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唐朝盧杞不當神仙當宰相 害忠良留罵名死後遭惡報(示意圖片:出自圖本《閻羅王授記經》,法國國家圖書館收藏)
唐朝盧杞不當神仙當宰相 害忠良留罵名死後遭惡報(示意圖片:出自圖本《閻羅王授記經》,法國國家圖書館收藏)

不當神仙當宰相 元朝人胡母迪道盧杞死後實情

【希望之聲2021年4月3日】(作者:慧明)唐德宗時期的大奸相盧杞,曾經是有仙緣的人,他擁有一次成仙的機遇,可他卻選擇沉淪於人世當宰相。史書中說他“體陋甚,鬼貌藍色”,連大唐名將郭子儀在見過盧杞之後,也說他“形陋而心險”。他居相位期間,曾先後陷害楊炎崔寧張鎰顏真卿杜佑等人。此外,他還橫徵暴斂、搜括民財以充軍需,導致民怨沸騰。

由於盧杞倒行逆施,迫害忠良,朝中大臣紛紛彈劾盧杞,德宗礙於朝議,貶盧杞為新州(今廣東新興)司馬。之後德宗又想起用盧杞,大臣堅決反對,於是德宗只得徙盧杞為澧州(今湖南澧縣)別駕,盧杞在去往灃州的路上患病,走到嘉魚停下養病,死後葬於嘉魚王家灣。那麼盧杞死後結果怎樣呢?這可能也是很多人關心的話題。

在明朝馮夢龍所著《喻世明言》的《游酆都胡母迪吟詩》中,描述了元順宗至元初年,錦城有一秀才,複姓胡母,名迪,被閻羅王請到酆都森羅殿做客,親眼見證了世間歷代大惡人在那裡所受諸般懲罰,其中就有盧杞,那地獄之苦可是無窮無盡。

一日,胡母迪獨酌小軒之中。飲至半酣,讀得《秦檜東窗傳》,讀未畢,不覺赫然大怒,氣涌如山,大罵奸臣不絕。再抽一書觀看,乃《文文山丞相遺稿》,朗誦了一遍,心上愈加不平,拍案大叫道:“如此忠義之人,偏教他殺身絕嗣,皇天,皇天,好沒分曉!”悶上心來,再取酒痛飲,至於大醉。磨起墨來,取筆題詩四句於《東窗傳》上,詩云:長腳邪臣長舌妻,忍將忠孝苦誅夷。

愚生若得閻羅做,剝此奸雄萬劫皮!吟了數遍,撇開一邊。再將文丞相集上,也題四句:

只手擎天志已違,帶間遺贊日爭輝。

獨憐血胤同時盡,飄泊忠魂何處歸?

吟罷,餘興未盡,再題四句於後:

檜賊姦邪得善終,羨他孫子顯榮同。

文山酷死兼無後,天道何曾識佞忠!

寫罷擲筆,再吟數過,覺得酒力湧上,和衣就寢。俄見皂衣二吏,至前揖道:“閻君命仆等相邀,君宜速往。”

胡母迪正在醉中,不知閻君為誰,答道:“吾與閻君素昧平生,今見召,何也?”皂衣吏笑道:“君到彼自知,不勞詳問。”胡母迪方欲再拒,被二吏挾之而行。

離城約行數里,乃荒郊之地,煙雨霏微,如深秋景象。再行數里,望見城郭,居人亦稠密,往來貿易不絕,如市廛之狀。行到城門,見榜額乃“酆都”二字,迪才省得是陰府。業已至此,無可奈何。既入城,則有殿宇崢嶸,朱門高敞,題曰“曜靈之府”,門外守者甚嚴。皂衣吏令一人為伴,一人先入。少頃復出,招迪曰:“閻君召子。”迪乃隨吏入門,行至殿前,榜曰“森羅殿”。殿上王者,袞衣冕旒,類人間神廟中繪塑神像。左右列神吏六人,綠袍皂履,高襆廣帶,各執文簿。階下侍立百餘人,有牛頭馬面,長喙朱發,猙獰可畏。

殿上王者,袞衣冕旒,類人間神廟中繪塑神像(圖片:清代繪畫)
殿上王者,袞衣冕旒,類人間神廟中繪塑神像(圖片:清代繪畫)

胡母迪稽顙於階下,冥王問道:“子即胡母迪耶?”

胡母迪頓首道:“承神君指教,開示愚蒙,如撥雲見日,不勝快幸。但愚民但據生前之苦樂,安知身後之果報哉?以此冥冥不可見之事,欲人趨善而避惡,如風聲水月,無所忌憚。宜乎惡人之多,而善人之少也。賤子不才,願得遍游地獄,盡觀惡報,傳語人間,使知儆懼自修,未審允否?”冥王點頭道是,即呼綠衣吏,以一白簡書云:“右仰普掠獄官,即啟狴牢,引此儒生,遍觀泉扃報應,毋得違錯。”

吏領命,引胡母迪從西廊而進。過殿後三里許,有石垣高數仞,以生鐵為門,題曰“普掠之獄”。吏將門鈈叩三下,俄頃門開,夜叉數輩突出,將欲擒迪。吏叱道:“此儒生也,無罪。”便將閻君所書白簡,教他看了。夜叉道:“吾輩只道罪鬼入獄,不知公是書生,幸勿見怪。”乃揖迪而入。其中廣袤五十餘里,日光慘淡,風氣蕭然。四圍門牌,皆榜名額:東曰“風雷之獄”,南曰“火車之獄”,西曰“金剛之獄”,北曰“溟冷之獄”。男女荷鐵枷者千餘人。

又至一小門,則見男子二十餘人,皆被發裸體,以巨釘釘其手足於鐵床之上,項荷鐵枷,舉身皆刀杖痕,膿血腥穢不可近。旁一婦人,裳而無衣,罩於鐵籠中。一夜叉以沸湯澆之,皮肉潰爛,號呼之聲不絕。綠衣吏指鐵床上三人,對胡母迪說道:“此即秦檜、万俟卨、王浚。這鐵籠中婦人,即檜妻長舌王氏也。其他數人,乃章惇、蔡京父子、王黼、朱勔、耿南仲、丁大全、韓侂胄、史彌遠、賈似道,皆其同奸黨惡之徒。王遣施刑,令君觀之。”即驅檜等至風雷之獄,縛於銅柱,一卒以鞭扣其環,即有風刀亂至,繞刺其身,檜等體如篩底。良久,震雷一聲,擊其身如齏粉,血流凝地。少頃,惡風盤旋,吹其骨肉,復聚為人形。

吏向迪道:“此震擊者陰雷也,吹者業風也。”又呼卒驅至金剛、火車、溟冷等獄,將檜等受刑尤甚,飢則食以鐵丸,渴則飲以銅汁。吏說道:“此曹凡三日,則遍歷諸獄,受諸苦楚。三年之後,變為牛、羊、犬、豕,生於世間,為人宰殺,剝皮食肉。其妻亦為牝豕,食人不潔,臨終亦不免刀烹之苦。今此眾已為畜類於世五十餘次了。”迪問道:“其罪何時可脫?”吏答道:“除是天地重複混沌,方得開除耳。”

復引迪到西垣一小門,題曰“奸回之獄”。荷桎梏者百餘人,舉身插刀,渾類蝟形。迪問:“此輩皆何等人?”吏答道:“是皆歷代將相、奸回黨惡、欺君罔上,蠹國害民,如梁冀、董卓、盧杞、李林甫之流,皆在其中。每三日,亦與秦檜等同受其刑。三年後,變為畜類,皆同檜也。”

地獄景象(圖片:出自圖本《閻羅王授記經》,法國國家圖書館收藏)
地獄景象(圖片:出自圖本《閻羅王授記經》,法國國家圖書館收藏)

復至南垣一小門,題曰“不忠內臣之獄”。內有牝牛數百,皆以鐵索貫鼻,繫於鐵柱,四圍以火炙之。迪問道:“牛,畜類也,何罪而致是耶?”吏搖手道:“君勿言,姑俟觀之。”即呼獄卒,以巨扇拂火,須臾烈焰亘天,皆不勝其苦,哮吼躑躅,皮肉焦爛。良久,大震一聲,皮忽綻裂,其中突出個人來。視之俱無須髯,寺人也。吏呼夜叉擲於鑊湯中烹之,但見皮肉消融,止存白骨。少頃,復以冷水沃之,白骨相聚,仍復人形。吏指道:“此皆歷代宦官,秦之趙高,漢之十常侍,唐之李輔國、仇士良、王守澄、田令孜,宋童貫之徒,從小長養禁中,錦衣玉食,欺誘人主,妒害忠良,濁亂海內。今受此報,累劫無已。”

復至東壁,男女數千人,皆裸體跣足,或烹剝刳心,或烹燒舂磨,哀呼之聲,徹聞數里。吏指道:“此皆在生時為官為吏,貪財枉法,刻薄害人,及不孝不友,悖負師長,不仁不義,故受此報。”迪見之大喜,嘆曰:“今日方知天地無私,鬼神明察,吾一生不平之氣始出矣。”吏指北面云:“此去一獄,皆僧尼哄騙人財,姦淫作惡者。又一獄,皆淫婦、妒婦、逆婦、狠婦等輩。”迪答道:“果報之事,吾已悉知,不消去看了。”吏笑攜迪手偕出,仍入森羅殿。迪再拜,叩首稱謝,呈詩四句。詩曰:

權奸當道任恣睢,果報原來總不虛。

冥獄試看刑法慘,應知今日悔當初。

迪又道:“奸回受報,仆已目擊,信不誣矣。其他忠臣義士,在於何所?願希一見,以適鄙懷,不勝欣幸。”冥王俯首而思,良久,乃曰:“諸公皆生人道,為王公大人,享受天祿。壽滿天年,仍還原所,以俟緣會,又復托生。子既求見,吾躬導之。”於是登輿而前,分付從者,引迪後隨。

行五里許,但見瓊樓玉殿,碧瓦參橫,朱牌金字,題曰“天爵之府”。既入,有仙童數百,皆衣紫綃之衣,懸丹霞玉珇,執彩幢絳節,持羽葆花旌,雲氣繽紛,天花飛舞,龍吟鳳吹,仙樂鏗鏘,異香馥郁,襲人不散。殿上坐者百餘人,頭帶通天之冠,身穿雲錦之衣,足躡朱霓之履,玉珂瓊珇,光彩射人。絳綃玉女五百餘人,或執五明之扇,或捧八寶之盂,環侍左右。見冥王來,各各降階迎迓,賓主禮畢,分東西而坐。仙童獻茶已畢,冥王述胡母迪來意,命迪致拜。諸公皆答之盡禮,同聲贊道:“先生可謂仁者,能好人,能惡人矣。”乃別具席於下,命迪坐。迪謙讓再三不敢。

群仙圖(圖片:清代繪畫)
群仙圖(圖片:清代繪畫)

王曰:“諸公以子斯文,能持正論,故加優禮,何用苦辭!”迪乃揖謝而坐。冥王拱手道:“座上皆歷代忠良之臣,節義之士,在陽則流芳史冊,在陰則享受天樂。每遇明君治世,則生為王侯將相,扶持江山,功施社稷。今天運將轉,不過數十年,真人當出,撥亂反正。諸公行且先後出世,為創功立業之名臣矣。”迪即席又呈詩四句。詩曰:

時從窗下閱遺編,每恨忠良福不全。

目擊冥司天爵貴,皇天端不負名賢。

諸公皆舉手稱謝。冥王道:“子觀善惡報應,忠佞分別不爽。假令子為閻羅,恐不能復有所加耳。”迪離席下拜謝罪。諸公齊聲道:“此生好善嫉惡,出於至性,不覺見之吟詠,不足深怪。”冥王大笑道:“諸公之言是也。”迪又拜問道:“仆尚有所疑,求神君剖示。仆自小苦志讀書,並無大過,何一生無科第之分?豈非前生有罪業乎?”冥王道:“方今胡元世界,天地反覆。子秉性剛直,命中無夷狄之緣,不應為其臣子。某冥任將滿,想子善善惡惡,正堪此職。某當奏知天廷,薦子以自代。子暫回陽世,以享余齡,更十餘年後,耑當奉迎耳。”言畢,即命朱衣二吏送迪還家。迪大悅,再拜稱謝,及辭諸公而出。

約行十餘里,只見天色漸明,朱衣吏指向迪道:“日出之處,即君家也。”迪挽住二吏之衣,欲延歸謝之,二吏堅卻不允。迪再三挽留,不覺失手,二吏已不見了。迪即展臂而寤,殘燈未滅,日光已射窗紙矣。

迪自此絕意干進,修身樂道。再二十三年,壽六十六,一日午後,忽見冥吏持牒來,迎迪赴任。車馬儀從,儼若王者。是夜迪遂卒。又十年,元祚遂傾,天下仍歸於中國,天爵府諸公已知出世為卿相矣。後人有詩云:王法昭昭猶有漏,冥司隱隱更無私。不須親見酆都景,但請時吟胡母詩。

盧杞原本可以成仙,可他卻為名利所誘,選擇了做宰相,更造下無數惡業。“除是天地重複混沌,方得開除耳。”這漫長的地獄之苦何時能了?這報應也說明了因果不虛!

參考文獻

〔五代後晉〕劉昫:《舊唐書》卷一百三十五 列傳第八十五盧杞

〔明〕馮夢龍:《喻世明言》第三十二卷《游酆都胡母迪吟詩》

責任編輯:古風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台
美國聯播網
粵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