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当你烧香拜佛的时候 你知道神佛是怎么想的吗(图片:[清] 陈枚《耕织图‧祭神》)
当你烧香拜佛的时候 你知道神佛是怎么想的吗(图片:[清] 陈枚《耕织图‧祭神》)

当你烧香拜佛时 你知道神佛是怎么想的吗?

【希望之声2021年3月20日】(作者:慧明)河南某地有一座城隍庙,庙里的城隍神非常灵验,有求必应,因此远近闻名。开始人们并不知道这个庙里的城隍神姓唐。夏天的某一天,相传是城隍神的生日,每到这天方圆数百里的人都不辞辛苦赶来朝拜。庙堂并不宽敞,一时间,祈求得到福祥的、求去灾邪的、还愿酬神的,接踵而至。

城隍庙里香烟萦绕,烛火不断。前面的人刚将香烛点燃插入鼎炉,后面的人立刻把它们拔掉插上自己的。跪拜的也不能跪拜,一跪下别人就要踩到肩上;叩头的也没法叩,一叩头别人就从头顶上越过去。一时人群拥挤堵塞,后面的人也没法前进,只能看着神座点头示意罢了。庙外边有摆摊卖杂货的小贩和表演的街头艺人等等,更是熙熙攘攘,走走逛逛,流连不散,全都背贴背而行,侧身而站,气嘘成云,汗挥致雨。

烧香 (图片: pixabay)
烧香 (图片: pixabay)

在郡城外面,有一老翁开了个小酒馆,以卖酒为主,同时也顺便卖茶水。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位衣着整洁、气质不凡的读书人来到他的小酒馆里独自喝上几杯。喝完酒又会喝点茶,一整天都待在那里。过一段时间,等祭神的活动即将结束的时候,那位读书人也就消失不见了。但来年的这个时候他又会在酒馆出现,没有一次错过的。卖酒老翁觉得很纳闷,便问那读书人姓什么,读书人说姓唐。时间一长,两人也渐渐熟悉,谈及古今典籍,读书人都非常熟悉。卖酒老翁本来读书不多,而且乐于做好事,两人互相敬慕,常谈得十分投机,不知疲倦。

这天,老翁喝了点酒,带有几分醉意。这时恰巧读书人又来了,老翁就试探着问他:“看您的样子,像是城市里入乡学的读书人。最近郡城中祭神,准备了盛会,珠绣耀眼,笙乐充耳,人人都争前恐后地过去拜神,而您反而在郊外游玩,来我这个小店喝酒。过了十来天,您就离开,一别又将是一年。年年如此,老夫我很不理解,大胆地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读书人听了老翁的话,忽然叹息道:“你我的缘份大概也到此为止了吧!凡事都有定数。我其实并不是人,我就是那庙堂里的神。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你这里,也是为了避开那些喧嚣,哪里是真的学当年平原君,欢饮十日呢?”老翁听了他这番话觉得很惊讶,怀疑他是在开玩笑,接着又问道:“人们都认为神能显灵,保佑帮助他们,所以才纷纷来到神殿,不惜消耗人力物力,就是为了给神祝寿,而神却避开他们出游,难道是那些人心不诚么?人与神虽然有区别,但也不会超越常理呀,你可不能骗我这老头啊。”

书生笑着说:“我为什么要骗你呢?人与神之间靠的是心灵感应,重要的是要有诚意,并不在乎用什么草根树皮夹杂檀屑当作馨香来祭拜。像老伯这样明事理又虔诚的人,每逢祭神日,总会在无人的地方拜三拜,又何时亲自去过庙堂呢,我这不是也降福给你了么?”老翁听了这番话,感到很惊讶。原来老翁因为小酒馆缺人手,所以不能离开,但内心又非常感激神的庇护,所以每次独自拜神的时候别人都不知道。老翁相信了书生真的是神,准备跪拜行礼。

书生阻止了他,说:“别这样。我在这儿躲避,实在是因为有些事情忍受不了。来祭神的人不是都有诚意,大多有很强的私心,我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些人嘈杂纷扰,不在乎男女有别,有的又丢下手上的工作专门跑过来,亲眼目睹之后更有所不能忍耐。何况这些人,在这炎暑之日,汗出如蒸,衣服都被浸透了,长年不洗的污垢随着汗臭弥漫开来,再加上熏香的味道,谁闻了不捂住鼻子啊?还有一阵一阵的异味,谁能忍受得了?”

老翁相信了书生真的是神,准备跪拜行礼,书生阻止了他(示意图片: [明] 文伯仁画作局部)
老翁相信书生真的是神,准备跪拜行礼,却被书生阻止(示意图片:〔明〕文伯仁画作局部)

话还没说完,老翁也咧嘴笑了,说:“是的,确实如此。”书生说:“还远远不止这些,这种情况还能够忍一忍。最可恶的是妇人女子,不遵守闺阁中的礼法,觉得焚香礼拜可以讨好神灵,求取福祥。她们涂脂抹粉,穿着鲜艳的衣服,打扮的花枝招展,反而更容易让别人有非分之想,也避免不了藏污纳垢。登阶入殿,瞻仰神像,揭开帷帐,我真的难以忍受她们。白头发的老婆婆还可以原谅,那些年轻的女子真的最让人难以忍受!前一天晚上和男人共度良宵后,难免春藏玉洞(指怀孕),又没有到绝经的年龄,难保月浸鸿沟(指来例假),神都是非常惧怕反感这些东西的。而那些农村妇女,穿着麻纻织成的裙衫,上面难免会沾上小孩的粪便污渍,本来就脏兮兮的也不爱洗澡,她们身上的味道又和那些男人身上的味道混在一起,我看只有木头人能忍受这些吧。有神像的地方就意味着有神明,这些东西,就算是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神难道就能承受这一切了么?”

说完又对老翁说:“你有善心,寿命应该再加十年。考虑到你是我朋友的情谊,十年之后,我一定叫急行传信的人来召唤你。城隍庙中东堂有判官的职位,到那时应当会更换,其中一位就是你坐的地方。”说完,拿出一锭银子,说:“用这付几天来的酒钱。只要替我宣扬这些话,我就非常感激了。并且凡是立庙祭祀的神灵,也会赐你福祥。”老翁还要问些什么,一转眼,神竟不见了踪影。

长白浩歌子如是说:“偏偏那些女人们啊,是最喜欢去寻神入庙的了,但却不知道神已经非常反感她们的到来了。每次有各种集会的时候,她们总是呼朋唤友熙熙攘攘地结伴而来,真不知有几百上千人呢。就算是像西施这样的美女,如果沾上污秽,人们也要捂着鼻子走的,更何况这些女人身上的阴浊气和她们妖艳的模样,早就让神明避之唯恐不及。这个样子来祈福,不是太难了么!以前京西有位异僧,削了二颗大石球,每天一早就登上山峰,从山顶将石球推下,一直滚到山脚。然后下山把石球捡起来,再登上山顶从上面推下来,每天如此。人们因此都说他是‘魔’。但钦慕他道行的人还是接踵而来。这位异僧对男子都是以礼相待,唯独对女流之辈都是开口谩骂:‘没家法!抛头露面。不就是想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哪里是真的为了我而来!’品一品异僧的话,就能知道城隍神这么做,心里其实还有更反感的东西,并不仅仅是因为不能忍受那些异味而已。”

由此看来古代皇帝祭天、高僧诵经前,都要沐浴更衣,以示虔诚敬重。寺庙乃佛门清净之地,是供奉佛、菩萨的地方,每年都会有无数的信仰者前来烧香拜佛,来祈福和保平安。所以在寺庙烧香拜佛的时候,都有禁忌,需要注意。

其实只要真心信佛,按照佛所说的去做,即使不烧香拜佛,佛也在宏观上看护着、保护着人类。

参考文献:

〔清〕  长白浩歌子:《萤窗异草》 

责任编辑:古风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