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三公民记者查“中共病毒”疫情真相被抓
中国公民记者方斌(中)、陈秋实(右)和李泽华(左),因揭露武汉“中共病毒”疫情真相被抓。(图片来源:网络合成)

中国新闻自由前途黯淡 公民记者成“时事英雄”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23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世界两大记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和“无国界记者”日前相继出台了年度调查报告,中共当局在两个报告中都因逮捕、监禁记者人数最多而成为迫害新闻工作者最严重的国家。近年来,中国新闻自由前景日益黯淡,言论审查愈加严苛,更因今年疫情问题钳制言论达到高峰。如今中国的调查记者凤毛麟角,但方斌陈秋实张展公民记者却在危难时挺身而出成了“时事英雄”。有分析称,即使中国现在环境严酷,但今后仍会有充满正义感的公民记者涌现。

中共日前获得了世界两大记者组织一致认可的“第一”,成为全球迫害记者最严重的国家。无国界记者的报告显示,中共政府在2020年抓捕了117名记者,其中三分之一为公民记者。多名曾前往武汉报导疫情的公民记者仍然在押、面临受审或被失踪。

就在报告出台后不久,出版多本有关中国人权书籍的《纽约时报》前记者杜斌被捕。在杜斌之前,北京官方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拘留了一名彭博社的中国员工范若伊。

近年来,中共对记者的打压变本加厉。不但中国大陆,北京通过《港区国安法》后,包括纽约时报等外媒都搬离了香港,一些NGO纷纷出走迁往台湾。在中国的外国记者更是胆战心惊,今年8月,在中共央视海外分部中国环球电视网任职的澳籍华人成蕾被捕。中共国安随后前往ABC驻华记者Bill Birtles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驻华记者Michael Smith两人的住所,两人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躲避数天。在澳大利亚外交官员与中共官员进行谈判后,允许两人在同意接受面谈后离开中国。

面对逃回澳州惊魂未定的两名澳洲记者,ABC中国分社的前社长马修(Matthew Carney)决定将自己深藏一段2年多的恐怖回忆披露出来。马修说,自己在北京任职的2年多时间里,常常被北京官员请去“喝茶”,“北京当局监控、刁难,还有人远距离监视我的手机、信箱。” 他表示自己将这些事情说出来,是想表达(试图证实)中共政府是否在2018年就开始用这些手段去威胁澳大利亚驻华记者。

记者“无冕之王”的权力是一个国家新闻自由程度的直接象征。在中共体制下,记者重要性更为明显,对普通百姓来说,记者是监督和制约政府公权力的最好工具。但在中共之下,媒体姓党,记者的作用已沦为笔杆子。近年来,不难见到记者转行下海经商等新闻。

中共在打压记者时往往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舆论认为该记者犯了通敌叛国的“危害国家安全”或“泄露国家秘密”。事实上,这也是中共的舆论引导的一部分。

曾任《南方周末》编辑部主任、深谙中共宣传体系的旅德资深时政评论作家长平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在宣传中,将引导舆论运用的相当成熟,它不仅决定人们想什么,而且要求人们怎么想。通过舆论引导,舆论审查的要义就不再只是信息的封锁,而是对信息解释权的争夺。夺得到信息的解释权,中共就不像想象的那样害怕更多的信息进入。同时中国也在输出对于信息的解释,关于中国的特殊性和中国模式。“主旋律”、“主流意识形态”、“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正确集体记忆”等。在中共的话语体系中,上访就是闹事、上街就是骚乱、揭露就是造谣、理论就是煽动、批评就是颠覆、一提美国就是卖国、一说台湾就是分裂、维权就是抗法、反抗就是暴乱。

去年12月,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中共官方隐瞒疫情并且打压吹哨人,令百姓怨声载道。在此情况下,催生了方斌陈秋实张展、李泽华等公民记者,他们在武汉冒着失去自由的危险,将封城后的武汉疫情传递给外界。而4个人随后都被当局抓捕,除李泽华获释外,其他3人或是失踪或被关押等待开庭。

英文网站“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编辑曹雅学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对记者的打压始终没有停止过。90年代到2000年头10年,市场化媒体还有一些空间的时候,后来一些大的网络门户也有自己的记者的时候。我们不断看到有好的媒体、好的记者,在中国有相当的新闻的空间。但是每一次事件都会有一个打压的,像割韭菜一样,这样慢慢地就销声匿迹了。今年有三分之一记录下来的被抓的记者都是公民记者。也就是说他们都不属于任何媒体。

曹雅学称,方斌张展陈秋实都是时事英雄。疫情发生了,他们感到有一个驱动,有一个责任,他们就去了。所以我们永远会看到这样的公民记者。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危险,即使气氛严酷他们也要站出来。“我相信中国那么多的人口当中,在特殊的时候,总会有人站出来去彰显人性的勇敢和高贵。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带上他们的一点高贵性。”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