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视频截图)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中共为塔利班洗白 却封杀阿富汗人求救信息 专家揭底

【希望之声2021年8月19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塔利班重返喀布尔夺取全国政权几天后,中共外交部官员展开为这个联合国认定的恐怖组织的洗白活动。目前绝望中的阿富汗人拚命出逃。外媒报导阿富汗妇女隔铁丝网将婴儿抛给英军士兵的画面,令人心碎。但在中国网络上,一封阿富汗女导演的求救信却遭到封杀。有中国问题专家分析内情,指出主要因为中共和塔利班是一路货色。

中共外交官集体为塔利班洗白 声称要“与时俱进”

综合外媒报导,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四(8月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中方是否将承认塔利班政权时,有意避开这个问题,而是强调对塔利班不仅要看“过去怎么样”,也要看“现在怎么样”,声称要“与时俱进”看待,

华春莹还对塔利班近日对外所谓要建立包容性政府等的表态给予了正面肯定。

中共外长王毅也卖力为塔利班政权得到国际承认展开游说。王毅在8月18日与土耳其外长和巴基斯坦外长就阿富汗局势进行了电话会谈。王毅重复了华春莹的说法,又再次要求塔利班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包括“东伊运”在内被联合国安理会认定的国际恐怖组织,尽管塔利班本身也是联合国认定的恐怖组织。

8月19日星期四,王毅和英国外交大臣拉布通电话。据路透社报导,王毅呼吁国际社会需要在阿富汗转型过渡,形成新政府的期间给予其大力支持,进行引导,而非向阿富汗施加更多的压力。截至目前,中共尚未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

周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有同调的表态。

美国之音报导说,中共高级外交官员对塔利班的正面评价显然并没有得到中国公众舆论的认同。网上的许多评论说,塔利班是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派,它作恶多端,残杀人质、贩卖毒品、人肉炸弹、庇护和支持基地恐怖组织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动恐袭,血债累累。要这样的组织放下屠刀是根本不可能的。

无视阿富汗人民苦难 中共在网络封杀求救信

与中共公开支持极端组织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相反,中共封杀了在中国网络上的阿富汗求救信

8月13日,即塔利班攻占喀布尔的前两天,阿富汗女电影导演萨赫拉・卡里米在推特上向世界电影人发出求救信,揭露塔利班的暴行,呼吁世界不要放弃阿富汗

据“中国数字时代”,有人将这封求救信翻译成中文,命名为《请成为我们在阿富汗以外的声音》,并发布在微信上。但在16日,此文被微信删除。

这封求救信中写道,最近几周内,塔利班已经控制了许多阿富汗省份,摧毁了大量学校,200万女孩再次被迫辍学。他们(塔利班)屠杀我们的人民,他们绑架许多儿童,他们将女孩作为童养媳卖给了他们的男人,他们因为一个女人的打扮谋杀她,他们活活挖掉一个女人的眼睛,他们折磨并谋杀我们最受爱戴的喜剧演员之一,他们谋杀了我们的历史诗人,他们谋杀政府的文化和媒体负责人,他们一直在暗杀与政府有关联的人,他们公开吊死我们中的一些人,他们使数十万家庭流离失所。逃出这些省份后的家庭住在喀布尔的难民营,处在不卫生的环境。营地里有抢劫,婴儿则因为没有牛奶而死亡。

她说,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但世界却一片寂静。她希望国际媒体报导阿富汗的情况,成为她们在阿富汗以外的声音。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一篇题为《追风筝的人》作者胡赛尼发推,“阿富汗人民不应该这样被对待”的中文报导,也在微信上被封禁。胡赛尼是著名美籍阿富汗作家,其长篇小说《追风筝的人》描绘了阿富汗人民的苦难。

由于塔利班控制了多数出境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国际机场成为当地民众出逃的唯一通道。大量民众冒着被塔利班攻击的危险,纷纷涌向机场。因为担心场面失控,很多外国军队不得不采取隔离措施。

据天空新闻台(Sky News)发布的视频报导,在喀布尔机场附近的巴隆饭店(Baron hotel),许多阿富汗人前来寻求庇护,但是因为情况已经失控,英国士兵不得不用车辆与铁丝网架起的路障封住道路。但现场的悲惨境况令士兵们终身难忘。

一名资深军官表示,“妇女将她们的婴儿抛过铁丝网,要求官兵们接住,有些(婴儿)还被困在铁网上”(相关视频链接)。他说,他手下所有士兵都哭了,甚至部分人难以承受,不得不接受心理辅导。

《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引述一位伞兵团军官透露,阿富汗的妈妈们已经绝望,她们在遭受塔利班殴打的同时,高喊“救救我的孩子”,然后把婴儿抛向英国军人,部分婴儿掉在带刺铁丝网上。他说,目堵这种恐怖场景的军人们,在当天深夜都在哭泣。

专家:中共洗白塔利班的“人民选择”论,是流氓逻辑

中国问题专家、著名自媒体时政分析评论人士江峰在《江峰漫谈》节目中表示,中共洗白塔利班的“人民选择”论,是流氓逻辑。

江峰说,新华社报导说塔利班发言人表示他们将计划在阿富汗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华春莹说是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然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导说,塔利班代表宣布阿富汗不会成为民主国家,国家将依据伊斯兰教法治理。塔利班说得很清楚:在严厉的伊斯兰教法之下,妇女就呆在家中最幸福,所以,女性不能在公开场合露面,不准上学或工作;走出家门的女性,如果露出肌肤,就会被当场受鞭刑。一位阿富汗妇女因为家中没有足够的粮食,拒绝了塔利班要她做饭的要求,结果塔利班的回答是,往她家中扔了一颗手榴弹。

想问一下华春莹,这是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么?是不是就像过去的一百年,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一样?

江峰说,喀布尔机场大溃逃的场面大家看到了,那可远远不止帮助过美军恐惧报复的人,还有大量政府人员、更多的清楚塔利班土匪恐怖份子本质的人们。

塔利班在信誓旦旦不会伤害人民的同时,已经开始把没有逃跑的地主富豪从家中抓出来,定个罪名,当众游街、用石头砸死,然后瓜分家产,并蛊惑穷人一起加入打砸抢,跟中共当年在江西建立第一个政权的手法一模一样。什么是“革命根据地”?就是他们可以任意搜刮财富打家劫舍,来获得军队供养的领地。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后,士兵迅速奔向有钱人和官僚家中,吃喝抢夺,并猥琐家中女人。

江峰表示,此情此景,早在1920年代,在中共的早期农民领袖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当中就有真切的描述。毛泽东赞扬说:痞子运动,好得很!农会权力无上,不许地主说话,把地主的威风扫光;向土豪劣绅罚款捐款,打轿子;反对农会的土豪劣绅的家里,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动不动捉一个戴高帽子游乡,‘劣绅!今天认得我们!’

江峰还在节目中讲到,塔利班和中共都以种植和贩卖毒品为生存之道(详见相关评论:江峰: 罩袍与西装劫匪同类 习近平版“打土豪”上路)。他指出,塔利班这穿着袍子打家劫舍、戕害自己人民的恐怖组织,竟然得到中共党媒的一致洗白,说它们“打击军阀,消除腐败,得到广大群众支持”。事实上,塔利班已经成为与文明社会做对的最大军阀组织,所谓“消除腐败”无非是抢夺社会财富,来实现自己控制全社会的权力。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