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君子愛財 取之有道  你的錢會不會被他們拿走(示意圖片:出自 [宋] 龔開繪 , 國立故宮博物院  )
君子愛財 取之有道 你的錢會不會被他們拿走(示意圖片:出自 [宋] 龔開繪 , 國立故宮博物院 )

人絕對留不住不義之財 真的有“掠剩使”這個官職

【希望之聲2020年12月3日】(編輯:慧明)古人講: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現代人可能覺得這話不中聽也不中用。其實古人講的道,就是人的德行、道義,不義之財,很可能是德行之外的,看似是你的,其實不是你的。

杜陵(今廣東省境內)韋元方的表兄裴璞,在邠州新平縣當縣尉,元和五年死於任上。

唐穆宗長慶初年,韋元方在科舉考試中落第,想要到隴右住一段時間。這一天走出開遠門數十里的地方,抵達偏遠的一家客店,正準備進去休息,恰在這時,遇到一個武官騎馬而來,隨從有幾十人。這個武官長得很像裴璞,他見到韋元方好像也認識他,就急忙下馬迴避,進入茶坊的小屋子裡,垂下帘子,隨從在帘子外邊的凳子上散坐。韋元方感到很奇怪,也跟着進了那個茶坊,掀開帘子逬了小屋,一看確實是裴璞

韋元方走出開遠門數十里的地方,抵達偏遠的一家客店(示意圖片:[北宋] 張擇端 畫卷局部)
韋元方走出開遠門數十里的地方,抵達偏遠的一家客店(示意圖片:[北宋] 張擇端 畫卷局部)

韋元方非常驚奇,行禮道:“表兄離開人間,又任武職,帶着隨從這樣威武。”裴璞說:“我現在陰間做官,職責是管理陰兵,所以一身武官的裝束。”

韋元方問:“做什麼官?”

裴璞說:“隴右三川掠剩使。”

韋元方說:“主管什麼?”

裴璞說:“我主管人世間的財產,人要有多餘的財產就把它掠走。”

韋元方說:“什麼是多餘的財產? ”

裴璞說:“人有做買賣的、乞討的,命運的安排是恰好的,忽然遇到稀少缺乏的貨物,或精於算計所得,這就是命中之外的財物,即所說的剩,所以要奪走。”

韋元方說:“你怎麼知道是多餘的財產而掠奪走呢?”

裴璞說:“活着的人喝一口水吃一口飯,都是前生所註定的,更不用說是財寶了。陰司所登記的,人所獲得的財物是有限定的,得到的超過了登記簿上的,陰司的官吏寫一張狀子,我們就去掠奪。”

韋元方問道:“所謂掠奪,是直接從他們的口袋裡掠奪,還是從他們的腰包里去偷?”

裴璞說:“不是。如果是命中該有的,都會一一地得到;如果是命中之外所得到的財物,會被我們搬運走,或讓他虛耗,或讓他遭受橫禍,或買賣物品達不到正常價格,與這人本身沒什麼關係。從我出生時,就常聽人說商人辛勤能得財,農民辛勤能得谷,士子辛勤能得祿。只是嘆息那些不辛勤的人什麼也得不到。翻船的商人,大旱之年的農民,屢屢落空的士子,難道是他們不辛勤嗎?我現在知道,勤勞是德的基礎,使人為善的根本在於教育。德行就是善良啊,善良應作為自己遵循的準則。德行夠了,才能發財做官。今天你遇到我,也是前生註定的,你應該得到白銀二斤,如果超過這個錢數,還要給你掠奪走,所以不能多給你。你這次出行,在岐地收穫比較豐厚,而在邠州收穫很少,在涇地什麼也得不到,在各方鎮也很一般。人生都是命中注定的,時運不一樣,靜觀其變,不要性急而與人爭權奪利,努力吧!我還有公事,必須要到城裡去,陰間的定數,不要違背逾越。”裴璞於是給他白銀二斤,作揖後上馬。

農民(圖片:出自 [清] 陳枚繪《耕織圖》)
農民(圖片:出自 [清] 陳枚繪《耕織圖》)

韋元方一再懇求說:“我們闊別多年,忽然在這裡相遇,還沒有說幾句貼心話,現又要陰陽相隔,為什麼馬上就要走呢?”

裴璞說:“我們的官署設在汧水隴山一帶,吐蕃要到這裡來,擔心他們的侵犯,要與陰間京兆尹共 同商議會盟。這雖然不是深謀遠慮,暫時可以紓解戰爭的災難,也可以大體上安定邊疆。他們的戰馬已經準備好了,離要來的日期已經不遠了,不及早謀劃就來不及了,告辭!告辭! ”

他們騎馬走了幾里,就什麼都看不見了。韋元方回頭看他蹭送的東西,確實是真的白銀。韋元方心裡很悵然,一路西去,經歷的事情和裴璞跟他預告的一絲不差。心想:那些樂天知命的人,大概早已知道其中的道理了。

不久,吐谷渾與吐蕃騷動,朝廷知道此事,又擔心他們叛亂,想讓大臣解決這件事,就讓宰相去會盟,崔相國不想親臨邊境,於是簽訂城下之盟。最後都如裴璞所言。

事據《玄怪錄》卷3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台
美國聯播網
粵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