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武汉祭祀鲜花价格暴涨仍一支难求,不禁令人感叹武汉疫情的惨烈,官方报导激起民愤。(图片来源:推特)
武汉祭祀鲜花价格暴涨仍一支难求,不禁令人感叹武汉疫情的惨烈,官方报导激起民愤。(图片来源:推特)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多少武汉人死于疫情?祭祀鲜花价格暴涨仍一支难求

【希望之声2021年2月13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武汉有大年初一给刚刚过去的一年中去世的亲人上香的习俗,今年的武汉鲜花价格大涨,各大花店仍然卖断货,不禁令人感叹武汉疫情的惨烈。但中共官媒却丧事喜报,激起民愤。

原中共党校教授蔡霞今日(2月13日)发推文说:“2020春节彻底改变了武汉人湖北人传统的喜庆氛围,从此后,对于武汉人和湖北人来说,年年岁岁春节到,岁岁年年断肠日。”

推文下附上了很多网友的微博截图:

“武汉有习俗‘烧清香’,大年初一要去前一年去世的人家里上香。昨天晚上出去的时候,路上好多人,停车场排满了车,都堵车了,菊花都要抢,价都不还,白菊黄菊都没了,后来在循礼门买的180的散菊花再找人加工扎起来,算便宜了。去年武汉太多人走了,人生这事怎么说呢。”

“出门上清香,还好11点就直接动身去了花市,之后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说武汉买不到花了。去年武汉走了好多人,大多数丧事都办得仓促又从简。今年出来出门上新香得格外多,凌晨12点的武汉竟堵出了晚高峰的感觉。一场默契的,无声又虔诚的告别。”

“早上爷爷去给老同学家‘烧清香’。回来后一阵感慨,今年满街没有买到菊花,说是武汉的大供应商都断供了。这也间接反映了武汉去年的悲惨。”

“没想到一大早根本没有菊花卖了,听说昨晚就已经断货了。菊花得碰运气再就是靠抢了。对武汉人来说真是惨痛的记忆。”

网友“郭子”也在推特上发文介绍了今年武汉这一情形:“武汉人有一个习俗,在亲戚朋友去世的第一年,都会在大年初一的零点去上柱香,而经历过去年疫情的武汉,出现这种大堵车,可想而知去年武汉的惨烈,很悲哀,也很无奈。”

有网友回复说:“不知道那位追着妈妈灵车哭喊的姑娘是否安好; 还有那位直接在家门口街上哭到‘我没有了爸爸…’的孩子在过去的一年里怎样了; 我也希望那位怀抱一家三口合家欢说去找爸妈的小女孩变成天使会爸妈, 可我们人间从那时起失去这一家呀!如果武汉黑灯一小时的话, 那些成堆的手机机主, 会找到回家的路吧”

大陆官方媒体也报导了武汉鲜花卖断的消息,《湖北经视》报导,一家花店老板表示,自己开了30年的花店,往年新年虽然生意也比较好,但是从来没有今年场景火爆,只要是鲜花,不管什么品种摆上去不一会就会被顾客买走。

《湖北日报》报导说,因需求量太大,武汉鲜花的价格近期持续上涨,年宵花等绿植无货可卖,以往常见的银柳甚至要“限购”。

每年的正月十五之前,都是年宵花的销售旺季。令人意外的是,今年的旺季才刚开头,花市里卖绿植的店铺就基本“空了”,店主们纷纷表示已无花可卖。

官方报导对此的解释是“市民买花寓意要牛气冲天”,“武汉防控十分有力,市场需求特别旺盛”。官媒文章的最后一句“今年过年,您家买花了吗?”更是引发网民的愤怒:

“去年的今天是什么日子?买的是什么花?为什么官媒不提花店脱销与武汉市民烧清香的祭奠习俗有关?这样残忍地亵渎人们的悲情,这么恶心地去讨好权力,记者难道是说武汉人兴高采烈地买菊花是在祝贺家人死了吗?丧事喜办都说不出口,只能说你们是丧尽天良!”

“无耻到了极点的龚(共)宣。我可以百分百预言,在这个变态扭曲到了极致的社会里,下一场的灾难正在某个角落里酝酿,并将很快降临到新一批的受害者头上。”

2019年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最先在武汉爆发。李文亮等8位医生曾经透过社交平台提醒人们武汉出现了类似萨斯的传染病,却被中共当局污蔑为“造谣者”,遭到打压训诫。为了宣扬所谓“大好形势”,官方还组织举办“万家宴”,更加速了疫情传播。最后导致疫情大爆发,并迅速蔓延全球。

官方称武汉有3800多人死于疫情,但去年6月,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学者联合发表调查报告,综合和分析了大量资料,包括中共政府公布的数据、官方和非官方媒体报导、社媒信息,以及武汉火葬场发出的骨灰盒数量等,得出结论:武汉因这次疫情死亡的人数是政府公布的10倍以上。

中国网民以焚化炉数量推算,武汉7座殡仪馆84个火化炉,假设65炉可正常工作,每具遗体火化按1小时计算,每天24小时运转,每天可火化1560具遗体。扣除每天大约200人正常死亡。按照30天计算的死亡人数是46800人。也是政府公布数据的10倍以上。

去年9月2日(黄历七月十五)“鬼节”时,武汉街头到处是蹲在路边烧纸祭奠亡灵的身影和一堆堆残留的纸灰,市民感叹烧纸都占不到位。

延伸阅读:

多少武汉人死于疫情成谜 市民叹鬼节烧纸都占不到位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