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地震过后三千男女尸体  只有四百对是夫妻(示意网络图片)
地震过后三千男女尸体 只有四百对是夫妻(示意网络图片)

地震过后三千男女尸体 只有四百对是夫妻

【希望之声2021年4月7日】(作者:王润)在一次四川的大地震过后,人们清理灾后现场,查验被倒塌房屋压死的尸体,发现其中有三千多具男女抱在一起的尸体,其中只有八百具是正经儿的合法夫妻。

其余的,唉,也如您所能想到的一样。我们来仔细说说这个故事。

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在四川省宁远府,本来应该是入秋季节,虽然晚上总是会下雨,但是这天白天,宁远知府牛树梅觉得莫名的燥热,伴随着有点儿心慌。

到街上转悠了一圈,乡邻们都向牛知府问好,有的百姓还直接喊“牛青天”,弄的牛树梅怪不好意思的。

回想起自己为官这么多年,也真的算是问心无愧了,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百姓,中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宁远这块地界盗贼横行,多年来让朝廷痛心疾首。自从牛树梅到这以后,流氓盗贼都渐渐的消停了,百姓又能安居乐业了。

回到家,牛树梅到书房检查一下儿子的功课,看著儿子有了不少的长进,牛树梅觉得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儿。

但是今天的天儿,好像特别不愿意黑下去,天边总是反着一丝暗暗的光晕。躺在床上的牛树梅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窗外渐渐的下起了雨,牛树梅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刚一迷糊,突然听见床底下像是打雷一样的声音,牛树梅一下惊醒坐了起来,还没等来的及站到地上,整个房子就像是被扔进了开水锅里一样,上下颠簸起来,牛树梅一下就被颠到了墙角,窗户掉下来一下砸到了他的头,牛树梅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这天,宁远府发生了7.5级大地震

据史料记载,当时整个宁远府城墙大面积坍塌,满城房屋几乎被夷为平地,倒塌的房屋把街道都填满了,根本分辨不出原来街市的道路。正赶上入秋,几乎是天天下雨,赶来救援的人们,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再加上漫天飘下冰凉的雨,不知道救援该从何下手。

内城外城及各乡,受灾户两万七千多家,灾民十三万五千多口,倒塌瓦屋、草房两万六千多间。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百姓第一个惦记的就是青天大老爷牛树梅的安危。一伙人扛着铁锹锄头赶到宁远府衙门的后院,一边呼喊着牛老爷的名字,一边找寻。

在一个墙角真就把牛老爷给找到了。虽然牛知府也被废墟掩埋,但是都是些树枝灰尘,只有脚后跟被砸伤了,其他没有什么大碍。百姓们都感谢老天开眼,保护这位清廉的好官。

根据牛老爷的提示,大家又开始挖,结果挖到牛老爷的儿子,已经被砸死了。

眼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牛知府也没有时间悲伤,赶紧组织救援,一瘸一拐的跟着百姓们一起搜救寻找任何有可能生还的人。

后来牛知府回忆这段繁华的街市一夜之间满目疮痍的画面时,写下这样的诗句:

“坤维夜半走奔雷,山岳震荡海波颓。床榻如舞人如簸,万家栋屋枯叶摧。维时苦雨天幽宵,呼救人多救人少。迟明一望满城平,欲辨街衙谁能晓。”

不单单是自己的丧子之痛,昨天还在街上看见的亲友,乡邻,就睡这么一觉,那些熟悉的音容笑貌就都被断壁残垣掩埋,自此就阴阳两隔了。

都说恶人造孽,会招致天灾,难道这宁远城里就没有好人了?竟会遭到如此惨烈的灾害。

牛知府跟着救援的人群四处搜救,走到城隍庙面前,眼见着废墟之中的城隍庙屹立不倒,旁边还有昨天百姓供奉的糖瓜果子。

牛知府格外的生气。百姓天天供养城隍,兢兢业业,为什么如今出现灾祸的时候城隍只求自保,对百姓的死活全然不顾呢?

牛知府是个心直口快的汉子,即便是城隍做的不对,他也要说出这话来。但是这话和谁说?给城隍写信!

于是牛知府回到家奋笔疾书,给城隍老爷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指责城隍神享受万民香火,为什么在大灾难面前不保护百姓。善恶有报是天理,但这全城都被夷为平地,是什么道理!

不敢说别人,但我牛树梅为官问心无愧,为什么我要遭此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厄运。若说我一生积德行善应该有福报,为什么我还会砸伤了脚。难道是神明的监察也出现了纰漏,上天也不是十分公平的吗?

牛知府写完信,到城隍庙上香之后亲手焚烧,心中依旧愤愤不平。  

牛知府写完信,到城隍庙上香之后亲手焚烧(示意图片:Gisling/维基,CC BY-SA 3.0)
牛知府写完信,到城隍庙上香之后亲手焚烧(示意图片:Gisling/维基,CC BY-SA 3.0)

当天夜里,牛树梅梦见两个差役打扮的人来接他,说是城隍神请牛大人前去。到了之后,与城隍神见过礼,按照宾主坐下。

城隍神对他说:“牛大人的文字真是理直气壮。虽然大人是爱民如子的父母官,但还是不能明了鬼神之道,所以请大人前来一谈,以解心中疑团,也可昭示世人,以警今后。”

城隍神接著说道:“凡是天灾瘟疫浩劫之成,都是由于众人所积业孽所导致的,绝非偶然。也称‘共业’。 这次地震天灾,冥冥之中神界已经进行了五十年的调查、记录,考证。凡是不应遭受灾祸的,都已移到别处,要么出门,要么搬家了。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该遭灾的,要么来宁远出差,要么搬家到此;即便是临时有变化,也绝不会失察和惩罚不当的。”

牛知府说:“就算如此,难道全城中竟然没有一个善人?我和我儿子也要遭到罪谴吗?”

城隍神说:“还有三家人家,确实难以在短期内迁走,现在都安然无恙。一家是某街的节妇,三世孀居,抚养一个小孙子,平日谨慎为人,恪守人道;一家是某医生,生平不卖假药,凡有请他看病的,即使是深夜下雨、道路泥泞,也即刻前去,尽心疗治;一家是卖油糍的老妇人和她的小孙子,也是怜老惜贫之人,全都安然无恙。大人回去查访就能找到。

“至于大人的儿子,因前生造业过重,是无法逃免的。而牛大人本来也在劫数之内,因为居官廉慎,所以得以从宽,只是伤了足跟, 但是还免不了丧子之痛。

“总之,神天赏罚,慎之又慎,决不偏私。既无无妄之灾,亦无幸免之祸。先生勉力做个好官,将来会升到按察使的官职。”

牛树梅听了城隍神的一番话,心里明白了,赶紧向城隍神致以歉意。

辞谢了城隍神牛树梅就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可梦中的情形历历在目,梦中城隍神所说的话好像就在耳旁。

第二天在巡城检视灾情中牛树梅暗暗查访。

地震之后清理尸体,其中发现男女合抱的尸体三千多具,经核查实际上真正有合法婚姻关系的,才八百余具。可见当时宁远府的民风已经败坏了,淫乱、不正当的性关系越来越普遍,牛树梅心想:万恶淫为首,真是没有无妄之灾。

后来果然找到了城隍神说的那个三世孀居的节妇和那个不卖假药、济世救人的医生,都是安然无恙。只不过因为他们住的房屋矮小,被两侧的房屋遮挡住,所以没有发现。

那个卖油糍的老妇人,经过几天的查找,才在一个房屋椽子支撑的角落里发现。经过询问,老妇说平时在这里做生意,凡是遇到老弱残疾的,如果他们的钱不够就会少要钱也卖给他们,偶尔也会施舍,不要一文钱。在地震前一两天,不知为什么买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来,供不应求,于是就带着小孙子熬夜做油糍以备需求。

在地震前一两天,不知为什么买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来,供不应求(示意图片:〔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在地震前一两天,不知为什么买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来,供不应求(示意图片:〔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地震发生后,祖孙二人被压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因为自己无法出去,就用油糍充饥,没想到现在得以重见天日。祖孙二人丝毫无损。至此城隍神的话都一一应验。牛树梅不由得大为惊奇,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对因果报应有过任何怀疑,更加勉力做个好官,后来果然如城隍神说的升职为四川按察使。

百姓们都感叹,地震牛知府能够平安躲过劫难,其实是上天有意的把这样一位清官留下来教导百姓的。

但凡上天降罪,没有无妄之灾。

大面积的天灾人祸,都是一种共业的报应。其实这个也不难理解,就像我们之前的故事中也有提到过,释迦牟尼佛的族人被灭的故事。只看表面,佛陀的族人不都应该是有福分的吗?为什么会被灭族呢?翻看这些人的前几世,他们曾经都是一个村子的人,赶上大旱,全村人就把村口鱼池中的鱼捞出来吃了。这就成了一个村子的人和一池子鱼的生死怨缘。到了释迦牟尼这一世,村子里的人都转生成了释迦族人,鱼池里的鱼六道轮回,转生成了琉璃王的部队,所以琉璃王屠杀释迦族人这就是因果报应,而释迦族人一起做的这杀生的业力,就是共业,所以到一定的时间就要一起去偿还。

如果按照这样的论理来说,那么中世纪的欧洲,黑死病带走一半以上的人口,难道也是共业的报应?那么黑死病以前中世纪的欧洲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历史文献中记载,中世纪大约在公元1000年,开始出现了反对上帝教化的异端邪说,有人说:“人不是神造的,只不过是一种自然规律下产生的生命,无需生活在上帝基督的教义当中,要解放自己的天性。”

自此相信这种邪说的人们,就开始混乱两性关系,男女穿着极其暴露,很多人开始了纵欲行乐。

纵欲这种事情到底是真解放,还是真害人,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就别说混乱的两性关系导致的疾病的传染,人的身体也受到很大伤害;纵欲过度导致精神萎靡,甚至有人死亡,于是又有人开始倡导禁欲。虽然这个时候人们认识到了,纵欲这种行为是不对的,要加以克制,但是他们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实践中的经验,并没有想到上帝和耶稣早就告诉过人不可以淫乱。

于是人们在不相信上帝存在的情况下又开始了疯狂的禁欲,没有道德约束的人们,开始采用各种极端的手法禁欲;他们不是禁止自己的欲望,而是到街上抓捕漂亮的女人,认为漂亮的女人就是妖女,是她们勾起了人的欲望;结果不但没能真正的禁欲,反而让变态的性行为在欧洲风靡开来。甚至连宗教信仰的地方都出现了淫乱。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从1347至1353年,整体社会道德下滑造下的共业,报应到了。名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席卷整个欧洲,2500万人丧命,整个欧洲1/3的人口被黑死病带走。身体出现黑色的斑块,迅速死去,脓血满街的腥臭味,今天回想起来,似乎还能闻到。

责任编辑:净音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