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20年3月31日,福西博士(Anthony Fauci)在發言。 (AP Photo/Alex Brandon)
2020年3月31日,福西博士(Anthony Fauci)在發言。 (AP Photo/Alex Brandon)

【希望之聲2021年6月4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報導)近日,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福奇(Anthony Fauci)在去年1月至6月的近3,200封電郵被公開,顯示福奇在疫情之初就曾與多方探討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可能源自中共實驗室的說法,但是他卻一直在公眾面前淡化該理論。對此,共和黨資深眾議員要求福奇國會作證,提供他與中共病毒大流行病有關的通信資料。

眾議院共和黨黨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是國會冠狀病毒危機特別小組委員會的最高級別共和黨人。他和眾議院監督委員會資深委員科默(James Comer)一道向委員會的最高民主黨人發出一封信,表示現在必須讓福奇博士到該委員會作證,讓他提供其了解的與新冠病毒起源相關的信息,美國政府對武漢實驗室的資助情況,以及美國的資助在病毒研究中可能起到的作用,等等。

他們在信中寫道:“美國人民有權知道我們的政府對大流行病的起源知道些什麼,以及什麼時候知道的......應該追查福奇博士最近公布的所有電子郵件的未修改版本。”

這兩位共和黨議員同時認為,眾議院民主黨人在面對中共惡意行為的越來越多證據時繼續不作為,這“令人擔憂”。

周四(6月3日),福奇在接受CNN和MSNBC採訪時為自己做了辯解。他說他一直以來都對病毒來源持“開放的心態”。他說:“我仍然相信病毒最可能的起源是從動物物種到人類......不過,也可能有其它的原因,也可能是實驗室洩漏......這就是我一直公開表示我們應該繼續尋找起源的原因。”

本周早些時候,通過信息自由法案(FOIA)的請求,福奇的數千封電子郵件被公布,顯示了他的團隊在2020年初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論的回應。這些郵件引發了人們對美國此前與該實驗室合作的擔憂。

目前,福奇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院長柯林斯都否認資助武漢實驗室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或旨在增加病毒的傳播性或毒性的實驗。然而,文件顯示,在NIH生態健康聯盟的撥款中,約有60萬美元被輸送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用於在2014年研究蝙蝠的冠狀病毒。

肯塔基聯邦參議員保羅(Rand Paul)於周三(6月2日)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福奇事先就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從事功能增益研究,但是他試圖為他們掩蓋。他說:“看起來福奇最初也非常擔心武漢病毒研究所仍在從事功能增益實驗......”

周四(6月3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成員喬丹(Jim Jordan)和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表示,他們已經開始調查對美國方面對武漢實驗室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缺乏監督的問題。他們還請求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負責審查涉及致命病原體研究資金的小組主席協助他們調查“美國納稅人的錢是如何資助一個不安全的中國實驗室的危險研究的”。

前白宮新冠病毒測試權威、前HHS助理部長吉羅爾(Brett Giroir)6與4日(週五)也指責福奇博士去年就中共病毒的起源撒謊,而當時衛生官員正在加大力度了解該病毒源自實驗室事故的假設是否成立。

去年5月,福奇曾告訴《國家地理雜誌》,“隨着時間的推移,一切信息都強烈地表明,(這種病毒) 是在自然界中進化,然後跨越物種的。”

對此,吉羅爾表示,福奇去年的聲明完全是錯誤的,“沒有任何突變模式表明病毒從自然環境中的動物傳到了人類——而且仍然沒有證據表明這一點。所以福奇這種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他還談到,福奇的說法與川普政府當時推斷的“病毒是武漢病毒所洩漏的”的觀點是“明顯對立”的。

對此,福克斯新聞的漢尼蒂(Sean Hannity)也在他的節目中抨擊福奇說,福奇博士和整個世界都知道,武漢病毒所正在進行冠狀病毒的功能增益實驗。“從邏輯上講,任何白痴都可以在2020年1月31日意識到武漢實驗室的泄漏是可信的,並可能對大流行病負責。”

漢尼蒂還表示,但是,當時如果人們提出病毒洩漏說,就會被稱為“陰謀論者”。“而現在電子郵件證明,福奇博士知道實驗室里發生的一切,他對事實上他所負責的NIH資金被用來做這些事表現出極大的擔憂。”

相關文章:

電郵顯示 福奇一開始即知中共病毒或源於實驗室

美議員:福奇謊稱不知資助武漢病毒所 應辭職

美議員:中共掩疫為史上最糟事件 應受經濟制裁

美參院通過全體決議:促世衛全面調查病毒起源

責任編輯:張莉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台
美國聯播網
粵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