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湘江战役 习近平入坑
江峰:习近平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有这种革命信念”。其实最为讽刺的就是,正是中共的“革命理想”和“革命实践”才是对中华民族最大的戕害。(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江峰: 借红军大溃逃最惨烈战役说事儿 习近平入坑

【希望之声2021年5月2日】习近平湘江战役纪念馆的用意,其实用《求是》杂志社在新华社发表的通稿,可以看出习近平和组织此次参观的习身边这些所谓策划者的安排。党媒似乎想告诉大家,湘江战役惨烈失败导致红军找回了毛泽东的领导,来比喻当下,说把习近平当作众望所归。但是,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坑。——江峰

中共建党百年谎言知多少:中央苏区红军大溃逃

1934年10月,江西苏维埃负责中共中央机关保卫任务的中央教导师政委何长工,迎来了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下达的任务。刘伯承来到师部所在的农家院,命令很简单:把中央所有兵工厂、造币厂、印刷厂、医院设备打包,准备转移。搬到哪儿?保密!好家伙,搬到哪儿都保密?搬五十华里还是五百华里,差别大了去了;一台机械都没有怎么打包?准备多少人伺候一台机器呀?不管了,先打包,搬吧。6000人的教导师行动起来,稻草捆、竹片包,有的用担子,有的重,十来个人一起挑。

为什么要转移这些大设备呢?1933年9月25日国民政府对祸害江西、福建、浙江的中共中央苏区开始第五次围剿,当时在德国国防军之父汉斯·冯·塞克特的参谋下,蒋介石亲自坐镇指挥,顾祝同为北路军,广东南天王陈济棠为南路军总司令,湘军何键为西路军总司令,调集了100万兵力,其中江西就有50万,步步为营,逐渐压缩中央红军的战略生存空间。

中共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主力开始向西突围。然而突围的目标和行动计划高度保密,除了军事三人团博古、李德、周恩来以外,只有极少数高级将领得知。何长工的教导师搬运的是中央红军的所有家当,因为中共最高层都不知道这一次要走多远、去向何处,也舍不得丢下这些家底,要都搬走,搬到哪儿是哪儿。

沉重的机器编在了中央纵队第二梯队,行不成行,队不成队,稀稀拉拉拖了十几里长。为了保卫这些坛坛罐罐,保卫中央纵队的中共高级领导们和他们的家属,第一军团、第九军团掩护左翼,第三军团掩护右翼,第五军团断后,开始向西突围。多少年之后,中共的宣传才开始把这场大溃逃正式说成是“北上抗日”。日寇在东北,一路向西的溃逃部队朝太阳落山的方向跑,方向都不对么!2001年央视播出电视剧《长征》,现在不知道多少人被激动着穿着红军服“重走长征路”,就是被这个剧给蒙蔽了。

剧里那个“十送红军”唱得那叫苍凉悲壮,实际上这首曲子原来是当地的采茶调,是1961年才被中共文宣系统打造成了这个“十送”,你听她唱的:“一送哩个红军”,实际上原来的词儿是“一送哩个表哥,表哥听妹哇,出门哩个郎,都要爱惜钱。”是这个味道的,怕男朋友乱花钱。中共当时的大溃逃,只有最高领导层知道,老百姓怎么可能高唱“十送红军”,你不是暴露目标了么!再说,中共长期为害江西百姓,仅1927年到1936年所谓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中共盘踞的江西一地,人口就从2000多万下降到1000多万,江西老表恨死你了,还“十送红军”?要送也是送瘟神、送死神呀。

东北“九一八”、淞沪第一次抗战、长城会战都是这个时期,你看中共历史中有宣扬说红军这个时期自己抗日么?没有,都在歌颂自己如何打赢了国民政府的三次“围剿”。不打日本打国军,其实那不就是趁国难当头,搞武装叛乱么?中共搞什么百年建党宣传,我们就是要把中共的谎言一层一层地扒下来。

习近平四天前前往广西湘江战役纪念馆,回顾中央红军撤退之后最惨烈的一场战役,要求中共党员干部认真学习党史,意在重振中共理想信念和奋斗精神,战胜外部压力增大给中共带来的风险和挑战。我们下面会继续分析习近平此次参观的一些真实含义。我们先看看习近平所说的“认真学习党史”,真实的党史应该是怎样的。

湘江战役中共红军大溃逃打得最惨的一场仗

陈树湘
习近平在湘江战役纪念馆的一幅油画前。油画表现的是红34师师长陈树湘最后在担架上扯断肠子自杀的画面。(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中共江西大溃逃时,中央纵队教导师的战士们当然很困惑:那么多大家伙,搬到哪儿去?要搬多久?中徒遇到国军围剿怎么办?面对战士们的怀疑和部队里的谣言,何长工鼓励大家说,“有了兵工厂的机器,不管到哪儿,一开机器就可以造子弹,消灭白狗子;有了印钞机,不管到哪儿,一开机器就可以印钞票,跟反动派做经济斗争;有了印刷机,不管到哪儿,就可以印报纸,宣传党的主张;还有一台大X光机,可以随时为负伤的战士找到身上的子弹,然后返回战场,消灭白狗子。”大家于是鼓足了劲,继续像蜗牛一样西进。

为了掩护这些大机器铁疙瘩,付出太多的生命。江西瑞金出发时,当时中央红军是86000人,过三道封锁线已经牺牲很大,但是毕竟红军跟南天王陈济棠秘密搞了一个《筠门岭协议》,陈济棠是一边打一边放人。为什么?只要你红军不进入广东境内,他就不下狠手,保护自己的利益。但是第四道封锁线是天然屏障湘江,还有湘军何键加上中央军的薛岳。红军通过与陈济棠的协议赢得了些时间,提前抢占了湘江渡口。然而时间的优势,马上就被那些中共舍不得扔掉的辎重和庞大的中央机关、高级党政干部和他们的家属给牺牲掉了。与中央军有矛盾的广西桂军,也因为担心红军会进入广西,也开始全力围堵。一场恶战下来,出发时候的86000余人剩下了3万人。湘江战役是“长征”一路上打得最惨的一场仗。

习政权正全面左转试图恢复共产运动正统地位,消灭私有制

习近平在回顾红军损失惨重的湘江战役,强调中共“要像当年那样坚持理想信念;为什么中国革命能成功?奥秘就是‘革命理想高于天’,对实现下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应该抱有这样的必胜信念。” 据报道,习近平还意味深长地说:“困难再大,想想红军长征,想想湘江血战。”

目前习近平政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试图恢复所谓的共产运动正统。为此,他正开展消灭私有制的运动,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消灭私有制,但是他从毛泽东的公私合营发展到现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到对蚂蚁集团、腾讯等企业下重手,看得出来他是来真的,不仅要钱,还把马云进行了边控,不讲清楚不让离开,要把背后真正的支持者挖出来。这就意味着他不仅要对私营企业主下手,还要对那些习近平认为不符合红色革命要求的中共干部,那些背叛了红色基因的红二代都要捉拿出来。

习近平活在了中共自己编织的谎言当中

习近平实际上也是活在了中共自己编织的谎言当中。什么是“革命理想高于天”? 习近平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有这种革命信念”。其实最为讽刺的就是,正是中共的“革命理想”和“革命实践”才是对中华民族最大的戕害。中共说什么“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实际上红军不管如何狼狈流窜,一路上没有忘记江西苏维埃那套打土豪、分田地、绑票勒索的办法,一路上就是张献忠的流寇,烧杀劫掠。曾有过红军经过贵州茅台酒厂如何抢掠、用茅台洗脚的说法。要是那些还不得证实,你说是传闻,党史记载你该信了吧?1937年 毛泽东会见从苏联回来的王明,用的就是两年前经过茅台镇获得的两瓶茅台中共电影里宣传过雪山草地多苦呀,那是谁给毛泽东挑着茅台,肯定不止两瓶吧。毛泽东发了通知要保护酒厂,试想,红军没来之前茅台镇有谁来呀,红军来了才要发个通知保护酒厂,不就是红军抢人家酒,闹到中央,才发通知保护酒厂么。

《纽约时报》记载过1972年周恩来宴请尼克松,那就更暴露了,他用茅台酒跟尼克松干杯,说:“长征路上,茅台酒不光能喝,还被我们看作万用良药,洗伤、镇痛、解毒、治伤风感冒,包治百病。” 尼克松听罢举杯说:“那让我们用这种万用良药干杯吧。” 说红军茅台酒洗脚,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吧。

红军不仅是抢老百姓啊,红军离开中央苏区,有大批各种政治运动当中被整肃、被关押的自己同志,中共根本不放心,在中共逃亡前,周恩来下令中共政治保卫局进行严密整肃,对其不信任的红军官兵和老弱病残进行血腥大屠杀。留守中央苏区的前红军代总参谋长龚楚,亲眼目睹红十二军参谋长林野夫妇被行刑队背后用大刀砍杀。这些令人胆寒的残酷肃反,令龚楚对中共彻底失去信心,只身离队投奔国民党,成为“红军第一叛将”。

人民自己的故事完全不同于中共建党百年的宣传

红军的野蛮残酷历史就是习近平所说的“革命的初心“么?他是想当今中共继续这样的暴力和谎言来延续第二个百年么? 从长征活下来的中共的罪恶基因,在中共篡政后更广泛和深刻地戕害整个国家。

我曾经在《历史上的今天》系列节目中讲过一集“大逃港”, 讲述的是上个世纪50-70年代, 中国人通过香港逃离中共统治奔向自由的故事, 有200多万人成功到达香港, 还有很多人死在了去香港的路上或海里。我们的一个忠实观众Kent Wong (黄先生)的父亲,50年代受中共宣传的欺骗回到大陆帮助建设“新中国”, 1958年大跃进期间,他父亲遭到迫害, 想逃到香港, 两次被抓回, 终于在第三次成功游到香港的土地上;后来他来到美国,进入哈佛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但他没有忘记那段历史。这周他刚刚发布了自传体新书《Swimming to Freedom》(游向自由),记录了一个良心中国人的回忆。4月27号,黄先生还接受了福克斯电视台著名主持人Maria的采访, 我把采访的链接放在留言区,这本书在亚马逊的链接也放在下面, 朋友们可以推荐给或者买来送给讲英文的朋友,告诉人们中共过去是怎样杀害中国人民,并在今天依然要“革命理想高于天”,继续它那份初心,继续杀人。

当年大陆的人民还能逃到香港, 但是今天的香港已经沦陷成一个大陆的城市, 共产党制造了世界上素质最高的难民群体。朋友们,其实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如果你的亲戚朋友中有过逃港经历的,请在下面留言,说说哪年从哪里跑到香港的,说说中共百年里咱们自己的故事。

《求是》和新华社通稿暗中给习近平挖了一个大坑

习近平湘江战役纪念馆的用意,其实用《求是》杂志社在新华社发表的通稿,可以看出习近平和组织此次参观的习身边这些所谓策划者的安排。这篇通稿题目叫做《中国革命从这里转折》,强调的是湘江战役的残酷逼迫红军让毛泽东重新出来领导红军的呼声高涨,随后遵义会议召开,毛泽东在党和红军的重大决策中开始居于主导地位。用中共的话说,“标志着中共第一代领导人集体领导开始确立”,以后就开始打胜仗了。在这里,《求是》的话锋一转: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核心,“是党之大幸、国之大幸、人民之大幸、民族之大幸”。新华社通稿说:有了习近平,前进征程上就胜利不断了。

其实,这里有个巨大的坑。什么意思呢?党媒似乎想告诉大家,湘江战役惨烈失败导致红军找回了毛泽东的领导,来比喻当下说,把习近平当作众望所归。但问题来了:湘江战役博古、李德、周恩来指挥的,也就是说几乎把红军、把中共革命差点儿坑死了的这场仗是毛泽东之前的领导指挥的,是当时的现任领导指挥的呀。那么中国当下面临的巨大挑战、巨大危机,中共今天面临的生存危机,是谁领导的?中共今天遭遇的湘江战役,不就是现任领导习近平指挥的吗?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坑,有人在把亲爱的习主席往坑里推呢!

中共当年批博古之罪名如今对习近平条条受用

当年党的领袖博古就是一个热血青年,到苏联留学的二十七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原名叫做秦邦宪,这博古的名字是从他的俄文名字博古诺夫来的,他跟王明私交很好。别看中共在中国折腾得那么厉害,在共产国际是绝对要看人脸色的,王明拿着共产国际手令回国后立刻成了第一把手,很快他又回苏联上班去了,于是把领导中国革命的事情交给了关系不错的哥们儿博古博古到苏区的时候,军事地形图都不会看。

博古当第一领导人这个现象,中共的领导权力这个现象,真实地反映出中共实际上就是苏俄操控的一个卖国党,所有的重大决策都是围绕着保卫苏联展开的,什么时候跟中国、跟中华民族有关系了。但是博古本人文雅正直,到了延安之后承担了他的所有政治错误。其实要说起来,他跟习近平还有个缘分:那就是博古到延安之后,当时毛泽东开始搞延安整风了,博古调整了自己按照共产国际进行残酷肃反的那套东西,在延安救下来一大批等着枪毙的苏区创始人,其中有刘志丹,还有就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要说博古领导革命失败,其实准确地说就是他这个人还不够坏,还不够凶残。他最后是跟叶挺等人一起飞机失事丧生了。中共关于博古的批评就是说他犯了“左倾教条主义”,损失了中央苏维埃的大好形势,三次反围剿取得胜利成果都丢失了,对不起中国革命,对不起牺牲的红军战士。如果把这些话搬到现在,说习近平左倾主义恢复“文革”思想,把中共所谓“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都丢掉了,到现在党内矛盾突出,社会经济崩盘,国际上孤家寡人,还招来多国联军,对不起中国革命。是不是这罪名也安上了?

查蚂蚁金服挖出习家军李强陈敏尔习近平遭遇权力断层

习近平当然是希望《求是》杂志所吹捧的那样成为正确路线的领导者,但是面对中共“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湘江战役般的最大失败,作为现任总书记,是不是要被党内问责呢?有意思的是,习近平的贴身宣传频道、新华社的《学习进行时》,围绕着习近平在战役纪念馆驻足凝视的一幅油画大做文章,油画上方写着“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画的是当时从闽西过来的红34师师长陈树湘,当时整个师都被打光了,自己也负伤被俘,最后在担架上扯断肠子自杀这么一个画面。

要说呢,党媒也说了陈树湘不是国军抓的,是地方乡团抓的。但是党媒不做继续的分析,为什么当时是漫山遍野的地主乡绅组织的武装抓捕红军?你要不是土匪、不是那么糟贱老百姓,老百姓能那么动员起来天罗地网地抓你么? 当然我的解读跟党媒说习近平缅怀英雄的谁都看得见的表面文章不一样。习近平真正政治生涯的起步就是在福建,闽西是他到省委工作以后下乡去过最多的地方。因为闽西是早期苏维埃根据地,后来中共建政后十个大将中的八个都在闽西打过仗,后来都成了中共的最高层领导。

而如今,习近平也不傻,他知道当下的党内斗争有多么残酷,他知道发展忠于自己的队伍是多么重要,闽江旧部、之江新军是他最信任,也是他希望能够最终成为帮助他管理国家的主干。但是,他们真的那么忠诚么?据说习近平在深查马云的蚂蚁金服,这个资本大鳄后面隐藏着江家的博裕资本、中金系、王岐山金融大佬们的春华系,还有各种类似赵薇这样的无数自身财富与国家权力丝丝相扣的个人投资云峰系,再加上社保基金是全中国人民的养老金,中投管理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蚂蚁紧紧绑在了国家利益的战车上了;但是这还不够,社保基金是全中国人民的养老金,而中投管理的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他们的介入,无疑是把蚂蚁与国家利益捆绑一起了。蚂蚁集团的市值竟然超越了具有革命传统、什么都能治疗的茅台酒,从首次递交上市申请到证监会同意发行,蚂蚁只用了不到30天,速度快得让人嫉妒,这里面又有谁的手在运作呢?

最新透露出来,上海第一把手李强,重庆第一把手陈敏尔都深深涉足其中,这可是典型的习近平带出来的人马,是习近平要安排如同当年闽西出来的大元帅、大将们啊,这也许是二十大以后的最高权力布局啊,怎么他们也不再忠诚了么?

习近平驻足凝视看着“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陈树湘,心里是不是在想,还有谁能为自己断后,能为自己有扯断了肠子一样的忠诚,能为他扛下今天惹下的这么多麻烦去跟党内的敌手、跟美帝国主义的航母拚命呢。这内心的想法,恐怕不是《学习进行时》这样的官样文章、这些个欺世盗名的文人们能解读出来的吧。

欢迎前往《希望之城》观看更多江峰和其他博主们的精品节目:https://landofhope.tv/jiangfeng

江峰:“共产人文”打造民族悲剧 “扶贫”运动将制造多少亡灵

江峰: 特斯拉车闹是个人维权还是国家碰瓷?

江峰: 习近平内外交困 制度不死党不亡 人难活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