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習近平要“均貧富”
習近平要打土豪、“三次分配”,中共“關門打狗”局面已經形成。(圖片來源:SOH合成)

章天亮: 習近平要打土豪“三次分配” “關門打狗”局面已形成

【希望之聲2021年8月19日】(本台記者詹妮綜合報導)習近平8月17號主持了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要求“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對比鄧小平的借用市場化工具“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習近平則直接“手動”搞“共同富裕”,對高收入人群亮出了殺豬刀,掀起打土豪、“三次分配”運動。

這在中共治下的中國意味著什麼?習近平的真實目標是誰?他提的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的實質是什麼?自媒體時政分析評論人士章天亮教授,在他的《天亮時分》【政論天下】節目裡做出了分析、比較和解讀。

習近平以“共同富裕”為名要打擊的是誰?

習近平最近動作非常大,幾乎一天滅一個行業,打出一連串組合拳:滅互聯網,滅輔教行業,滅奶粉業,滅遊戲等等,而這些行業都是在中國相對來說就業比較穩定,就業人數眾多,而且利潤比較高的產業。習近平幾乎是一拳一個把它們打死。現在,習近平對房地產也開始有點要動手的架式了。

習近平的說法就是,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但並不是說只能夠少數人是富裕人群,要達到全民共同富裕。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是鄧小平當年講的話,但是習近平的話就有殺氣騰騰的意味了。如果說習近平要打擊富裕群體,中國誰最有錢呢?可能有人會說是商人很有錢,你看馬雲多有錢,你看許家印多有錢,王健林多有錢,但其實商人他只是一個前台,他們甚至可能是權貴家庭的白手套,真正有錢的那是中共的高官們,他們可以在開曼群島、在維京群島註冊那些公司,把資本轉過去作為離岸資本⋯⋯所以其實他們才是最有錢的人。

習近平如果想讓大家共同富裕,他是要打擊中國最有錢的高官們嗎?顯然不是這個意思。中共的高官們有一些人已經在反腐中落馬了,他們的財產被沒收之後去了哪兒?咱們現在也不知道,是進了國庫還是進了某些人的兜里?咱們也不知道。我們知道的,就是這些人在反腐中落馬的真正原因,不是因為他們腐敗,而是因為他們反習,也就是說他們在政治鬥爭中站錯隊了。而習近平顯然不是針對中共的官員們,那是習近平維護他統治的一個最堅實的人群。

大家知道,維持現行制度和現行體制,最熱心的人是一群什麼人呢?其實就是在這個體制中的受益者,中共的高官們在這個體制中,可以大撈特撈,沒有任何後顧之憂,所以他們對這個體制都是維護的。

當然可能有人說了,他們其實跟習近平也不是一條心,很多人已經辦了外國護照了。恰恰是因為他們對體制沒有信心,他們才跑,但是如果這個體制能夠千秋萬代地傳下去,他們也不介意在中國再多待一段時間,對吧。

那麼習近平顯然打擊的並不是中共官員們。那他要打擊的是誰呢?習近平打擊的是民營企業家,還有演藝圈的人,包括那些賺錢的民營企業,可能都在習近平的瞄準鏡之中。

習近平提出三個手段打擊有錢人

習近平在中央經委會會議上提到了三個手段,就是怎麼去打擊這部分有錢人,他提到了三個手段是稅收社保轉移支付

習近平說,他希望能夠建立一個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的社會結構。這種社會結構其實是美國在加入WTO之前的社會結構,就是說它有一個非常堅實的中產階級,這批人他們收入穩定,生活富裕,同時他們也是傳統信仰和社會秩序的維護者。

如果這個社會絕大多數人生活得非常安穩,他們肯定對現實的社會制度相當滿意,也不可能想做什麼大的變革,因此這個社會發展就會比較穩固。

去年6月7號“兩會”以後,李克強在記者會上提到說中國月收入1000的人超過中國人口一半以上。很多人不知道李克強這個數據是哪來的,後來有一些地方就把李克強說這話的原始數據給挖出來了,就是北師大的收入分配研究所,這個研究所做了一個調查,計算中國不同收入分配的比例。這個數據原來在網頁上是有的,我當時把這個原始數據找出來,計算了一下中國當時的基尼係數,大概計算的結果顯示,中國的基尼係數達到了67%。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數據,中國的貧富差距確實非常大!

大家知道,這個基尼係數為零的時候,就表示平均分配;一般人認為,基尼係數是0.3以下,貧富差距是可以容忍的;0.4就表示貧富差距非常的巨大;如果超過0.6,基本就是一個暴雷點,表示社會財富的分配嚴重畸形,有可能會引發社會動盪或革命的。而中國的基尼係數達到了0.67%!這是我一個粗略的估算,只低不高的,中國實際的基尼係數可能達到0.7以上。

現在的中國社會結構是一個倒T型

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還沒有發生民間革命,是因為中共的暴力機器強力壓制的結果。習近平說要建立一個橄欖型的社會結構,實際上,中國現在的社會結構是一個倒T型,最上端人數很少的人組成了一個權貴階層,底下是龐大的赤貧階層,幾乎沒有什麼中間階層。

我們之前在一些媒體報道中也知道,當時《環球時報》有一個報道指出中國0.4%的人口佔據了90%的社會財富。這還是2006年的一個報道,實際上越往後,貧富差距變得越來越大。

前段時間瑞銀集團(UBS)公布了一個他們掌握的數據,373個中國人在瑞士銀行里總的存款達到了10000億美元,那些人都是非常非常有錢的。

這次我們從奧運冠軍全紅嬋的經歷也可以看到一個殘酷的現實,她家裡窮得母親連看病的錢都沒有,她得奧運冠軍就是為了掙錢給母親看病。

習近平要通過稅收進行二次分配是違反經濟規律的

習近平的第一個方法是稅收。中國企業的所得稅,名義上並不高,大概是25%,有人說可能能到40%,但是其實中國企業的負擔主要不是稅,主要是各種各樣的費用,比如說防火做得不好,我罰你一筆錢。其實這就是那些相關的政府部門想方設法創收了,通過這個多收一些錢。中國企業主要的負擔是費而不是稅。

就像中國農民,農業稅幾千年都沒有取消,溫家寶把農業稅給取消了,說是照顧農民,其實農民真正繳的大部分錢不是農業稅,農業稅其實很低,好像只有百分之一點幾,有沒有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給農民各種各樣的攤派收費之類的,比如說要辦水利、要修路、搞計劃生育之類的,收各種各樣的費用,還有各種各樣的罰款。

中國的企業要想生存,不光要繳稅,還要打點很多政府的官員,要行賄,給他們很多很多的錢,還要給政府的各級部門等於是交保護費一樣。這樣一來,中國企業的負擔是相當相當重的。

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還說你們賺錢賺太多了,要提高稅率。高稅收從來都是抑制人創造財富的願望。假如我創造了十塊錢的財富,6到7塊錢都交給了那些不勞而獲的人,那我就沒有創造財富的動力了,我達到一定收入程度之後,就可以躺平了。所以習近平想通過稅收進行二次分配的想法,是違反經濟規律的。

中共的二次分配是通過稅收搜刮窮人的錢給富人用

中國的二次分配和西方國家的二次分配是不一樣的。西方國家它是把富人的稅收過來,補貼給窮人,給窮人發福利。但中國正好是反過來的,他是把窮人的錢收上來,給富人發福利,因為中共養活了很多黨的官員,他們的那些福利待遇都是從窮人身上搜刮來的。

窮人交了錢,他們看病的時候,很多就沒有辦法報銷費用,就像是全紅嬋的母親,看病保險公司應該能夠負擔,但不是,她交了大量的錢和稅,可是政府不管她的醫療。政府把窮人的錢收來給中共的各級高幹。所以你看中共省部級高幹,他療養的錢,每年免費醫療的錢,旅遊的錢,簡直多得不得了。中國的省部級幹部,他每年休假的時候,一個人可以帶全家出行,而且全部都頭等艙,類似這種人吃住的標準都非常非常地高。所以中共的這種二次分配,實質是通過稅收把窮人的錢收上來給富人用。

所以這就是習近平想通過稅收解決二次分配,不可能縮小貧富差距的一個原因。

習近平提出的“轉移支付”其實是政府強行介入的三次分配

現在習近平又提出了三次分配,他提到轉移支付就屬於三次分配。什麼叫三次分配?就是說,你該掙的錢掙到了,根據你的貢獻和效率給你發工資,這就是一次分配;稅收是二次分配,把一部分人的錢補貼給另一部分人;基於道德的力量,通過個人自願捐贈,把財富從富裕人群向低收入人群流動,這就是三次分配

但這裡面的一個問題,所謂三次分配是基於捐贈的,而捐贈是自願的,既然是自願的,政府就不應該介入習近平所說的這個轉移支付行為。

美國的慈善捐款是通過非政府組織也是非營利組織來完成的。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政府的權力是有邊界的,比如政府管國防、管外交、管公共道路建設之類的。也就是說一個政府他的權力是有限的,他只管有限的事情,有大量其他的事情,政府是不能管的。誰來管呢?在美國由民間自製,民間來管。成立一個行會、商會或者非盈利公司。在美國這樣的非盈利公司有150萬之多。美國3億多人,150萬個這樣的非盈利公司,遍布美國50個州,他們幹什麼呢?他們就管政府不管的事。

比如說美國的傳統藝術芭蕾舞、交響樂不太景氣,很多芭蕾舞團可能無法維持,可是這個藝術本身它確實需要錢,可能有的人他對這個傳統的藝術非常感興趣,假如我是一個億萬富豪,我想支持傳統藝術,支持芭蕾舞,支持傳統的交響樂,或支持中國古典舞,但我自己本人又不懂,怎麼辦?我就拿出一筆錢來給懂的人去管。懂的人他們就建立一個非盈利公司,通過藝術演出,或者通過造劇場、租劇場,或者通過賣些商品之類能夠賺一些錢。這樣的非營利公司,它賺的錢只佔它收入很少的一部分,通常是30~40%,也就是說,非營利公司60~70%的錢,並不來自於他出售他的服務,或者是出售他的產品,而是來自於慈善性的捐款,就是來自於那些有錢的人。

美國有很多很多有錢人,每年他們有一筆錢是必須要花出去的,如果他成立一個基金會,他每年5%的錢是必須要花出去的,要做這種慈善捐款。這樣,美國就有一大筆這樣的錢,這種錢每年能夠達到上千億之多。這些錢在社會上流動,就流到到這些非營利機構里,由他們來管理一些藝術公司、教育機構,包括科學研究、人道機構等等。所以實際上美國的慈善事業,他是靠民間來辦的,包括教會,在辦這些慈善事業。

做非盈利公司它的好處就是,你捐給它的錢是免稅的,比如我一年年薪是20萬,按照美國現在的稅率,大概一年得交6~8萬塊錢的稅,如果我把這20萬中的10萬塊錢作為慈善捐款捐出去,那麼我只需要為我剩下的這10萬塊錢交稅,只交2、3萬就可以了。本來我一年要交到6~8萬塊錢,現在只交到2~3萬。當然你說,你這10萬塊錢交出去了,你不也沒花着嗎?對,但那10萬塊錢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不是給了政府,讓政府隨便大手大腳幹什麼去了,搞變性研究什麼之類的,沒有給那些機構,而是支持了一個我想支持的行業,這不是挺好的嗎。所以美國慈善機構的收入,60~70%都是來自於捐款。

習近平三次分配在中國等同於政府直接搶錢

第一,如果你真的想辦慈善捐款,你必須社會上存在着這種非政府組織或者是非營利機構,這一點在中國是行不通的。因為我們知道共產黨它是一個極權社會,它要把一切東西有限制死的,它決不允許你民間做好事,民間做好事你是個大善人,大家都覺得你好,大家都覺得共產黨沒你好,這是共產黨絕對不能容忍的。所以共產黨它不能夠允許這種非營利組織或者慈善機構存在的。

第二,美國的非盈利機構它是有監管的,它有很多很多的法律限制。比如每年必須給國稅局交一個表格叫990,要列出你一年所有的收入,包括通過出售你的服務或者產品掙來的錢,也包括別人捐給你的錢,同時也要列出你所有的開銷,每一個人工資是多少等等。

比如我在非營利機構拿工資,我在報稅的時候,必須說我一年拿了多少工資,國稅局是要看的,他決不允許你拿的工資超過同類機構的平均水平。比如同類機構他們年薪是6萬到10萬,你說我拿12萬,這是絕對不可以的。不能夠超過他們最高的工資,你只能比他低,甚至很多人他們完全是屬於義務的,一分錢都不拿,做奉獻的。所以在美國,這種非營利機構是有監管的,也是有信任在的。

而在中國,這種信任就不存在了。在中國,如果沒有郭美美,我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紅十字會的錢都花到哪去了。所以這裡就有一個監督的問題,有一個信任的問題。在美國這種非盈利機構是絕對沒有獎金的。

比如說公司現在發展得很好,今年盈利很多,裡面的員工他們可能有股票,就是每年除了發給你工資之外,還給你一定的股權,到了一年結束之後,一看今年賺了一個億,那麼就會按照股權給公司的員工發獎金。但是在非營利公司是絕對不能有獎金的,你掙的就是死工資,無論你在外面拉來多少捐款,拉來多少贊助,你的產品賣了多少錢,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拿獎金的。

實際上在美國這種非盈利機構就是不讓你盈利,你想做非營利機構,你就是做奉獻。在美國,如果一個人幫助一個非盈利機構做什麼事情,別人都覺得這人很好,因為你是為這個社會變得更美好在做奉獻,人們都是這麼想的。

但是在中國,你說我辦一個慈善機構,大家覺得你肯定是在騙錢。當年,那個上海社保基金案,當時市委書記黃菊的太太余慧文,就和什麼市長的太太,什麼人大主任的太太等等組成了一個所謂的慈善機構,幹什麼的?就是從各種企業裡面要錢。那些想走門路的企業,比如要賄賂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找不着他,而且你賄賂他,你不就是給自己找麻煩,給他也找麻煩嗎。所以她們就是企業能給1000萬元以上的,就可以直接見到黃菊的太太了,跟你見面,有什麼事跟她打個招呼,就捐給她這個所謂的慈善機構。所以實際上中國很多慈善機構,是一些大官的太太們圈錢的地方。當時上海社保基金案爆出來之後,那個給余慧文捐了很多錢的張榮坤,就是因為這個被捕入獄了。所以在中國想辦一個非盈利機構,首先政府不允許,另外沒有監管、也沒有信任在。

第三,在美國有一個免稅的激勵政策,就是你捐出的錢是免稅的。但在中國就沒有這樣的激勵,不能享受免稅。

第四,在美國捐款是自願的,在中國捐款是強制的。強制的捐款不叫捐款,習近平說“三次分配”,什麼“轉移支付”,這就足夠讓地方官員去強制要求企業捐款,其實強制的捐款不是捐款是稅收。因此也不存在什麼“三次分配”的問題,而且這種額外的苛捐雜稅就是搶錢。

但現在民企已經跑不了了,習近平現在已經祭出了“均貧富”的法寶來了,就是要開始收割這些企業的韭菜了。

中國以前曾經出過一個口號:別讓李嘉誠跑了。現在中國人在說:別讓潘石屹跑了。既然潘石屹不能跑,那王石、馬雲、王健林、許家印、俞敏洪之類的,估計就別跑了。所以現在“關門打狗”的局面就已經形成了。

其實民營企業是中國最有活力的部門,所謂“改革開放”40年,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新增就業和企業數量,所以民營經濟在中國是最有活力的一塊。

現在習近平想把這些民營企業都收割了,這隻能讓中國迎來失業潮,同時也拖累世界的經濟。所以現在習近平講的這些東西,什麼“均貧富”之類的,真的是挺可怕的,感覺要重回“文革”的感覺,而且國門現在已經開始要慢慢地關上了。

同一集YouTube節目中,章天亮教授還講到了以下內容:

美軍撤離阿富汗如何保證居阿美國人的安全?為什麼此番撤軍讓美國丟了臉?塔利班真的不會秋後算賬嗎?

歡迎觀看完整節目

章天亮教授每週更多的獨家時事節目,都在希望之城會員網,歡迎訂閱觀看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台
美國聯播網
粵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