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中共警察正在换班
图为中共警察正在换班(图片来源: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权报告:中共八年秘密关押近6万人 目标针对5类人

【希望之声2021年10月5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10月5日,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人权关注组织“保护卫士”公布中文版《囚禁:在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内》报告,披露中国自2013年至今秘密囚禁最多近六万人。这些被指定监居的受害者不但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其中多名维权律师都有被指定监居的经历,还包括刚刚被以“人质外交”放回国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和斯帕弗。

保护卫士”5日公布最新的中文插画报告,深度揭露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黑暗世界。这是首次有中文的调查报告,透过丰富的插画、卫星照片与建筑草图,来描绘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系统,将这个制度的真实面貌公之于众。 

保护卫士”研究员陈彦廷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们调查的最新数据显示,自2013年到今年六月,最高约有近5万7千多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受害者,除了数千名中国人权捍卫者如人权律师王宇、王全璋、唐吉田、隋牧青等,还有台湾的李明哲和李孟居等。 

陈彦廷表示,中共赋予警察很大的权力,可以把人任意关押在一些秘密设施里面,切断他们跟外界的所有联系,不让律师跟家人与他联络,甚至完全没有通知家人他的行踪,等于像消失一样。“关押时间法令规定是六个月,但是实际上我们也有记录到长达四年的案例。所以其实他是让中国的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机关,在不受监督的情况下,对人采取任意消失、任意拘留,在这个过程中,对受害者刑讯逼供,一种黑监狱的制度”。 

陈彦廷强调,“保护卫士”新出炉报告透过用图像呈现的方式,比较一目了然的让更多人可以知道,中国这种秘密关押的黑监狱制度,其实已经是危害人类的一种制度。 而国际社会应该要对这种绑架制度、这种侵害人权的行为究责。 

什么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2年,中共修订《刑事诉讼法》的第73条,允许当局以“国家安全”或“恐怖活动”为由关押民众。被关押者关在“指定居所”,也就是秘密监狱的时间最长可达六个月。

但有时有的受害人6个月仍无法摆脱指定监居,在那样一个环境下,中共公安并不受到监督,外界也很难知道受害人的真实情况。

澳大利亚籍的央视女主播成蕾去年被中共当局秘密抓捕后,就被指定监居。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友都认为成蕾只是被关了起来,行动或许受到限制,但是可能只是被剥夺了一些隐私,比关在拘留所要强得多。中共的官方语言向来有着迷惑性,纽约时报称,威权主义政权用委婉的说法来掩盖它们极其黑暗的特色。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如此。它听上去像一种软禁,这是一种更温和的拘押形式,针对的是正在接受调查抑或候审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中国律师斯伟江去年在“北大法律信息网”的微信公号上发表文章指出,对于那些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被转移到看守所的嫌疑人来说,看守所简直就是天堂。

中共用指定监居关押了异见人士、709及维权律师、活动人士,以及敢于发声的藏人、维吾尔人及法轮功学员。还用来关押过澳洲作家杨恒均,加拿大公民康明凯、斯帕弗,以及前文提到成蕾和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

中国多名维权律师都有被指定监居的经历

唐吉田是中国最有名的辩护律师之一。2011年,唐吉田因为盲人律师陈光诚辩护被捕。警察闯入他家,把一个黑色塑料购物袋套在他头上,开车把他带到了一个“看起来类似度假村”,却没有休闲设施的地方。后来,唐又被以类似的方式转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唐被要求面向墙壁坐直身子。一盏明晃晃的灯直射在他的脸上。尽管是冬天,但空调却吹着冷气。四名武警和两名年轻一些的警卫轮流监视他。“他们不让我睡觉。我又冷又累。很难坐稳。如果我没坐好,他们就踢我”。

随后武警对唐吉田进行军训,在演示了如何蹲下、立正、稍息、转身和敬礼。蹲下时,必须把手放在脖子后面,保持身体笔直。对唐吉田来说,最难的是向抓他的人敬礼。这样做的目的是打击唐吉田的决心。

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中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维权律师隋牧青,至今还能清晰回忆起当时他所受到的酷刑,“就是剥夺睡眠,特别的难受,我记得我当时意识模糊地说,我是第一次感觉到要死。”

目前身居华盛顿地区的前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变成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要比关押在看守所、关押在监狱要痛苦一万倍。”

陈建刚此前代理过几起人权律师被羁押的案件,其中包括李和平、王全璋和江天勇等人,他也是因为代理中国敏感性案件而被迫逃亡美国的。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就是为办案机关提供了一个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对当事人进行残酷折磨的方式。这就是‘合法’的酷刑,‘合法’的失踪。”

陈建刚历数了最经常受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案件:“在实践中,它适用最多的案件就是政治敏感案件,也就是当今新的‘黑五类’,地下宗教、维权律师、异议人士等等。”

保护卫士”在去年的报告中指出,根据中共最高法的数据库,中共公安利用指定监居抓人的行动规模正在逐渐扩大。而研究外国公民被监视居住,能让西方国家的民众清晰可见中共的侵略性姿态正在由中国扩至全球。也许不久后这种激进的手段可以用来对付它的主要目标 ——美国。在此之前,中共首当其冲针对西方较小的国家——从瑞典到加拿大,再到澳大利亚。很快英国、法国、最终德国将被列入其公民失踪的国家名单,不是因为任何法律原因,而是作为外交政策的工具。

而只有美国,加拿大及其盟国的坚决反对及对中共不断施压,这种局面才能扭转,否则可能在下一次的外交风波中,外国公民将继续作为筹码,被中共用来要挟民主国家。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