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为一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课堂上。示意图(美联社)
图为一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课堂上。示意图(美联社)

中共国保监控海外留学生言论 胁迫他们当卧底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30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中共国保不但监控留学生的言论,还胁迫他们当卧底。20多岁的李陶陶(化名)深有体验。自从他在网上实名发表了一些批评北京的言论后,家乡的国保就不断骚扰他和他的父母,并提出让他当卧底,监视电报群里年轻人思想动态,这已经超过了他的底线与原则,他决定公开中共国保与他的谈话。

李陶陶来自中国北方的一座城市,目前在美国留学。他已经有一阵没有睡好觉了。6月以来,老家国保的视频电话总在美国时间凌晨两三点突然打来。

今年早些时候,他在网上实名发表了一些批评北京的言论,两个星期后,国保开始频繁把他的父母叫到警局,强迫他们用微信和儿子通话。

“如果他以我的家人威胁我,让我不再发声了,这个我可能能做到,”李陶陶对美国之音说。“但是让我替他们办事,这个触及到我的原则和底线了。”

他顶着很大压力要公开国保的一些活动,但他不想再牵连中国的家人。因为他的事,最近父母的护照被警察没收了。

这天凌晨,不想吵醒室友,他拿着电话出门坐到车里。来电的是当地国保大队的队长。李陶陶和美国之音分享了这段视频电话。

“你把你这三个账号的密码、昵称通完话以后通过微信发过来,”他用家乡话说。他指的是推特、Instagram和一个讨论中国民主宪政的电报群账号。

“这三个账号再不能在这三个群里发任何声音,特别是对咱们国家,对咱们政府不利的事情,这个是必须要做到的,”国保说。

李陶陶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他没睡醒,有点无精打采。但是接下来国保的话让他清醒了不少。

“这三个账号你可以保留一个,作用今天下午你母亲也跟你讲了,你关注这里面的形势动态,”他指的是那个“反贼”电报群。“群里面有其他对咱们党和国家不利的信息,你把它转发给这个微信号。”

他又强调:“一天24小时,你什么时间看到以后就截个图发过来。”

国保几次对李陶陶说,这是“戴罪立功”,以后回去可以不抓他。至于他究竟犯了什么罪,国保从来没有明说过,只说他是“反华”、“侮辱国家”。

“我是批评共产党政府,跟反华有什么关系?”李陶陶问。

“我当时心里面想的是他们最好找一个在美国这边的人和我接头,然后我再直接报警把他抓起来,”他说。

中共安全部门监控、骚扰、恐吓海外异见者已经不是新闻,有人说他们被跟踪,收到死亡威胁。

株连异见者的家人也是中共当局常用的手段。仅今年一年,至少五位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学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在中国的公务员或国企员工父母受到官方威胁。

2018年,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留学的古懿和吴乐宝也向海外媒体披露过类似情况。

古懿告诉美国之音,当时他们也是听说当局有一个针对境外年轻的异见者的名单,他主动联系安徽国保徐永权,希望把这个名单套出来。

“徐永权不承认这个名单的存在,反而觉得这是个机会,要劝说我为他工作,”古懿说。

古懿随即把电话录音交给了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徐永权当然并不知情,后来还几次联络这位美国佐治亚大学的博士生,指导他如何写书面报告,要关注哪些对象。

一个星期后,徐永权气急败坏地打来电话,他终于发现自己被媒体曝光,徐永权气急败坏大骂古懿:“你这个人太坏了”。

后来古懿听说,徐永权已经不做国保了,在当地开了一家牛肉汤店。

和家人住在纽约的中国知名博客温云超曾表示,“中共当局在上学途中偷拍我儿子的照片,”

温云超说,“他们只是想让我知道,他们随时都可能伤害我的孩子……迫使我做他们想做的事。”

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于2012年5月逃离中国,陈和他的妻子说,从那时起,他们受到了中共当局的多次威胁。

“当地国保更多介入国外民运和留学生事务,是因为2018年国安部因经费短缺把权力下放给各省市,”2005年逃离中国的前中共驻澳大利亚外交官员陈用林告诉美国之音。“现在各省市安全厅都有权派出人员赴海外抓人、找反共人士谈话。中央要求各地管好自己的人。”

“地方官员肯定是不管什么‘外交大局’,每做成一件事都会有重奖,所以积极性很高,”他说。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最新文章

更多 >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

最热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