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無所不在的中共監控巨網 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圖:中共不斷加強的監控(圖片來源:大紀元)
無所不在的中共監控巨網,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圖片來源:大紀元)

無所不在的中共監控巨網 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希望之聲2021年5月31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中共對全中國民眾的監控無處不在。一位電信科長曾披露了電話監控的內幕:“……做完系統後,都在一條線上,就像一個個微信群一樣,盡在眼底,只要你打電話,這條線上立即有燈閃,同時有短訊一樣的響聲:立即顯示出你的名字和接電話人的名字,你在哪個地方,說了什麼,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電話監聽只是中共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龐大監控系統的一小部分。

山西一個女警察說:“現在這個科技,只要弄誰,上網一調,就什麼都知道了。手機、微信、QQ、銀行卡,一查什麼都知道。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和誰有聯繫,都能調出來。”

其實不止這些,現在“抖音”、“全民K歌”、“微視頻”、“頭條賺錢”,還有乘車、購物、辦卡、買保險、領退休金、辦證等等等等,都讓註冊、實名認證、刷臉等等,收集到的用戶電話和住址被中共用來建立大數據

何止是法輪功學員,其實所有在大陸的中國人,沒有一個能夠逃出這個無形魔爪龐大的監控網。

目前,中共的監控手段無所不用其極,聲紋識別、人臉識別……手機是人們現代日常生活中幾乎不離身的通訊工具,而手機監控則成了最普遍的監控手段之一。

據明慧網報導,從2000年開始,幾乎所有在大陸派出所掛過號的法輪功學員的電話全部被監聽。警察應用一種新式監控監聽儀器,可任意監控監聽任何一部手機、呼機和固定電話。

法輪功學員的電話監聽定位

據明慧網報導,2021年5月12日成都新都區國安有預謀地綁架了劉國華、謝世英、蘇青華等9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此前,4月25日傍晚,成都市新都區法輪功學員黎雲被綁架

此前,新都區公安局、國安對他們已經進行了長期手機監控、定位等監視。

5月10日上午,蘇州市國保和“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及當地派出所突擊大抓捕,嵇勇、潘寧等13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名法輪功學員失蹤。參與實施非法抓捕的便衣說:“我們已經監視、跟蹤你們七、八個月了,收集了很多‘證據’。”

據明慧網2019年9月28日報導,一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幾名法輪功學員。他說,“警察是通過手機監控我們,這次遭綁架應該和使用手機有關。”

在派出所時,警察還對他說:“早晨四點你們就起來煉功了。”

據明慧網2021年4月19日報導,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披露,他們當地派出所的一位明白真相的警察曾私下對她說:他們通過常年監聽一些老年學員的手機,摸清了當地資料點在哪兒、都有誰在做資料、什麼時間人到齊碰頭開會等;甚至連學員什麼時候出去、什麼時候在家都摸得清清楚楚。

這個警察說:“抓你們,一抓一個準。”

遼寧錦州市公安局第六大隊(技術偵察)大隊長蔡玉莉,多年來利用技術偵察手段對法輪功學員的網絡、電話監聽定位,錦州市幾年來發生的幾起大規模對法輪功學員的集體綁架案中,都是蔡玉莉對法輪功學員的電話監聽定位,然後實施綁架的。

以上列舉的案例只不過是無數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哪怕小聲耳語,也能被放大聽見

手機監控成本低,獲取信息量大,易於操控,又不易察覺,中共不僅加強了對手機的監控,也不斷投入技術和人力。

據明慧網2018年12月7日報導,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和與她有聯繫的幾位學員同時被綁架。這位學員儘管經常換手機號,甚至同時使用好幾個手機號,都不能避免手機的被監聽監控。

國保通過監控掌握了很多事情,包括這位學員參加小組學法(閱讀法輪功指導修煉的著作)、小組其他學員的情況等等。據國保警察講:“在手機旁邊,哪怕你們非常地小聲耳語,都能通過儀器設備將聲音放大無數倍後,清晰聽見。”

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投書明慧網,講述了他遭遇的手機遠程監控情況。他說,“一次手機在褲子兜里,感覺手機很熱。拿出來一看,手電筒打開了,手機屏保已經換了,wifi、藍牙、移動數據、無線上網等等所有應該自己手動操作的,都給打開了。”

明慧網2020年10月6日報導,疫情期間,一位法輪功學員單位的人到公安局網絡監控中心去查找他的行蹤。“公安局的人告訴說,只要用手機就能監控記錄,記錄里就有手機運行的行動軌跡,也就是手機使用者到過哪些地方,清清楚楚。這說明手機監控技術是很發達的。”

早在2006年,中共報紙就宣稱:已經研製出一種通訊語音識別系統,通過該系統可以識別出通話人的身份。

中共公安的“電話監聽網”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建立了“電話監聽網”。在中共監控名單上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手機幾乎全處於監控之中。中共對手機的監聽是多方面的,包括語音竊聽、環境監聽和定位跟蹤等,隨時隨地、全方位地收集信息。

明慧網披露,在中國主要有電信、網通、移動、聯通、鐵通幾大運營商,每個運營商的交換機都會有一個特殊的接口——“警用接口”,這個接口是無償提供給公安、軍隊系統的,主要的作用就是對電話的監控。通常公安部門會通過這個接口連接一些監控設備,這些設備的監控終端都可以放在公安局內部,可隨時進行監控。

把幾個運營商的交換機通過“警用接口”接入,通過廣域網連接到公安局內部的中心站,就形成了一個大範圍的“監聽網”,通常對每個交換機,可同時“監聽”1,000個左右用戶(在一個城市根據城市大小有時會有幾個或者幾十個交換機),目前公安局還在要求運營商擴容“警用接口”,增加同時“監聽”的用戶數。

一位電信科長披露內幕說:“公安和國安都和我們電信有業務聯繫,讓我們在技術上給做監控系統,他們提供名單:哪些人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家人的名字,每個家人和煉法輪功人的隸屬關係,還有,哪些人是經常聯繫的親戚。做完系統後,都在一條線上,就像一個個微信群一樣,盡在眼底,只要你打電話,這條線上立即有燈閃,同時有短訊一樣的響聲:立即顯示出你的名字和接電話人的名字,你在哪個地方,說了什麼,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據公安內部可靠消息說,中共搭建起了市、縣、鄉三級司法E通定位管理平台,且平台終端延伸到手機。

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電話監聽只是中共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龐大監控系統的一小部分。

明慧網2021年5月21日報導,山西一個女警察說:“現在這個科技,只要弄誰,上網一調,就什麼都知道了。手機、微信、QQ、銀行卡,一查什麼都知道。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和誰有聯繫,都能調出來。”

報導說,其實不止是這些,現在“抖音”、“全民K歌”、“微視頻”、“頭條賺錢”,還有乘車、購物、辦卡、買保險、領退休金、辦證等等等等,都讓註冊、實名認證、刷臉等等,收集到的用戶電話和住址被用來建立大數據

法輪功學員的幾個大的數據庫最早是由公安部負責的“金盾工程”建立。

“金盾工程”(官方名稱是“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1998年開始啟動,因第二年(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這項目用在當時整個公安系統最緊迫的事件——法輪功上。監控就是金盾工程和後來金盾工程發展的大情報系統的一些具體用途。

華為等中國高科技公司參與了“金盾工程”和後來其發展的大情報系統。在中國科技巨頭的配合之下,中共監控成為一張巨網,覆蓋整個中國,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台
美國聯播網
粵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