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內蒙古人抗議當局以漢語替代蒙語的“雙語教學”計劃。
內蒙古人抗議當局以漢語替代蒙語的“雙語教學”計劃。(照片由SMHRIC提供)

內蒙當局逼孩子復課 牧民稱每天都恐懼“還不如死了”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1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今年9月,大量蒙古族家長爲了抗議當局強推漢語教學,紛紛走上街頭抗議,並拒絕將孩子送到學校接受漢語教育。但當局隨後就對抗議行動進行鎮壓,並對政府機關、學校、醫院等提出警告,讓這些機構對不把孩子按規定時間送回學校的員工進行批評甚至撤職,另有大量反對漢語教學的蒙古人被抓。儘管內蒙在近期沒有爆發大規模抗爭行動,但中共伸向蒙古族人的毒手仍未撤回,並加大對抗議者的鎮壓。

據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網媒《寒冬》20日報導,中共在內蒙強推漢語教學後,對蒙古族人的打壓愈演愈烈。今年9月,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作家那順烏力吉,在微信羣中控訴政府在內蒙古強推漢語教學是對蒙古族民族、文化滅絕,並揭露中共在“六四運動”中對大學生的血腥鎮壓,以及對新疆穆斯林實施鎮壓的實情。很快,那順烏力吉被警察抓捕拘留,並禁止探視。

據知情人士表示,那順烏力吉被抓之前感覺到自己早晚會被抓,已經做好被抓的準備了。“他還告訴大家別說敏感的話,也不要轉發敏感話題,以免被抓。政府要是抓人,他願意一人承擔。”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內蒙維權律師胡寶龍因爲不滿當局推行的“漢語教學”,拒絕送孩子上學,今年9月被通遼市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目前已被檢察院批捕。

9月18日網傳一份《中共西烏珠穆沁旗文體旅遊廣電局文件》,文件中稱,業餘體校教練、國家級中國式摔角運動健將米.蘇乙拉,因拒絕配合當局政策,拒絕將子女送至西烏旗蒙古中學報到上課,依規定處以撤職處分。

除上述人士外,不斷有學生家長遭到抓捕、處罰。內蒙古某市林業和草原局一普通職員透露,9月1日,他因未送孩子去學校,抗議雙語教育政策,被警察抓捕並罰款5萬元人民幣。其單位還規定,如果公職人員3天不送孩子上學就要開除公職。

通遼市一名在醫院工作的家長告訴《寒冬》,她曾嘗試讓孩子住院,希望可以避免被逼復課,最終還是失敗了。醫院還逼所有醫護人員簽署《全力支持蒙語學校使用國家統編書,保證學生入學》的保證書。

今年8月26日,內蒙古教育廳發佈了《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文件規定從今年秋天開學起,內蒙古民族語言授課的小學一年級開始使用全國通用的語言教材。在今後兩年小學一年級的政治課和歷史課也開始逐步改用漢語授課。

此外,方案要求將原來小學二年級起開設的《漢語》課程提前到小學一年級,而且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

上述方案發佈後,內蒙古通遼市、鄂爾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多地的數萬學生和家長髮起罷課及抗議集會,反對當局加強漢語教學,遭到當局驅散和抓捕。內蒙古地方政府也向不配合政策的家長進行懲罰與警告。美國之音稱,地方當局公告未在時間內報到的學生及家長將受處分,其中包括罰款、取消補助、以及接受“法制教育培訓”。

在中共的強權逼迫下,一些家長不得不將孩子送回學校。“政府逼我們把孩子送回學校,威脅我們說,不送就要搶走孩子,還按法律處罰我們......我每天活在恐懼中,還不如死了”,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一牧民哽咽的說道,她因難以忍受壓力,被迫同意送孩子入校。

9月17日,一位蒙古學生在日記中寫道:“今天是來學校的第一天,爸爸媽媽都哭了!老天爺在哭,在草原上下著雨,我感到無助,感受到我們失去了蒙古文化,(我)以後要更加努力學習,少說漢語,重視蒙古語言。”

還有家長說,“以孩子的前途相要挾,誰敢維權?”另一名初中生的家長無奈地說,“這是種族、文化的滅絕。如果我們得不到國際社會的幫助,內蒙古很可能會成爲第二個新疆。”

錫林郭勒盟一蒙族高中教師直言道。教師每天被迫去學校接受思想教育,然後得到學生家裏把學生找回來複課,如果不照做,就會被處罰或丟掉工作。

當地一中學老師稱,他去學生家裏找學生回校上課時,政府的人會與他同行,他不得不按政府的要求遊說家長同意孩子回到學校。他還說,因老師的手機都被當局監控,即便在家也要小心說話。

來自呼倫貝爾的一名教師說,“傳統蒙語是現今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從左至右豎着寫的文字,屬於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是特別寶貴的一種國寶級的東西!應該弘揚應該發達,而不是按中共計劃的那樣讓它慢慢消失。”

內蒙古當局強推漢語的政策出臺後,內蒙古各區域爆發大規模示威遊行。據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9中旬的數據顯示,在之前的3周約有4000至5000名蒙古人遭警方拘留,其中包含抗議者和傳播抗議活動的網民。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最新文章

更多 >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

最熱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