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6年5月25日于加州的竞选集会上,有一群中国人高举标语支持川普。 (AP Photo/Jae C Hong)
2016年5月25日于加州的竞选集会上,有一群中国人高举标语支持川普。 (AP Photo/Jae C Hong)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9日】(本台记者仲轩综合报导)川普四年来的政绩,让一批华人自由派改变了立场。一个曾经在2016年川普当选那天大哭的曼哈顿华裔地产经纪任寰华,现在支持川普连任了。她说:与川普相比,民主党对美国精神破坏更大。

看到了川普的美中贸易战、强硬的对华政策、坚持法律与秩序,对比拜登和民主党对华政策的无力、及激进左派面对美国骚乱的软弱言行等,都是令他们转变态度的主因。

川普执政四年,越来越获亚裔支持

据AAPI公民参与基金(AAPI Civic Engagement Fund)2016年发起的一项亚裔美国人选举前夕的民调显示,亚裔美国人支持希拉里的达75%,支持川普的只有19%,但今年最新的民调显示(AAPI Data, 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 and APIAVote indicates联合数据),亚裔美国人中支持拜登的为54%,而支持川普的为30%。明显的高于4年前。

亚裔越来越支持川普,而且这个川粉的成员,也在发生著变化。

曾有一批著名的亲共川粉,“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有6千个成员,他们曾与川普的竞选团队合作,在社区为他拉票。川普在2016年6月时,还在加州私人豪宅与他们的代表进行会谈。不过,因为他们与中共的关系暧昧,在美中关系日渐恶化后,也渐渐销声匿迹了。

但有一批最坚定的川粉,他们是具有宗教倾向或是保守主义倾向的中国自由派。从上一次选举时,就坚定的支持川普,在网络上辩论,不断与“川黑”互相攻击,水火不容,成为华人政治圈的一大景观。

而在硝烟弥漫的争辩中,有一群自由派,也悄然的改变了立场,从支持民主党,改为支持川普。有些人认为自己仍然是“左派”。但面对今年的大选,他们说,他们支持川普连任。应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两党对中共的态度,决定华裔投票取向

在副总统辩论时,贺锦丽(Kamala Harris)引述皮尤报告称,美国多个盟友对习近平的尊敬度,高于川普。而这个说法,令很多华裔美国人,想改投川普。因为民主党竟然表扬习近平。

六四学生领袖王丹说:“拜登团队一再表示,一旦他们掌握政权,将回到接触、对话以及部分合作的原来政策。”这是令人忧心的。他说:而“川普政府,包括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国务卿蓬佩奥,司法部长巴尔,经济顾问纳瓦罗等人的对华政策,尤其是对中共和中国的区别等重大政策宣示,我认为非常正确,我希望这样的政策能够延续下去。”

王丹认为,因为川普团队比拜登团队更为强硬,更能阻挡中共,因为“不解决掉中共的统治,中国的风险问题无法改善;但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基本上对于中共及其统治的问题是回避的。”

北京某高校梁老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毫不讳言地说,他支持川普因为“川普对遏制中共势力有很大功劳。”他认为,川普通过贸易战,极大遏制了中共的经济发展;通过制裁华为,极大堵塞了中共的技术偷窃渠道;给WHO断供,极大削弱了中共在国际组织中的渗透。这些都是民主党没做到的。

他认为,川普对国际事务不感兴趣,反而重创了国际流氓,这可以叫做貌似无为,而实有所为。过去几十年来,中共就是依靠从美国获得贸易顺差和技术盗窃中一步步壮大的,川普的美国优先理念,本意可能并非为了遏制中共,但正是这样,反而达到了遏制中共的效果。

他还表示,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美国的民主党一方面口头谴责中共人权,但另一方面却和中共勾兑。他举例说,在民主党占优势的好莱坞,十多年来,一直和中共暗通款曲,从先前的《2012》到今天的《花木兰》,跪舔态度毫无掩饰。“这种对自己价值观的心口不一,呈现出明显的道德虚伪。”

加州商人Lu一直认为自己是左派。不过,她现在打算投川普一票。她说,中共向全球输出以极权腐败为核心的中国模式,军事威胁,甚至将言论管控长臂伸到美国,大肆挑战世界秩序,这绝不是人们想要的。她说,川普的对华政策,打破这种依赖极权国家的路径,虽然会有短暂的适应过程,但重新布局之后会建立起更安全的供应链。她认为,只有在经济上把中共给搞定了,整个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才能全面被遏制,否则,人权只是一纸空文。所以她希望川普连任。

民主党反对骚乱晚了4个月

在骚乱发生后的第4个月,9月17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才公开说:“我们支持和平示威,我们参与其中,因为它们是我们民主本质的一部分。但这不包括抢劫,放火或骚乱,这些应予以起诉。这是违法行为。”

很多自由派人士表示,他们并不反对“黑命贵”(BLM)运动,但他们过头了,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已经令大部分的人感到不安。极端左派在校园导致的言论不自由及左派媒体的偏袒,只骂川普,而对拜登的儿子与中共之间的资本关联不报导,也令他们不满。

而美国的工薪阶层和失业人群在前政府将美国的工作送给中国后,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而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

九零后的中国留学生吉家宝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民主党的一些做法对美国民主构成危害,比如民主党操纵一些媒体,造成舆论失效。在一些大学、政府机构以及偏左企业里都很难有一个正常讨论的氛围,因为被"身份政治"和"政治正确"所绑架了,而这些都不利于美国的民主。

纽约的八零后陈闯创说,川普是人民选出来的,人们不去想选民之前为什么没有选民主党的实质问题,他们在担心什么,他说,即使美国有病,川普的当选是结果,而不是病因。

深圳商人子都说自己是川粉,他说他从来不崇拜任何人,但川普四年内所做的,是民主党无法做到的。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