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義烏全市停電連路燈都不開
浙江省義烏全市停電連路燈都不開(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中國多地限電停產 專家揭中共人為操作 背後有不良目的

【希望之聲2020年12月20日】(本台記者王倩綜合報導)繼江西和廣西等地近日緊急限電停產,19日國家電網又宣布,為了應對用電量大增,國網湖南公司開始全面進入戰時狀態,將進行電力調度、限制用電。限電已經嚴重影響企業生產和居民生活。不只是湖南,這個月以來,包括浙江、江西、湖北、廣西、河北、重慶和北京等地,也都相繼以所謂“用電創新高”的理由限制用電。對此,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認為中共當局有人為操作在裡面,別有不良目的。

實為漲價做準備 苦了百姓

王維洛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其實並不缺電,中國這一次的停電目的,是為下一次的電費漲價做輿論準備的,根本不是澳大利亞進口煤炭價格漲了,何況中國自己也不缺煤。也不是俄羅斯電力公司,將停止供應中國30億度電的影響,因為兩個國家不能簽約後隨便違約,得要付高額違約金的。

王維洛說:“中國發電機的裝機無論是火電的、還是水電的、還是風電的、還是太陽能的、都是剩餘的,過剩的。而且中國的所有的發電機它的使用的效率都是很低的,低於國際的平均水平,就是說他連百分之五十都不到。中國的發電的裝機容量,他都用一半的,閑一半的。三峽大壩上面還有四座大壩,相當於兩座三峽大壩。中國的風力發的電量很大的,都放棄的,都棄電的,中國的那個核能也不滿載的。你就看他下面緊接的就是漲價,他這就是為漲價來服務的,以前的時侯老說“中國電老虎停電了”,後來把電價給加上去了。否則的話他沒有這一個措施,他一漲價老百姓就叫(叫苦連天),肯定叫。老百姓是要在有電和沒電之間你選擇,有電是要漲價,沒電就是你這麼受着。那麼我可以告訴大家的,中國這一次的停電是為下一次的電費漲價做輿論準備的,就是這麼一個目的。你看着他明年漲不漲?他漲了他的GDP不就上去了!”

越來越多的南方省市先後以“避峰讓電”、“有序用電工作”為名,陸續執行“拉閘限電”的強制措施。在“拉閘限電”後,很多地區的寫字樓員工,需要爬二三十層樓上班。一些地方醫院,還因為突然停電,造成重要醫療設備無法運作,陷入一片混亂。最近浙江義烏當局更對當地企業發出停電通知,實施嚴格的“限電令”,“開三停一”(每開業三天,就要停電一天)、“開二停二”甚至“開一停四”,讓小商販還有正在趕工交貨的企業苦不堪言。

王維洛認為,中國現在的社會發展到一個完全是依賴於電力的階段了,工廠當老闆的就怕限電停產,造成一些貨品不得不延遲出貨,甚至取消訂單。

他說:“為什麼叫電老虎?為什麼叫電老虎,就是他可能拉閘,他拉完閘以後他的這個錢掙的越多而不是越少。這就是一種壟斷。壟斷就是靠這個的,我給你就給你,我不給你就不給你的。那你要說現在是用電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你中國的用電的高峰不在冬季,在夏季。中國南方是沒有供暖的。浙江用電,你去看看浙江那幾個水電站現在都是最高水位的,就是在義烏旁邊的,那個水位現在是最高的。水庫它要水放點它就是電,對不對?他就是不放,他放幹什麼?你求我的時候。什麼叫壟斷?什麼叫壟斷,這個就是壟斷。你說李鵬家這個家族它的利益所在,他的權力所在,他說他掌控了中國的能源,那你說能源掌控有什麼權力呀?他的這個權力就是說我給你的時候就給你,我不給你的時候就不給你,他現在所有的這個準備就是為漲價準備的。
”

官方謊稱“停電節能” 打擊國內最弱群體

另外有官方媒體說,擴大停電也是為了響應節能減排的國際義務,王維洛認為靠停電節能,是不可能的,而中國號稱自己是發展中國家,所以在巴黎協會上中國沒有承擔任何減排的任務,中國的排放總量一直是不斷在增長的,受到停電打擊的都是那些國內最弱的群體。

王維洛說:“節能就說因為你是浪費了以後才有節能,對不對?你限電不是說是節能,你不能節能的,你中國造這麼多高樓,你讓人家爬上去不用電梯你這是節能嗎?這不是節能節能是在提高效率上。從總量來說,中國是發展中國家,所以他們對他減排總量沒有要求,他現在減排減的都是那些私營企業的一些小企業,國營的大企業他沒有減的、也沒有限他的電,對不對?老百姓的那個房子他限電了,我們領導的他也沒限哪,胡錫進他們家也沒限電哪、也沒停他家的電哪,這個關係就是說你永遠打擊是那些最弱的那個群體,而最弱的那個群體他也是排放最少的一個群體。”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王倩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台
美國聯播網
粵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