疲软。

他说:“中共当局在通过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来试图度过当前的困境,而中国大陆目前的困境产生的部分原因,是由于过去几年国内政策的失误造成的。”

习近平加强了对大陆私企的控制

文章分析说,习近平的经济管理政策的一大特点是加强中共对大陆私企的控制。

虽然习近平此次南巡是为了纪念邓小平40年前将深圳树立为中共的经济特别行政区,但是他在深圳的讲演中,中共 对于中共病毒(COVID-19 )疫情后的经济发展的愿景与当年邓小平的不同。很多大陆私企认为,虽然大陆私企占大陆经济产值的60%,但是习近平的“改革开放”口号是空的。因为在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的这八年中,共产党要求在私企中建立共产党的党支部,同时迫使很多私企与国营企业建立伙伴关系;而自从中共病毒(COVID-19 )疫情以来,中共银行也一直非常偏心, 更愿意给国有企业贷款而非私企。

习近平今年9月份还颁发法令,要求大陆私企更忠诚于中共, 此法令是他在美国政府指出华为、抖音等中共企业无法完全独立于中共之外的背景下颁布的。

杰宁斯:这条老路走下去  习近平的时日可能也就不多了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  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所长杰宁斯(Peter Jennings)认为,习近平当局目前高度集中手中权利的趋势似乎是不可阻挡的,然而“最终这种趋势会被停止,因为这种做法造成了太多的问题和失误,而习近平的时代也将以某种方式终结。 ”

杰宁斯举例说,中共的“一带一路” 项目在全球陷入的困境, 国际社会对中共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的反击,中国大陆财富出现的巨大差距,这对于习近平都不是好消息。

史密斯是《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FR)驻华记者,由于他在华期间对于今年8月份遭到中共逮捕的、CGTN国际电视台商业主持人、澳裔华人成蕾案进行了广泛报道,包括成蕾被监视居住的等细节, 遭到中共国安的询问,甚至禁止出境,迫使他逃入澳洲驻上海大使馆,最后于9月7日紧急返回悉尼。他和ABC记者马修是由于成蕾案撤出大陆的最后两位澳洲记者,自此大陆就不再有澳洲驻华记者。  

责任编辑:李军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