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CPJ吁中共释放向海外发疫情照的11人
北京画家、诗人、法轮功学员许那。(图片来源:大纪元)

中共拘捕11位向大纪元发疫情信息的国人 记协谴责吁放人

【希望之声2021年8月26日】(本台记者詹妮综合报导)8月24日,总部位于纽约的保护记者协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呼吁,中共当局应立即释放11位向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提供中共病毒疫情信息而被拘捕的中国人。

CPJ表示,大纪元证实他们确实收到了这些人“作为公民”提交(有关北京疫情封锁)的照片。这11位被关押者自2020年7月被捕以来,在拘留中心候审已一年多。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提供的消息,今年4月25日,北京东城区检察院以其向《大纪元时报》发送有关中共当局对北京实施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限制措施的信息和图片为由起诉他们。另据中共最高检察院称,如果“罪名”成立,这11人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CPJ亚洲项目协调员巴特勒(Steven Butler)在8月24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共需停止阻止其公民报导有关COVID-19疫情封锁的新闻和照片。”“11位向大纪元提供照片和信息而被抓的人,应该立即被释放出狱,并撤销所有指控。”

同时《大纪元时报》发言人也表示,“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全”,并“呼吁国际社会谴责(中共)这种侵犯新闻自由的行为。”

据悉,这11位人士都是法轮功修炼者。2020年7月19日,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1周年的前一天,北京警察在未向其家人发出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抓捕了包括画家许那在内的13名法轮功修炼者,此后,11人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之名被中共诬控。这11人包括许那、李宗泽、郑玉洁、李立鑫、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李佳轩、焦梦姣。

许那,北京画家,她和丈夫、民间音乐家于宙都是法轮功修炼者。2001年,许那因收留法轮功赴京上访申冤人员曾被判刑5年。2008年,年仅42岁的于宙被中共酷刑折磨致死,许那也再次被判刑3年。出狱后,许那一直坚持为夫申冤,遭遇了种种阻碍,常年被非法监控。

许那的辩护律师谢燕益在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的公开信中说,“许那等人被逮捕起诉,和他们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份有关。”从起诉书中两项涉案内容来看,一是2020年2月至6月期间(也就是疫情爆发期间),许那他们拍了一些照片上传至境外网站发布;二是许那他们作为法轮功学员偶尔在住处聚会。谢燕益表示,把二者联系起来借题发挥,想将此事政治化,以刑法第三百条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制造出一起“惊天大案”,这根本就是错用法条,是冤假错案。

谢燕益强调,“众所周知,拍照发到网上不但是当今互联网时代网民们的生活常态,也是每逢公共事件、天灾人祸,人们不安情绪的一种宣泄方式的自然反应,更是公民信息分享、自救互助的公义之举,是我国宪法所保障的正当合法行为,拿它做文章是公然违反宪法,以言治罪、钳制打压言论新闻自由剥夺信息权利的行径,违背了罪刑法定的法治原则。”谢燕益还说,“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许那他们仅仅由于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就对他们制造案件、‘政治正确’更加肆无忌惮。”

谢燕益表示,“诸如此类案件一般仅仅由于当事人修炼法轮功,或者由于这个群体坚持自己的信仰被非法打压迫害后向社会申冤、维权、讲真相,就遭到进一步打压迫害,几乎成为一种常态。”他指出,本来认定法轮功是邪教组织就缺乏法律依据,还故意违背罪刑法定原则,故意错用法条造成大量信仰冤狱,是“明显的滥用权力”。

谢燕益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们害怕人们说真话”,这场迫害是“反国家、反社会、反人类的”。

许那的另一位律师梁晓军,4月份在推特上指出,十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将遭遇判刑,仅仅是因为他们拍摄了几张疫情期间北京街头最常见的真实照片。他愤慨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自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爆发以来,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中共当局严格控制与疫情有关的信息,压制任何对中共不利的消息,包括死亡人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信息、实验室泄漏等。对所有发布相关信息的人,均予非法抓捕判刑。

CPJ通过北京市公安局的官方网站联系该局,但没得到任何答复。目前,11人被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

根据CPJ最近的监狱普查,截至2020年12月1日,至少有47名记者在中国被监禁,使其连续两年成为全球监禁记者最高监禁国。

相关文章:

谢燕益:就许那案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

责任编辑:辛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