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台湾国策院执行长郭育仁评论11月23日刚圆满落幕的「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
台湾国策院执行长郭育仁评论11月23日刚圆满落幕的「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图片来源:外交部、大纪元合成图)

台美经济繁荣对话 郭育仁:美最忧台湾高科技安全

【希望之声2021年11月24日】(本台记者斐珍采访报导)

第2届「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EPPD)台湾时间23日早上7点在线上召开,台湾外交部在当天下午的记者会上表示,会议成果丰硕,交流非常深入,是非常好的合作方式,双方都期待2022年持续召开EPPD

台美第2届EPPD圆满落幕后,希望之声记者特别专访台湾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台湾国策院执行长郭育仁,请他针对这次台美对话阐述自己的观点。

以下是郭育仁的观察与分析:

要谈此次的「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我首先要倒过来先谈一下美国在年底前会出台新版的「国家安全战略」。这个其实在今年3月,美国白宫便已经公布一份暂定版的「暂行国家安全战略指导」(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Guidance)。然后年底会出台新版的国家安全战略。上一版正式的美国安全战略报告,当然是2017年年底川普执政时制定颁布的。

从美国新版「国家安全战略」谈起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今年年底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大概会有4个重点,第一个就是将中共定义为在多项领域的战略竞争对手,也是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的挑战者。

第二个美国会强调这个应对中国(中共)的挑战,是共享价值与实力并重,而这个实力就包含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

然后第三个美国会强调他会跟他的盟国、伙伴国一起用多边的方式去对应中国(中共)的挑战。

第4个重点就跟台湾有关,就是今年年底就会通过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美国应该会一如预期,非常明确的定义,台湾是美国的关键伙伴,尤其在经济、科技,还有在安全上是美国的关键伙伴,就像10月20号拜登的谈话,11月4号布林肯的谈话,还有11月7号苏利文的谈话,都强调美国会协助防卫台湾民主自由的体制。

美国最关注台湾的高科技安全

美国参议员柯宁(John Cornyn)于11月9日晚间率团搭乘美国海军C-40A行政专机来台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加上这次的「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他的重点除了是应对「经济胁迫」的部分,第二个,其实美方非常关切台湾的高科技安全、经济安全这个部分。因为我有参与台湾的修法委员会,有提供一些意见,所以对这部分是清楚的。

然后第3个部分,在这一次的台美对话中也有提到就是台湾在高科技业供应链韧性,其实美方对于台湾,作为美国关键的伙伴,尤其在经济跟科技方面,保持着相当高的关注跟忧虑的。因为台湾毕竟在第一线嘛,然后中国(中共)在经济安全跟科技安全的部分,对台湾一直不断的下重手。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今天这个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会锁定在这一些议题上。

谈到中共的经济胁迫,台湾当然是最大的苦主,还不只是立陶宛最近遭到中共的经济胁迫,包含台湾周边的国家,菲律宾、韩国、日本、澳洲还有纽西兰都遭受过中国(中共)的经济胁迫,所以美国会在这一方面特别关注台湾。

但我觉得美方有比关注台湾遭到经济胁迫更重要的事,就是台湾在经济跟科技上的安全。在这一次的对话里面,是美国非常高度关切的一个议题。

台湾的修法是苍蝇拍打老虎

台湾目前已经开始著手修国安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但我的见解是,这个是用苍蝇拍打老虎,是完全没有用的。

也因此美方在了解台湾针对经济跟科技安全到目前为止的规划跟做法,我觉得应该会继续对台湾施压。因为台湾这个部分做的真的很少。现在都还在讨论修法阶段,应该是明年立法院院会通过这一次的国安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

而有关猎人头(高薪挖角科技人才),还是中国(中共)对台湾的一些科技跟经济间谍的部分,我觉得这次修法的条文其实还是很minor(轻微),就以台湾受到中国(中共)的胁迫,或者是经济和科技的间谍的威胁程度而言,我个人认为台湾这次的修法力道真的太小了。

所以美方一定会有所反应,就是会针对台湾做得不够的这部分持续施压,因为这也牵扯到美国的国家利益跟国家安全。尤其在半导体这一方面,这是我的观察。

台湾应该针对商业科技间谍立专法

我的主张是认为台湾应该不需要再遮遮掩掩,应该就直接立一个专法,针对中国(共)的商业间谍或科技间谍立专法。

在我参加台湾几次的修法会议,我一直给予直接的意见,我的建议很简单,就是直接立专法,就是商业间谍法。美国早在1996年就通过商业间谍法,那台湾当然也需要一部类似的法律,然后该有的政府体制也都要建立起来。

我近日也同时接受“今周刊”的专访,也是讨论到这个议题。就是现在整个国际趋势,包括美国、日本、欧盟都已通过相关的修法,英国、法国都已通过相关的修法。也不一定是针对中国,因为现在的科技属性已经跟以前大不相同,现在的科技研发速度太快,新科技者它的生命周期非常短,然后军用跟民用科技的界线越来越模糊。

尤其到了21世纪之后,民用科技的innovation(创新)速度比军用科技快。所以军用跟民用之间界线便模糊掉。台湾以前对军用管制比较多,科技管制比较少,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修法去管制民用科技。

再加上现在很多人员跟资讯流动量比以前多、比以前还要快,所以整个国际潮流都在修法或者是立专法。像美国是在1996年通过商业界立法。

除了因应国际趋势外,我觉得台湾有跟其他国家完全不一样的特殊处境。第一个就是台湾国内的法律,没有把中国人或大陆人定义为外国人,所以才会有这个特别的法律叫「两岸人民关系特别条例」。那你不能清楚地去界定他是外国人,你就无法区分外国商业间谍跟本国的商业间谍。

第二个是中国已经很明确的跟你讲,我就是要统一你,要统战你。所以他已经讲得很明白,它用的策略是这个以融促统。他要渗透你的社会,渗透你的社会当然就是包含你的高科技。

再来中国(中共)一直试著在国际或者区域的经贸整合排除台湾,而台湾本身就是一个岛国,天然资源又少,在这种情况下,高素质的人力资源是台湾最珍贵的东西,然后他又针对你说他要统战你。

纵使中国(中共)没有绝对的敌意,两岸本来就是同文同种,所以接触面比其他国家多,换句话说,就是他对台湾的渗透是全面性的,那更不用说中国(中共)对台湾有绝对的敌意。

可是台湾却在思考这一个问题上,都是绝对的善意。担心若立专法,两岸的紧张局势可能又会升高,担心会被解读为挑衅对岸,这实在是颇令人费解。因为,中国(中共)对台湾的渗透,或是对台湾的科技跟经济的胁迫,或者是间谍行为,都已经这么明白,他的敌意是非常明确的。

台湾应该当一个称职的科技伙伴

我认为台湾政府在讨论修法的部分还是过于间接,过于遮遮掩掩,所以我相信美国在了解台湾的做法之后,会持续对台湾政府施压。

严谨的说,台湾现在的做法,是对台湾经济科技的partner(伙伴),有一点算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其实没有这次的中共病毒疫情,美国跟日本可能也不知道,他们其实在高科技业仰赖台湾这么多,那也因为去年在中共病毒疫情延烧了一年后,然后日本跟美国还有欧洲一些国家,包含德国才知道,哇!原来台湾这么重要。

那台湾作为一个人家关键经济跟科技的伙伴,那你要be responsible (负责任)!你要有这种responsible behavior (负责任的行为)!不能怕对岸不高兴,然后修法就这样遮遮掩掩。

像日本9月份自民党选总裁岸田文雄当时就有谈到,如果他当选首相的话,他要设经济安全保障大臣。他现在当上首相了,他也的确设了由小林鹰之担任的首任经济安全保障大臣。

台湾对日本来讲是很重要的科技经济伙伴,我认为,日本有这个想法跟做法了,台湾也应该要有相对应的合作对口。另外,日本明年要立经济安全法,那台湾作为日本在科技上一个很重要的伙伴,是不是也要相对于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我相信,美国会在这个科技安全与经济安全方面,对台湾政府继续施压。

责任编辑:云天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