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孙九鼎和姐夫来到酒店中坐下(示意图片:清代绘画局部)
孙九鼎和姐夫来到酒店中坐下(示意图片:清代绘画局部)

孙九鼎撞上做冥官的姐夫 功名利禄皆前定?

【希望之声2021年5月22日】(作者:慧明)孙九鼎(1080—1165),字国镇,忻州定襄(今山西定襄)人。

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孙九鼎在太学学习,七月七日那天到竹栅巷去拜访同乡段浚仪。他正沿着汴河北岸走,忽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身佩金紫、骑着高头大马的官员,连骑马的随从也很气派。那人很快地跳下马来到他跟前说:“国镇,分别这么久,你过得还好吗?”孙九鼎仔细看他,认出是姐夫张兟(shēn)。

孙九鼎在太学学习,七月七日那天到竹栅巷去拜访同乡段浚仪(示意图片: 清代绘画局部)
孙九鼎在太学学习,七月七日那天到竹栅巷去拜访同乡段浚仪(示意图片: 清代绘画局部)

随后张兟指着大街北面的一家酒店说:“最好能邀请我到那里坐坐,大家可以慢慢地谈谈。”孙九鼎说:“姐夫是有钱人,怎么能让我这个穷学生出钱来买酒呢?”张兟说:“我的钱在这里不便于使用。”于是两人就来到酒店中坐下,席上吃喝举止都很随意。

过了一会儿,孙九鼎才想起张兟已经死去。就问他:“您已经死了很久,为什么现在到了这里?我见到您,会有什么不利吗?”张回答说;“不会这样,您的福分很大,可以无妨!”接着就谈起他死的情景以及孙九鼎去为他送葬的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

张兟又接著说:“去年中秋节.我回了一次家。你姐姐那些人像平时一样悠闲地饮酒,根本没有想起我。我非常气愤,就拿起酒壶打了小女儿才离开。”

孙九鼎问他:“你现在做什么事呢?”张兟说:“我现在任城隍庙里的注禄判官。”孙听后很高兴,马上询问自己的前程。张说:“现在还不清楚。这类事每十年下达一次。我还没有见到你的名字。在你三十岁以后会做官,官位也还不低。”孙又问:“你一生好酒贪色,经常做些侵犯妇女的事,几乎每月都有。怎么会在阴间任判官呢?”张回答说:“这些是我做的事情,但任何事都应当体察他的本心,如果本心并不昏昧,那么做什么事不可以呢?”

张兟说:我现在任城隍庙里的司注禄判官 (示意图片:[南宋]陆仲渊《十王图》局部)
张兟说:我现在任城隍庙里的注禄判官 (示意图片:〔南宋〕陆仲渊《十王图》局部)

话还没说完,有随从进来禀报说:“到了当值的时候了。”张就起身和孙九鼎一齐离开酒店,他指着行人说:“这些都是我们阴间的人,只不过阳世的人看不出罢了。”到了丽春门下,张和孙告别说:“你从这里回去吧,千万不要回头看,回头看就会死。你现在已经被阴气侵扰,以后一定会暴泻,记着不要吃其他的药,吃平胃散就够了。”

分别以后,孙九鼎才开始感到非常害怕。到了竹栅巷见到段浚仪。段十分惊讶,说他的脸色很不好,于是拿出酒菜招待孙九鼎。很晚了,孙九鼎才回到太学。第二天孙九鼎果然大泻了三十多次,吃了平胃散就好了。

孙九鼎后来遭遇坎坷,流落金国十几年。金太宗天会七年(1129年),孙九鼎与弟孙九畴、孙九亿,三人同登己酉科进士,即状元、榜眼、探花。孙九鼎被钦点为进士第一,即状元,被当时及以后的几百年里传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佳话。

孙九鼎历任都察御史、侍郎内翰等职,一生刚直不阿,正直清廉,为当时之名臣。孙九鼎与北宋著名的爱国重臣洪皓洪迈的父亲有生死之交。洪皓流落北方曾几次和他相见,他亲自讲了这件事。

参考文献:

〔北宋〕洪迈:《夷坚志

 

责任编辑:古风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