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人民币
图为人民币。(Photo by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地方债创新高超80万亿 另加两大“灰犀牛”环伺

【希望之声2021年11月23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共财政部11月23日数据显示,中共地方债接近30万亿;高盛估计,中共地方债隐性债务超50万亿。经济学家认为,中共地方债务实际规模可能比预估的更高,有如一个“充满巨大风险的冰山”。再加上房地产危机和经济下行,这两只“灰犀牛”环伺在旁,让地方债问题更是“雪上加霜”。

中共官方公布最新地方债务数据

中共财政部网站11月23日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1-10月,中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64,916亿元,高于去年全年的6.44万亿,刷新纪录高点。截至2021年10月末,中共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96,549亿元。

数据显示,2021年10月地方债发行明显加速,达到8,761亿元。其中,发行一般债券2,320亿元,发行专项债券6,441亿元;按用途划分,发行新增债券6,145亿元,发行再融资债券2,616亿元。 地方政府债券平均发行期限13.5年,平均发行利率3.35%。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超过GDP一半

近期,恒大债务危机不断发酵,引发中国房地产危机,并将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浮出水面。很多地方政府通过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等各类融资平台,为当地的基建项目筹措额外资金,而这些债务往往不会体现在中共官方的债务报表中,被称为“隐性债务”。

根据高盛的估算,中共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高达53万亿元,相当于中国一年国民生产总值(GDP)的52%。

高盛研究还发现,地方融资平台发债筹集的金额,大约有六成用来偿还2020到2021年的到期债务,而不是用于新的投资。

此外,根据官媒《第一财经》报导,截至2020年年中,以城投平台有息债务所代表的地方隐性债务规模达43.8万亿元,而且,2020年城投债融资中,注明用于“借新还旧”的比例超过85%。

此前,根据诚信国际信评估计,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在内,到2019年底,中国隐形债务总额为43万亿元,约60%由银行持有。

分析师称,这些债务的利息和本金都是当地财政收入难以负担的。

研究公司Gavekal Research称,仅在2021年1月,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的债券销售就飙升76%,高达2,900亿元。自去年(2020年)12月以来,中共各省政府还发行了可用于在资产负债表内和资产负债表外延期的债券,总计5,000亿元。

穆迪(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数据显示,今年(2021年),中国有2000家LGFV债券到期,金额超过3万亿,这还只是创纪录的10.4万亿债券的一部分。

经济学家认为,中共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规模可能比估计的更高,构成一个“充满巨大风险的冰山”。

地方政府最高债务率达到929%

今年(2021年)10月5日,中国大陆数据宝和腾讯财经联合推出的《城市负债率排行榜》,通过计算地方财政的负债率和债务率,对中国一线、新一线、二线、以及省会的86座城市进行了比较。

结果显示,大部分地方政府大多入不敷出,债务率远超警戒线。在86个城市之中,有75座城市的债务率比2019年翻倍,85座城市的债务率超过100%。而排在前10名的城市,债务率都超过了500%;其中,贵州贵阳高居榜首,债务率高达929%,超过风险警戒线10倍左右。而在一线城市中,除了深圳的债务率不到20%,上海的债务率为122%;北京和广州的债务率,都超过了200%,都超过了风险警戒线。

按照国际标准,地方政府财政债务率通行风险警戒线,是80~120%。

根据中共官方统计数据,除了上海、北京、广东、浙江之外,其余省市财政自给率均低于七成,其中有四个省份的财政赤字超过5,000亿元,排名第一的四川,一年间财政赤字数额直逼7,000亿元。

根据各省政府出具的资料,2020年财政赤字超过5,000亿元的四个省份,数额由高至低依次为:四川、河南、湖北、湖南。排名首位的四川财政赤字有6,943亿元,其它三省分别为6,228亿元、5,927亿元和5,394亿元。

房地产危机和经济下行:两大“灰犀牛”环伺

房地产不仅支撑了中国经济,也支撑了中共地方政府的财政。但在近期,房地产一直被中共官方看作是可能引爆金融系统性风险的“灰犀牛”。

据广发证券估算,土地财政占地方广义财政收入比重的大约30~40%,对各地的财政收入、基建、地产都具有重要深远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土地收入往往是地方政府偿还专项债的来源。

随着中国房地产繁荣接近尾声,土地出让收入在2020年达到8.4万亿元人民币,比1998年增长了大约165倍。

为防范“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中共监管部门去年对房地产开发商出台“三条红线”,这提前引爆了恒大债务危机。在恒大危机持续发酵的作用下,更多房地产企业债务违约,这在削弱地方政府土地收入的同时,也加重了地方债暴雷的风险。

类似于恒大这样的开发商是土地市场拿地的主力,但随着房地产行业危机,除恒大外,一些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均发生债务违约,如花样年、新力控股、当代置业、佳兆业等。

由于开发商自顾不暇,中国土地市场流拍频繁出现。根据路透对中共财政部数据的计算,今年8月份,中国土地出让收入同比下降了17.5%,是2020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同时,根据路透对1,000多份公告的分析,在6月开始的第二轮土地拍卖中,截至9月30日,大约有40%的地块流拍;而在第一轮土拍中,流拍比例只有5%。

此外,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危机,中共财政收入面临缩减的压力。为了挽救中小微企业,救活中国经济,中共总理李克强要求对企业“减税降费”,为中小微企业“生存发展创造良好环境”;中共国务院办公厅也发文要求地方政府为小微企业安排纾困资金,这对本来就入不敷出的地方政府来说,地方政府债务压力有增无减,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林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