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川普與拜登在9月29日的首次總統競選辯論會上(AP/美聯社)
10月22日,美國大選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會在田納西納什維爾舉辦。(AP/美聯社)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3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

2020美國大選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會10月22日晚在田納西州納什維爾拉開戰幕,六大辯論議題包括:抗擊新冠病毒,美國家庭種族問題氣候變化國家安全領導力。以往最後一場總統辯論的傳統都會以外交政策作爲辯論議題之一,川普團隊對外表示,總統辯論會主辦方已多次口頭表示會遵照這一傳統,但是辯論主持人、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白宮記者,卻在辯論的六大議題裏以國家安全取代了外交政策。

希望之聲現場直播邀請了三位重量級嘉賓:歷史文化學者、時政評論家章天亮教授,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和政經評論家秦鵬先生,就當晚兩位候選人的辯論做出了精彩點評。

主持人:首先請每一位嘉賓都先給出一個評分,您覺得今晚的辯論川普總統得多少分?拜登怎麼樣?給主持人打多少分?

章天亮:我覺得川普可以打80分吧。拜登呢,因爲他一味地否認,如果只是看他回答問題的態度,是可以打一個不錯的分數,但是他的內容因爲都是在撒謊,是很難給他打一個完整的分數的,我覺得拜登的回答是不及格,但不是指他的舉止行爲方式,而是他撒謊;主持人明顯偏向拜登,但是相對來說她那種方式相當微妙,所以一般人不注意可能會看不出來。

陳破空:我想川普可以打70分,拜登打30分。主持人明顯偏頗,首先主持人的提問是先提問川普再提問拜登,基本都是這個順序,那麼第2個回答的人會有更多的準備;另外當她打斷川普的時候,川普提到中國、拜拜家族的時候,她會打斷,但是拜登迴應的時候她就讓拜登繼續,所以她基本上不會打斷拜登。但就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爲川普非常地艱難,從主持人到設置的問題再到先後順序,但可以說,川普這次是完勝,比第一次辯論好得多。第一次辯論川普是火力過猛,這次剛剛好,在這種艱險的條件下,我認爲他表現非常不錯。

秦鵬:我認爲川普可以打80分,拜登如果說純粹從辯論來看,他實際上可以打65分,甚至70分,但是章天亮剛纔提到了,拜登很多地方在撒謊,明目張膽在撒謊,所以從事實上講,他應該是不及格的。作爲主持人,其實我可能打算要稍微高一點,因爲我本身對主持人期望是不高的,所以我覺得能打60分吧。

川普未提“硬盤門”是個失誤

主持人:章天亮教授,剛纔您提到川普總統在過程中間有一個失誤,請具體講一下。

章天亮:川普最大的遺憾是他明明知道主持人不會爲難拜登,所以對一些非常嚴肅的指控和問題,他不應該等待主持人去問,他也不應只是陳述事實,他應該反問拜登。比如說,他讓拜登回答到底是誰把那些籠子建起來(who built the cage),把孩子和家長分開的?由於川普問得太晚,所以主持人就打斷他,說開始討論下一個問題,就等於是給拜登解圍了。而當時如果川普問出這樣的問題時,拜登其實是非常尷尬的。所以我覺得他最大的失誤是沒有提到“硬盤門”的內容,但他提到了郵件。

我覺得拜登一味在否認,說硬盤是從俄羅斯來專門爲了打擊他的。不管硬盤是哪來的,川普應該一上來就問拜登一個問題:硬盤裏的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不管硬盤內容是什麼,我們一定會全部公佈出來,包括你兒子性侵幼女的事情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當川普拋出這些問題的時候,拜登躲無可躲。可是川普隨着主持人議程在跑,主持人僅在疫情問題上就花了將近30分鐘的時間,其實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就爲了讓川普難堪。川普完全可以脫先,像下圍棋的脫先,你跟我在這塊爭鬥,我去打你另外一個地方。川普今晚應該在關鍵問題上掌握主動來拷問拜登,而不是等待着主持人。

川普在駕馭艱難的辯論;拜登暴露了最大的漏洞

主持人:陳破空先生您提到川普是在一個非常艱難的情況下,表現還是很不錯的。您怎麼來描述這個艱難的情況?

陳破空:有三點。第一,經濟成績是川普的亮點,而今天川普忘了提到不僅是美國工作已經恢復了一半以上,而且最近發佈的就業報告中說,現在失業人數是80萬以下,是一個非常好的成績,恰好在辯論前所發生的,川普沒有提到。他的亮點是經濟、就業、股市,這個問題沒提到。第二是主持人設刁存陷,用了將近半小時來談大瘟疫,浪費了很多時間。第三,拜登幾乎是喊口號,沒有具體的東西。如果說川普有做得遺漏的地方,但是有做得非常好的地方。

我認爲拜登今天暴露了最大的漏洞就是:關於跟中國的關係。他只說他沒有拿錢,喊口號似的說了,但是沒有說他兒子拿了錢沒有,他弟弟拿了錢沒有,他家人拿了錢沒有,他解釋不清。在俄羅斯、烏克蘭、羅馬尼亞,在其它國家拿到錢沒有,拜登沒有說清楚。我認爲如果媒體窮追猛打,說拜登並沒有解釋清楚他家族的問題,尤其沒有解釋他兒子的問題,因爲他思考了這麼多天不出去競選,以爲他思考出一個答案來,以爲能夠圓滿解決美國選民的疑問,但是疑問仍懸在那裏成了一個達摩克里斯劍,有可能這是“十月驚奇”最大的一個“驚奇”了。拜登家族的醜聞會繼續發酵,而使他可能功虧一簣。

拜登:赤裸裸的政客在玩一些辯論的把戲

主持人:秦鵬先生剛纔提到,對拜登的表現上你還可以給他稍微高一點的分,但是從他回答的內容上來說,他的分數很低。能不能具體舉例子說明一下。

秦鵬:因爲他很多地方實際上是直接在撒謊,在防治疫情方面他在撒謊,而事實上來講,我們知道川普是在疫情開始的時候關閉,現在就是要開放的。事實上前段時間世界衛生組織WHO也講不能關閉整個國家,是一個錯誤的政策。之前的時候,拜登還在講,他如果當選,要做的一件事情就要把國家給關閉掉。所以他實際在撒謊。再比如說整個紐約的死亡情況,他實際上是承認了。

爲什麼我今天給主持人打一個比較好的分?主持人好像很好地問到了那些選民關心的拜登腐敗問題,是很重要的。可能也跟川普把證人帶到了現場以及之前搞了一個發佈會有關係,逼着她不得不問。這種情況下其實我們看到拜登實際上沒有給出一個非常好解釋,他只是一味地在否認:我從來沒有拿過一分錢,如何如何。但是我覺得觀衆不會是傻瓜,假如他們沒聽說過,他會去查,他會看到拜登家族的腐敗到底是真的是假的;如果他聽說過信息,那拜登的回答你就知道他是個騙子。

談到邊境問題的時候,川普拜登攻擊得特別巧,而拜登基本上還手無力。川普談到籠子是誰建的?那是你和奧巴馬時間建的,到了現在,我是在解決你們的問題。而拜登這時在撒謊,說這500個人全部有父母的,是到了美國之後把這些人分開了。但是川普就說,是你們建的籠子把人分開了。另外如何證明500個人原來是有父母的?所以拜登也是在撒謊。這些東西如果一聽你就知道,是很赤裸裸的政客在玩一些辯論的把戲而已。我是這麼看拜登的整個辯論問題的。

川普政績滿滿卻沒時間亮出更多數據

主持人:對川普總統其他的表現你覺得你怎麼看。

章天亮:我覺得他一上來應該跟美國人民講,有很多的問題,像拜登的這些醜聞,主流媒體是根本不報的。我覺他應該把這句話講出來說,我希望你們自己去到網上去探求真相。因爲實際上當拜登矢口否認的時候,很多過去相信拜登的人還是繼續相信他,因爲其實川普並沒有拿出特有力的證據,川普只是聲稱拜登怎麼怎麼樣,那些對拜登可以造成致命傷害的大殺器,川普可惜沒有用。

而且川普沒有鼓勵選民,告訴選民說,你們現在聽到的左派媒體,明明是一個驚天的大丑聞,如果是發生在川普自己身上,左媒肯定會瘋狂地報道,無論真假。但是發生在拜登身上的時候,主流媒體就完全不報。這一點我覺得川普沒有跟老百姓說,實在是非常非常地失誤。當然在其他別的問題上,我提到的那兩大問題:川普沒有去質問拜登,和沒有告訴老百姓主流媒體在騙他們。除了這兩點之外,其它別的川普做得還可以,我覺得他本來今天晚上是的唯一一個機會來談這些問題。

其它別的問題,比如說像他談到醫保問題,川普把自己的立場講得很清楚,他並沒有否定說給那些之前就有病的人,說不讓他們進醫保,這一點他強調得比較好。在談到種族問題時,我一直等待他談說黑人、西班牙裔、亞裔的失業率已經達到歷史最低,但他一直沒有說,他一直到最後時可能纔想起來說,他就一直在談犯罪法律(Criminal Bill)那些東西。

我覺得他應該跟美國人非常明確地講,你必須能夠找到工作,你才能夠過上有尊嚴的生活,而我川普創造經濟繁榮是給你找工作的,是讓你過上有尊嚴的生活,而不是說讓你只是在領福利,那樣你的生活會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失敗的人。這些東西我覺得川普他沒有講清楚,他只是說我是林肯之後對黑人最好的總統,其實他把事實擺出來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主持人:當主持人問到亨特拜登在烏克蘭、中國的生意,她問拜登說,你在那裏有沒有任何不道德行爲?怎麼看主持人問出這樣的問題?

陳破空:這個主持人有兩次針對拜登問的問題很好。一個是問:你們在中國的事情你覺得有沒有錯,有沒有內疚?拜登說沒有,並聲明自己沒有拿過一分錢,這是他喊口號的話。另一個好的問題是她問拜登在奧巴馬任內,北朝鮮搞了幾次核試爆,實際上川普任上朝鮮沒搞核試爆,拜登那兩題都回答不好。

川普辯論中的幾個亮點

陳破空:川普有幾個亮點。當問川普在中國有銀行賬戶問題時,川普解釋得非常清楚,那是2013年開戶的,2015年關閉了,我在選總統之前就關閉了。他說明瞭這點:我是做生意的,在我當總統之前,所以我在任何國家有賬戶都不奇怪。

當《紐約時報》炒作這件事,我就覺得有兩個漏洞:第一,拜登的事情是進行時,剛爆出來的巨大丑聞,但是左媒全面迴避,隻字不提;但是川普銀行賬戶的事是過去時,左媒卻炒冷飯,把上任總統選舉之前的事拿來炒。第二,當再說川普跟中國有這樣關係的時候,《紐約時報》不得不得出一個結論,說川普家族做中國的生意,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無果而終,說的消極點是中國政府沒有給川普機會,說的積極點是川普家族放棄了這樣的機會,因爲要棄商從政,競選美國總統,管理國家而不是企業。但是拜登自己是副總統,在任上幹了那麼多缺德事。

另外關於北朝鮮,川普說了兩句話,但是他漏了第三句話。他說跟金正恩建立了好的關係,避免了戰爭,這兩句話,但第三句話應該強調:在我的任內北朝鮮沒有搞任何核試爆,沒有搞任何洲際導彈,這是我的成果。但是奧巴馬不能。

另外提到關於整個話題的設置,到先後順序設置和設備等,我認爲拜登採取攻勢而川普採取守勢,但川普可以反客爲主、反守爲攻。我覺得川普講得很好的一點是關於大瘟疫的控制。當拜登炫耀自己要怎麼做的時候,川普就告訴他:當年他控制H1N1豬流感的時候是怎麼做的,那還是個非致命性的流感,真致命性的瘟疫,你控製得是一塌糊塗,非常災難性的。而且當時奧巴馬政府是由拜登來負責處理這件事,處理得非常糟糕。我認爲川普打到了痛處。

另外他講得好的是關於封閉和不封閉問題,他說,這是個巨大的國家,這是個巨大的經濟,你說你怎麼去關閉?而且民主黨控制的那些州就是在封閉,結果是什麼?就好了嗎?但是感染、死亡的人數照樣在那裏。所以川普全面闡述了,之後說,我也康復了,很多人都會康復,我們會康復、會戰勝病毒。

醫保問題上拜登“偷了”川普的東西

主持人:在美國家庭議題中涉及到經濟和健保,這方面兩個候選人對於這些問題的回答有什麼樣看點嗎?

秦鵬:在健保問題上我覺得川普漏說了一點。事實上因爲我瞭解到很多美國人,他們想,原來的健保花了很多錢,而且它是不可持續的,整個國家負擔將來會崩潰,因此後來川普給取消了。但拜登主要攻擊川普的是,這樣一來價格波動會影響到一部分人的健保。川普並沒有指出來這種破產可能,或者是很多人強迫花了很多錢。但是川普回答得很好的地方是,健保問題如何整個去安排,不同的人如何降低費用等。說到拜登一個很不好的地方是把川普原來提出把醫保公司的不同進行比較、競價,最後降低整體費用,恬不知恥地把這個變成了他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這一點上來講,其實川普並沒有非常好地能夠體現出他的優勢。

讓中共對大瘟疫負責,拜登沒有講出任何具體策略

主持人:川普一直強調要中共對大瘟疫負責,主持人問拜登,如果你當選,你要怎樣讓中共負責?拜登的回答怎麼樣?

章天亮:我沒有在拜登的回答中聽到任何有意義的具體的策略。我覺得他主要喊了一些口號而已。其實我覺得今晚拜登的主要任務是來喊口號,因爲左媒對那種很多喜歡拜登的人,拜登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因爲反正是長期在左派的洗腦之下。川普這一次沒有成功地把拜登描述成爲一個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拜登如果當選,他是一個被握在手裏的人,他之前有很多桌面底下的內幕交易,跟中共、跟伊朗、烏克蘭等都有內幕交易,實際上他等於是被別國控制的人。川普應該把這個問題,拜登當選將給美國國家安全帶來危險這個問題,非常明確地講出來。

最低工資標準該由誰來定?

章天亮:說到關於美國家庭問題,包括醫保、最低工資之類的,我覺得川普的回答挺好的。關於最低工資,民主黨要求聯邦做一個規定,所有州最低工資不能低於15美元一個小時。川普說這應該是由每個州來決定。我覺得這一點非常好,因爲實際上按照美國憲法,聯邦政府是不應該管這些事情的,其實就包括是不是支持墮胎之類的,這些東西其實都是應該由各州來決定的,而不是由聯邦政府決定的。而且拜登說,只有每個小時掙15塊錢,這樣纔不會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但關鍵的問題是,當強制規定這樣一個高工資的時候,會讓美國喪失很多工作機會,很多餐館僱不起15塊錢一個小時,它就只能僱半職。比如說你本來應該幹8小時,最後就只能幹三、四個小時,最後這個人得到的還是這麼多錢,但是餐館或者是企業卻經營不下去了。川普沒能把問題說清楚,但川普也提到說,這種最低工資標準是應該交給市場來決定,而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

再談美國爲什麼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主持人:在氣候變遷問題上今天兩位候選人對話題的辯論方面有什麼看點?

陳破空:關於「巴黎氣候協定」和氣候變遷問題,我平時老擔心美國的政治家,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沒有說清楚。在我的節目中我把它說得很清楚。但今晚我聽到川普的描述,接近於我的說法。他講到,氣候協定對美國很不公平,因爲向中國、印度、墨西哥這些國家,它可以繼續增排,尤其是中國,可以繼續增排到2030年,這是我反覆強調的。而美國不僅現在要馬上減排,而且還要出錢幫助那些國家減排。

比如說中國,美國要掏錢出來幫助中國到2030年之後,而美國不僅掏錢,還不發展製造業。所以我平時反覆地講,一個「巴黎氣候協定」就可以導致共產中國崛起、民主美國衰落。拜登說他如果當選,他進辦公室的第二天,他就做兩件事情:第一,返回「巴黎氣候協定」;第二,回到世界衛生組織。且不說世界衛生組織已經被中共所顛覆,錢都是打水漂。

「巴黎氣候協定」就是奧巴馬政府籤的一個很傻的協議,美國出錢補貼中國而中國繼續減排。所以川普說得很清楚,我們把錢集中起來,我們發展我們自己的能源,我們在控制我們的水、我們的空氣,同時發展我們的製造業。其中有一點打中了拜登的盲點,當拜登在說到自己關於清潔、能源控制時,川普說了一點:你記住我們是個能源自主的國家:因爲美國能源跟過去已經不一樣了,美國以前是最大的石油進口國,現在不需要石油進口,而現在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國之一。美國現在依靠的是頁岩氣,是一個新的能源。中共花了很多年沒有挖出來,中國成了最大的石油進口國,污染非常嚴重。而美國根本不需要進口石油,用的是頁岩氣,相對清潔的一種能源,而且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川普說美國一直在創新科技中大幅度質的發展中,經濟上的質的發展,性能創新的發展是領先於世界的,只要沿着川普這條路線,那就可以在未來的十年內,可以期盼是美國重新崛起,共產中國重新衰落。如果拜登再次回來,再搞他的大政府小社會,搞起社會主義,不管他叫北歐的社會主義,還是什麼社會主義,美國就會衰落,中國崛起,美國給別的國家分錢,就會被負擔所壓垮。拜登今天說一句話:25%的錢撥款出來增援盟國。盟國怎麼加強,對付中共,完全是扯淡。

敘利亞紅線甄別川普和奧巴馬

今天川普在提到對付俄羅斯時,他非常想談我對付俄羅斯非常強。但他忘記了提一件事情:當年對敘利亞,奧巴馬說畫一條紅線,如果敘利亞對平民使用化學武器,越過紅線我就要採取行動。結果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坑殺貧民的時候,奧巴馬沒有采取行動,只是象徵性的譴責,奧巴馬擔心俄羅斯會反擊。但是川普不同,川普就在敘利亞跨過紅線後,他在海湖莊園宴請習近平的當晚一個休息的時間,就下令用59枚導彈打進敘利亞,他說到做到。結果俄羅斯媒根本不敢反應,假裝說沒打中,還造遙攔截了。敘利亞假裝說沒有多少損害,其他的化工廠、生化危機工廠都被摧毀。而習近平就坐在那裏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反應好,只好反應:是婦女兒童那就應該。只有回到中國才反應過來,表示反對。

川普要聽其言觀其行,他是個行動總統,他應該把這件事提出來,遺憾他沒有提出來。但當事者迷、旁觀者清,我們旁觀者比他更清楚,所以在辯論的時候也不見得什麼都想得起來。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最後的辯論(下): 47個月豐碩政績對決47年空洞口號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最新文章

更多 >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

最熱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