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分析美对台军售
江峰:美国对台军售是军事装备配合军事战略的典型案例,也是军事战略与政治态势完全结合的一个生动说明。(图片来源:SOH合成)

【江峰 台海风云录】苏联、中共海军史上鲜为人知的大丑闻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7日】风云起,山河动!

最近一批美国对台军售已经进入日程。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已知会台方,美国近期将就台湾采购M109A6自行榴弹炮案做知会国会的程序公告,称为“拜登政府对台湾首笔军售案”。

中国军事专家宋忠平4月19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台军采购M109A6的最大用途是新老更替。宋忠平称,台军企图以陆制海,通过榴弹炮来对登陆部队实施打击,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一旦未来实施武力统一台湾,在解放军第一轮炮火打击下,无论是通过弹道导弹或空中打击,台军的火炮阵地都会变成炮灰,这些装备根本不足为用;美方更多是在忽悠台军。

那么到底是美方忽悠台军,还是中共忽悠百姓呢? ——江峰

军事战略思想伴随着国家战略思想同步而行,从顶层设计而来

这期节目我主要是想跟大家还是建立一种概念:那就是军事产品的生产与配备,与军事思想的关系。

一个国家有国家的发展方向,军事战略思想是伴随着国家战略思想同步而行的,是从顶层设计而来的;它还要根据国家的科技和军事生产能力来制定,而国家的科技水平也反过来促进军事思想的前瞻性。

我们以后会慢慢跟大家说,中共为什么搞一个破落的、乌克兰当废铁卖给中共辽宁号航母;为什么会弄出来一个飞控系统及其危险、根本不具备实战要求的歼20出来?都是政治挂帅的要求,都是军事上威慑作用的要求,但是这样的军事思想一定会造成军事指挥的巨大代差,军事武器的巨大不兼容。这在现代战争的概念下,根本不堪一击。不过这次我们没有时间说中共的航母和歼20。

我们就说说军事思想军事战略武器生产或者采购的关系。

台湾为什么要买帕拉丁帕拉丁,也叫做“圣骑士”的自行火炮销售案,不是独立的,它伴随着川普政府期间最后一笔售台军武计划,在方案当中,包括135枚AGM-84H增程型距外陆攻导弹(SLAM-ER)、11个“海马士多管火箭系统”(HIMARS)M142发射器、64枚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M57战术导弹、6枚“F-16新式侦照荚舱”。为什么目前只到位帕拉丁自行火炮,它是不是像中共专家说的不足为用?为什么飞弹系统还没有到位?什么时候能到位执行?美国方面有什么打算?我们会逐一谈到。

M109A6自行榴弹炮
M109A6自行榴弹炮(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AGM-84H增程型距外陆攻导弹(SLAM-ER)
AGM-84H增程型距外陆攻导弹(SLAM-ER)(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海马士多管火箭系统”(HIMARS)
“海马士多管火箭系统”(HIMARS)
枚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M57战术导弹
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为了能够让大家容易理解,我们就先来讲两个故事,然后把故事带来的思考放到当下的局势当中,这样可能大家就会容易理解了。

1975年苏联海军反叛事件,“警戒号”反潜驱逐舰犯“政治错误”

先说前苏联的故事。前苏联有一个奇怪的护卫舰型号,叫做“风暴海燕”型护卫舰。有军事常识的朋友都知道这护卫舰比驱逐舰要小一号。在上个世纪用于近海作战,一般吨位都在一千吨左右。比如红海军的别佳级、还有交给中共海军中国叫做成都级护卫舰的里加级,都一千多吨。偏偏这个“风暴海燕”型护卫舰接近4000吨吃水,那就是驱逐舰的水平。为什么叫做护卫舰呢?原来它当时的确是苏联最先进的驱逐舰,北约给它起名叫做克里瓦克号。美国海军的水兵在舰艇识别手册上给它编了个顺口溜:“热狗去打包,垛架浓烟冒,舰炮身后背,克里瓦克号”。英语叫做“Hot dog pack,Smokestack,Guns in Back—Krivak”。这驱逐舰怎么降级变成了护卫舰的呢?因为它犯了“政治错误”。军舰怎么犯的“政治错误”呀?这还是苏联解体之后才公开的档案。

1975年11月6日,苏联要庆祝“十月革命”周年,克里瓦克级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驱逐舰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等着节日检阅。晚上,军舰负责政治工作的政委兼副舰长萨布林,借口向舰长汇报说发生了紧急事故,把舰长骗到一个隔舱中锁起来。萨布林召集全体军官和准尉,宣称军舰将由他指挥,前往列宁格勒,计划通过电视讲话痛斥苏联社会和海军舰队的种种弊端。为什么到列宁格勒呢?因为那儿原来叫做彼得堡,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发源地。所以萨布林也想来一个“一声炮响”,宣布对苏联的反叛。

军舰上的军官要么反对,要么无所谓,反正服从命令么。萨布林把反对的关起来,就开始行动了。但是有一个军官悄悄跳水跑了,游泳去里加海军基地报告。11月份的波罗的海,多冷啊!舰队领导看着披着毯子浑身发抖的军官,就说了:“‘警戒号’起义了?我问你,你今晚喝了多少酒?来人啊,把他送去卫生所,接受心里检查,我怀疑你是疯了!” 。几个小时后,码头传来军舰起航的消息。这下才慌了,赶紧封锁航道,组织出港!来不及了,“警戒号”已离开港湾进入大海。这下子里加基地赶紧报告。

波罗的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空军前线航空兵立即行动,展开立体拦截行动——真的跑到列宁格勒来一炮,苏联可就糗大了,大家的政治前途就全完了。11月9日凌晨3点,图库姆斯机场,第668轰炸航空兵团突然响起战斗警报,在苏美对峙时期,668团的任务是加强苏联前线航空集群的力量,在极限气候条件下,对北约战术航空兵部署机场实施打击。那真的是准备随时打仗的前线部队。指挥官也不敢多说,就说敌人战舰侵入苏联领海,也介绍这是导弹驱逐舰,装备两套“黄蜂”型防空导弹系统,任务很简单:实施毁灭性空中打击。团领导刚接受过培训,政治觉悟、军事素质在当时的苏共评论来说,都很高。

但是问题还是出现了:要对军舰实施毁灭性打击,必须使用500千克厚壁爆破航空炸弹。而在值勤战机上挂载的弹药基数都是普通航空炸弹,都换不了,都在第三弹药基数仓库内储存,按照训练大纲,要打掉两个基数后才能开封。正犯愁呢,第15空军集团军司令格沃兹季科夫少将通电话,要求团领导亲自驾机执行任务。更换炸弹不可能,领导说了,那就飞吧。但是不好的消息又传来了:侦察机因为波罗地海的秋天浓雾太大,没有发现军舰。怎么办?边飞边找。找著了,副团长驾驶雅阁-28轰炸机,发现了一个大型水面目标,进行警告式轰炸,就是说把炸弹扔在它附近的水里。这副团长业务和政治素质都是全团最好的了,结果,这一次一扔,说好了是警告的,却擦著船体爆炸了。

几乎同时,国家安全局收到这艘目标船信号:报告,报告,我们在苏联领海遭到匪徒攻击。原来,副团长炸的这是一条苏联商船。可丢人了。而真正的“警戒号”驱逐舰,已经在萨布林指挥下,也不准备去列宁格勒放炮了,已经直奔瑞典而去并到达苏联领海边界。这下子真着急了,全团飞机出动,两个梯队,每架1分钟的间隔,杂乱地飞抵攻击区域。如果说,“警戒号”真的开启防控实弹攻击模式的话,没有编队梯次一个接一个进入射程的飞机,就会成为“警戒号”驱逐舰上两套防空导弹系统的理想靶标,因为当时它的舰对空导弹正好是40秒钟一个循环,全部18架战机,都将被击落。

全团飞机蜂拥而至后,一枚炸弹命中了反潜舰后甲板的中央部位。由于那是普通航空炸弹,不能形成致命伤,不过幸好苏联空军的官僚主义,没有装符合要求的对舰攻击炸弹。因为“警戒号”上发生了戏剧性反转:一枚信号弹从舰上腾空而起,航空兵司令部都呆住了,以为发射了防空导弹。他们知道军舰已经叛变,他们还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对付军舰防空反击的准备,只是默默地等著看究竟是哪一架飞机运气不好被击中。就这样过了很久,传来消息说,不是导弹,是信号弹!“乌拉”,空军欢呼起来。可是为什么打信号弹呢?原来舰长被从隔舱中救了出来,制服了萨布林,恢复了指挥。

反叛过程暴露出重大军事漏洞

这次叛乱,暴露出重大军事漏洞:号称世界第二大强国,面对仅仅一艘军舰异常状况,一个航空兵和一个舰队都应对失据。航空兵地面指挥混乱,空海协调混乱,幸亏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图库姆斯机场近程无线电技术导航系统区域内,有直接联系,如果再远100-200公里,水面上挨炸的除了货船,说不定还有其它追击叛舰的波罗的海水面舰艇。不仅指挥和通讯系统混乱,军事素质也堪忧啊,业务尖子副团长都不能从500米空中辨别出那艘货船并不是战舰!

1975年萨布林暴乱事件后,乘员被全部解散,萨布林被枪决。苏共政治局很生气,下令海军将这个“热狗去打包,垛架浓烟冒,舰炮身后背,克里瓦克号”系列,从驱逐舰降级为护卫舰,有点儿打入冷宫不再重用的感觉。共产主义国家,政治委员本来就是出于对前线军官不信任而建立的一个党的指挥角色,但是政委要背叛了,还有谁管得住他呢?

1978年中共南海舰队广州号”大爆炸事件,134名官兵丧生

就在苏联海军导弹驱逐舰反叛事件之后三年,中共海军也出了一件大事,这次,驱逐舰可没有那么幸运,而是彻底沉没了。

1978年3月9日黄昏,中国美丽的滨海城市湛江,位于湛江霞山的南海舰队司令部家属院,突然被一股强紫色光芒笼罩,数秒钟之后,一身巨响,楼房玻璃都“哗”地一声震碎了。海军干部和他们平时打仗游戏玩得很多的孩子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喊了出来:“原子弹!!”

各处参谋和处领导都立刻赶回舰队防核指挥二号楼。很快情况搞清楚了:不是苏联人扔了原子弹,而是自己的一艘军舰爆炸了,而这可不是普通的军舰,而是号称自行设计生产的第一艘导弹驱逐舰051型、南海舰队的旗舰“广州号”、舷号160,它爆炸了。从8:20的第一声巨响,零碎的爆炸声一直持续到10:20。救生处的刘处长,当年小说《林海雪原》当中的剿匪英雄“坦克”的原型,脱口而出:完了,四号码头全完了。实际上,四号码头依然存在,160爆炸,因为当时在舰上值班的孙副舰长紧急下令自沉,大大减少了水面爆炸给海军基地和其它停泊的护卫舰的伤害。孙副舰长因此立功,而当时不在场的舰长彭定国却因此记大过处分。

彭定国是当时海军中少见的最熟悉海上作战和现代化大型舰艇指挥的军官。当时他为什么没在军舰上呢?因为军舰第二天就要起航去南海巡游,当时南海战事紧张,中越战争就爆发后越南已投靠苏联,而中国人不知不觉地已经被邓小平领着“投奔西方”了,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下,军舰要出海宣示主权。

按照部队的惯例,出海就要加餐吃一顿好的,军舰上已经海吃一顿,大量的食物扔到了海里,招来大量鱼群,鱼群又招来了不少渔船,于是舰上舰下都灯火通明。热闹中,彭定国下了船,他的家属来了,住在了驱逐舰二支队的家属楼,彭定国赶回家跟夫人叙旧,第二天就要开拔了。同时离开酒席的还有个人,个子不高,福建人,名字叫做赖三洋,他是舰上的水武手,也叫仓管助理员。他解下了腰间的钥匙串,打开了舰尾的深水炸弹仓,用高压电路激活了深水炸弹的雷管,导致了这场惊天爆炸。后来有一些回忆说,赖三洋是把船壁凿开小洞,引海水入仓用海水压力引发爆炸,因为二战以后的老款深水炸弹就是用制定海水深度来激发雷管的;还有就是用定时设备来引爆,这些都不太靠谱。因为真实的海军弹药管理规定,炸弹和引信是分仓分人管理的,到了战斗要打响的时候才会合在一起。赖三洋没有引信,什么海水、定时器都弄不了炸弹,但是他可以用高压电同时引爆多枚深水炸弹,这是真实原因。

爆炸事件中总共有134名官兵丧生,少数侥幸活下来,其中还有舰队一名副司令的儿子,人送外号“胖子”,在4804兵工厂当电焊工。得知舰上加餐,好喝点小酒的他跑来蹭吃,爆炸后被抛入海中,游了数十米火海逃出,一辈子落下内外伤。

第二天湛江市二小、第二中学的学生们和老师们都好奇,好多也不上课了,跑到岸边观看。当时司令部保卫处组织纠察队,让当地渔民打捞尸块,都没有完整的了;还有水兵衣物,在岸边用水产品市场的大秤一排摆开,大框子装,论斤秤,一斤一块二。当时国家干部一个月才三十块钱。场面非常惨烈!岸上的孩子们也没人管,就这么看着。

导致引爆者走上绝路的政治原因

后来三总部调查结论出来了,排除了越南特务、台湾特务等种种猜疑,确定了赖三洋是凶手。但是为什么赖三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1978年第五届人大通过了《兵役法》,确定了义务兵转志愿兵制度,也就是各军种中的士官制度。部队实际上更早一些时间就执行了,转志愿兵就享受干部待遇了。福建农村来的赖三洋,对这个看得非常重。七十年代,当兵、入党然后提干,意味着整个人生的改变。但是当时赖三洋在家乡有个对象因两人矛盾寻了短见。部队接到地方告状之后,给了赖三洋一个处分也就算完了。但是不久舰队领导副参谋长来舰上蹲点,两个月也没有蹲出什么来,哎,赖三洋这个事情,不仅违反服役期间不准谈恋爱的纪律,还造成了军民团结的负面影响,于是舰队领导政治挂帅炒冷饭,来了一个撤销党籍的处分。撤销党籍就不符合提干的要求了,助理员这个职务也就干不下去了。于是赖三洋走上了绝路。

“党指挥枪”,中共军队性质严重错位;军备配置和系统协调混乱

苏联和中共海军的这两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政治领导军事,这个现象是非常明显的。到中共这里,更成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公开宣称军队是捍卫党的。在这样的错位下,国家的军事思想是服从党和政治利益的,军队对于国家、民族的真正安全的义务是被严重淡化的。因此,真正符合战争规律的军事装备的配置、系统协调都是混乱的。军事科学家们要服从军委的决策,军委的决策总是几个人为了迎合最高权力而作出的。

辽宁号”就是担任过七年海军司令的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一句“不搞航母死不瞑目”,下面的人就去张罗弄出来的这个“辽宁号”。谁考虑过中共海军当中哪艘军舰能够配合呀?哪个款式的飞机能够配备呀?最后训练都跟玩儿杂技一样,出海执行任务都跟高碑店电影厂一样,领导高兴就行,粉红们激动了就行。但是,打仗要死人的呀!

=======

关于对美国对台军售的观察呢,咱们要看这个军售的武器购置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规划,除了军事上考量 它当然也有政治因素的影响,毕竟战争是政治的最高表现嘛。那我们就要看看正常社会当中,而不是一种极权专政下的社会当中,是怎样排兵布阵的,它是怎样的一个逻辑。

那么这一部分分析,我们就先放到《希望之城》会员网站里面,我在那里等着大家。大家也不要着急,说江峰你是强制消费,让我们去买会员。不是的,一个是我们有一个一美元看七天的优惠计划,你不仅能可以看到下半场内容,还可以观看众多博主城主的精品节目。好,咱们城里见!

收看《希望之城》节目的朋友点这里:https://landofhope.tv/p/1575  

还没有帐号,订阅的朋友请点击:https://landofhope.tv/jiangfeng

【江峰 台海风云录】解析印尼拒中与新加坡迎美战略内核 

【台海风云录】江峰: 逼出核潜艇 谁泄露的最高军事机密?

江峰: 中共“辽宁号”太平洋遭遇“一双鞋” 深析个中含义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